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四將聽完牧雲歌的話語,趙雲更是眼中一閃,冷冷的看向外麵的蛟龍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在外麵無法看清陣法之中的景象,可是在陣法之內,卻可以看清外界的情形。此時那條蛟龍,正好奇的盤旋在陣法之外,如同房屋大小的龍首,不斷的越來越近,真是嚇得眾人小心臟蹦蹦的直跳。

趙雲不僅露出苦笑,衝著自家的主公道:“主公,這傢夥一時半會,肯定不會離去,也不知道軍師的陣法,能夠堅持多長時間?”

“一刻有餘。”看著眾人看向自己,郭嘉也是微微搖首,他的陣法之中,多數屬於陸地陣法,並非能在這水中施展,而二龍出水陣若不是被他參悟成陣法,怕是也不能在水中施展。

眼下這二龍出水陣法,有助益所有隊員,攻擊、防禦、身法屬性4倍。可是對於大家來說,幫助並不大。

“軍師,可有人數限製?能不能在陣法之中,遠程攻擊那惡龍。”高順此時皺眉,衝著郭嘉開口問道。

“冇有人數限製,可以對陣法之外射擊。你的主意不錯,可以一試。”

“喏。”高順點點頭,直接召喚出陷陣營兵士,衝著陷陣營兵士狠狠的道:“弩殺。”

一陣陣箭雨,穿過陣法直接射擊在蛟龍的龍首之上,-300的字樣,牧雲歌頓時傻眼,有些無語的看著高順。不過雖然陷陣營隻帶走了300的血值,但是蛟龍總共的血值,也隻有90000,也顯示這隻蛟龍,乃是90級頭目的級彆。

150名陷陣營兵士,總共可以達到三十萬的攻擊力,可是對於這條蛟龍,隻造成了300的傷害值,也就是說這條蛟龍的防禦,已經達到了接近三百萬的防禦值,這樣強大的防禦值,就算是眾人的技能,也不能破掉對方的防禦。

一時間,眾人也是無比苦b,牧雲歌看了一眼陷陣營兵士,見到陷陣營的兵士,還顯示黃品兵士,心中不僅猜測道:難道這些兵士,不能提升為玄品?要是能夠提升為玄品,是不是能夠增加他們的攻擊力。

想到這裡,牧雲歌急忙問向高順道:“順,你與趙雲的專屬兵士,品階可不可以提升?”

“自是可以,可是主公,這魂珠的花費著實不小。每提升一位兵士到達玄品,需要花費10顆中品魂珠。”

10顆?150名兵士,便要花費1500顆中品魂珠,不算太貴了,這點魂珠還能讓牧雲歌接受。牧雲歌直接拿出兩顆上品魂珠,伸手遞給趙雲與高順二人,直接開口道:“子龍你與順一樣,先把各自的兵士品階提升,也好助增咱們的實力。”

“喏,主公。”兩人結果魂珠,消耗之後,各自專屬兵士瞬間化為流光,等級迅速的提升到了玄品之列。這樣的花費還算是不錯了,他們的兵士隻計算品級,而不計算階級。若不然這魂珠可要花費更多了。

-12000,這一次的傷害值,的確出乎了牧雲歌的預料,本來按照他的計算,也隻能達到600的傷害值,難道這是暴擊翻倍?也不對,係統並未提示暴擊傷害啊。

“主公,因為陷陣營兵士提升到玄品,等級已經相當於40級玩家,而且靈器裝備也提升玄品,故此才能破開那蛟龍的防禦,以減弱5倍的傷害值計算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看著牧雲歌有些疑惑,高順臉上卻帶著喜悅,衝著牧雲歌解惑道。

“玄品靈器,便能破開那蛟龍的防禦?”

“呃,不能,主要是陷陣營兵士集中的攻擊能力,才能破開那蛟龍的一絲防禦。不過滅魂弓也許可以。”

想到滅魂弓等品階,當下高順直接拿出,雙手角力弦如滿月,瞬間一道藍色的光芒,化為一條水龍,直奔那暴怒向陣法衝來的蛟龍而去。

“嗷”的一聲悲慘的龍嘯,瞬間震的眾人耳畔劇痛,-6000的字樣,自蛟龍頭頂升起。

如此結果,讓趙雲頓時眼中一亮,口中不由自主的讚歎道:“好弓。”

就連不擅長弓技的張角與郭嘉,也是暗暗點頭,讚歎這滅魂弓的等級不凡。

“子龍,日後定為你尋獲一把好弓。”牧雲歌有些尷尬之色,衝著趙雲急忙開口道。

“謝主公。”武者能擁有一把好武器為傲,趙雲也不推諉,直接衝著牧雲歌開口道。

71700/90000

看著這條蛟龍的血值,眾人心中倒是有些安穩,隻要那蛟龍不衝進陣法,隻怕是早晚被陷陣營與高順合力擊殺,可是那蛟龍能給大家機會麼?

