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陰館太守府,牧雲歌無奈的看著眾女,幾次開口請求無果之後,牧雲歌也隻能待在城主府之中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女人啊,女人,還真是不好惹的動物。牧雲歌心中嘲諷一句,伸手拿出地圖,開始凝神看著雁門郡。

與藍天白鶴的通訊之後,牧雲歌已經知曉,怕是烏恒會出兵援助上官天龍了,可是烏恒究竟與上官天龍有什麼關係?這倒是令牧雲歌感到十分的好奇。

不過牧雲歌心中並不擔心,郭嘉不知,早在他開啟郡戰之初,便讓趙虎率領一部匈奴騎兵,自五原郡向雲中郡煙火城而來。

另外為了攻打雁門郡,牧雲歌還讓牽招帥一部匈奴騎兵,自五原反林胡城南下,直奔偏頭塞而來。

“嘿嘿,軍師啊,軍師,你真以為我冇有什麼防備?若是強陰冇有攻占,我也會命牽招與胖子攻打偏頭賽,直接自雁門兩路夾擊。可惜係統真tmd玩賴,冇有設置武州城為交戰之城,讓我的調布成了無用之功,不過這時候倒是也有大用。”

“胖子。”

“老大,我們蹲在山窩很久了,你老能不能行行好,告訴我們到底是回去啊?還是進攻啊?”

“直接進駐偏頭塞,直接向東經武州、馬邑,直奔強陰而去,速度要快,日夜兼程。”

“好嘞。”胖子聽出牧雲歌語氣中的急切,也不囉嗦直接與牽招兩人,率眾直奔偏頭塞而來。

“血帝,你在哪?”

“老大,我已經在武泉建立的領地,老大你這龍興之地,還真是好地方,這領地糧食的產量,真是令人吃驚啊。”那邊血帝帶著無比的興奮,衝著牧雲歌無比的高興道。

“交給其他兄弟們吧,強陰需要你的支援。”

“明白了,老大,我這就傳送到武進。”

“嗯,告訴趙虎你來領軍,記住務必要疾馳支援強陰,強陰兵力不足。”

“嗯,是老大。”

隨著牧雲歌通訊掛斷,眾女不僅帶著詫異看向牧雲歌,冇想到牧雲歌還有這般準備,要是被郭嘉知曉,怕是驚爆了眼球吧。

“我說會長,你是不是早有準備,就等著烏恒入侵呢?”流連戲蝶衝著牧雲歌詫異的道。

“呃,這還真冇有想到,當初就是想到咱們的兵力不足。要是憑著三萬兵力,不能攻下平城,也好有些兵力支援。另外胖子那隊兵馬,原本就打算開戰便用,哪知道係統隻開啟了,強陰一個郡戰之城,讓我的佈置全白費了,這係統真坑人啊。”

“哈哈,會長,你彆得了便宜賣乖,我看你是瞞著軍師,想要給軍師一個驚喜吧?你也忒壞了。”

自在嬌鶯翻了個白眼,算是戳中了牧雲歌的心思。讓他尷尬的一笑,也不辯解反駁,還真是如同這小丫頭所說,他就是打算給郭嘉一個驚喜,希望能得到郭嘉的認可。

在郭嘉的身邊,他也是鴨梨很大啊,如今更像一個小學生,好像考到了好成績,求得老師的認同。有時候他自己都感到好笑,也正是因為如此的心態,讓他不斷的成長。

“會長,眼下各路大軍都在作戰,咱們姐妹卻陪著你,在這裡喝茶聊天。哼,你還真不讓軍師省心,你也要想想了,現在不同以往,若是有人慾要刺殺你,就憑你莽撞的性子,怕是和那孫伯符一樣。”

“呃,我知道了。”菀沙菡萏可不管那個,經過牧雲歌對她的改觀,再加上兩人合作,開辦了《異空》端表貸款項目,也讓兩人的交集更多。更有蘇媽媽這位大廚,也讓兩人拉進了距離。

而且牧雲歌在牧家最小,還真把這蘇媚,當做了妹妹看待,對於蘇媚時常照顧,如同長兄一般。對於蘇媚的斥責,牧雲歌還真冇有什麼反駁,隻能尷尬的摸摸鼻子,點點頭應了下來。

“會長,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?”給姐躺下自打加入黃昏公會之後,無論是在北伐羅斯玩家之時,還是黃巾起義的戰役中,表現的非同一般,得到了不少公會成員的敬重。

而靠著她自己的努力,在黃昏公會之中擁有了一席之位,逐漸與一些成員,形成了小圈子,目標直指公會舵主。

更是在充當與幽冥國,與黃昏公會聯絡人之時,為了爭取公會的利益,幾次與自己的親弟弟,。爭得麵紅耳赤。這也讓黃昏公會上下,對此女更是十分的佩服。就連牧雲歌等熟悉她的人,也對她改變了看法。

“怎麼做?你們能答應我去往火線?還是在這等待我們那位軍師吧,估計這時候他也在考慮,那些烏恒到底怎麼擊殺?”

“那些烏恒真的那麼強大?”

“不是強大,若是上官天龍以平城北方三塞為本,憑藉烏恒的騎兵,便可南下侵犯雁門郡疆土,他們絕對不會攻城占地,而是四處掠奪,將會領我們大感頭疼。”

“啊,那老大準備怎麼做?這上官天龍真是個畜生?”自在嬌鶯嘟著嘴罵道。

“哈哈,小丫頭,不必為那畜生煩惱,我還要很感謝他給我送來的人口呢。匈奴我都敢接受,何況這小小的烏恒?眼下雁門郡缺少人口,烏恒若是入侵,隻要血帝他們能夠堵住長城穀口的窟窿,這些烏恒人就算要走,也得問問我們答不答應。”

“老大,你與我們說說?”給姐躺下眼睛一亮,衝著牧雲歌希冀的道。

“不難,如同當初一樣,圍平城三塞而不攻,逼迫烏恒人守城。到時候就算平城未能得手,我們也可以劇陽向東進軍,一步步縮小範圍。咱們也學老祖宗的策略,來個堅壁清野,我看看上官天龍能夠堅持多久?哼,冇有糧食,隻能守城的烏恒,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,不足為慮。”

看著牧雲歌此時信心十足的樣子,眾人眼中不僅露出一陣癡迷。當然這種癡迷隻有少數幾人,大部分都是佩服之感。一個能臨危不亂,依然胸有計策的男人,很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睞。

郭嘉一路匆匆趕回,率領四千五百到達陰館,見到一路風塵仆仆的郭嘉,牧雲歌也不好再逗弄對方,急忙把自己的調度,全盤告知了郭嘉。果不其然,郭嘉聽完之後,還真是麵露驚詫之情,對於這位主公能考慮全軍,心中也是暗道點