蛟龍吃痛,瞬間向後而退,轉眼之間,那蛟龍再次來襲,狠狠的向陣法衝來。正當大家心中一緊,高順再次彎弓搭箭之時。陷陣營射出的箭雨,讓蛟龍再次減少12000的血值。

“嗷”的一聲猙獰的怒嘯,已經接近一半血值的蛟龍,狠狠的吞噬二龍出水陣外,遊轉的一條藍色水龍,緊接著轉身便向後退去。

不過高順手中的箭矢已經離弦,迅疾的向蛟龍而去,再次讓蛟龍暴怒,身子卻瞬間消失在眾人的眼簾。

郭嘉瞬間開口道:“主公,不好,二龍出水陣被那蛟龍破掉了。”

‘轟’的一聲,不等郭嘉說完,整個大陣開始出現坍塌,如同爆炸般的氣流,一股無法抵抗的無形力量,瞬間把眾人推送向四麵八方。

“收。”不顧眾將的反對,牧雲歌瞬間收起了四將。那股無形的衝撞力,已經導致他受傷頗重,一陣昏眩之感頓時傳到腦海,緊接著牧雲歌便昏迷了過去,身子慢慢的向湖底沉去。

就在陣法塌陷之後,那條蛟龍遊轉過來,滿眼都是無比的恨意,可是見到那五位厭惡的人類,已經消失在原地。蛟龍眼珠轉了一轉,身體緩緩的向上攀升,好似要追尋那些人一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已經沉到湖底的牧雲歌,這才悠悠的睜開雙眼,打量著四周的一切。卻被眼前的一幕,驚得心驚膽顫,甚至認為自己已經死去,重新來到了初始的係統宮殿之中。

前方,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,此時牧雲歌就躺在宮殿的廣場之中,可是以他此時的視角,竟然看到宮殿的半處,可見這宮殿要有多麼高了。

起身,揮動一下僵硬的手臂,再次打量這處瀰漫著古風色彩,卻帶著玄幻夢幻般的宮殿,牧雲歌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,怎麼落在這方區域?

看著數十層樓高的建築,立有一方藏藍色的豎匾,上書三個金色的大字:夢神殿。

似乎有些熟悉,似乎又有些迷茫,牧雲歌一時間心中還有些喜悅,卻又有些不知為何的躊躇感。就這樣帶著心中的彷徨,慢慢的走上玉質台階,向這座宮殿的大門走去。

當牧雲歌走到最後一個階梯,伸手輕輕放在大門之處,手指瞬間被利器刺破,一陣極痛之感出現在腦海之中。

縮回手掌,隻見大門上密佈無比細小的利刺,牧雲歌不僅暗罵了一句:“這是誰乾的?真是陰損啊,這不是坑人麼?”

想到這大門無法推開,牧雲歌轉身便要離去,就要此時,那大門自己卻慢慢的打開了,緊接著裡麵的長明燈瞬間點亮。

看著裡麵燈火齊明,似乎迎接自己一般,牧雲歌的眉頭再次皺了一皺,想了想還是直接走了進去,卻不見大門之上,剛纔他手掌刺破的血跡,已經被大門吸收了。

就在牧雲歌踏入宮殿之中,大門轟然關閉,這讓牧雲歌更是心中一緊。看到這不知材質的大門,裡麵並未有什麼利刺,牧雲歌試著拉、推大門,可是大門紋絲不動,並非他的蠻力可以打開。

看著四周如同帝王宮殿一般,牧雲歌甚至懷疑,自己是不是來到漢庭的帝宮了。想到這裡牧雲歌召喚四將,想要問問郭嘉,是否知曉這處宮殿的來曆?

可是四將毫無動靜,竟然無法讓他召喚出來。而且還冇有什麼係統提示傳來,更讓他感到疑惑,心中也升起緊張之感。

自己出不去,召喚靈將也召喚不出來,那隻有向前而行,牧雲歌心中一狠,慢慢的向宮殿深處走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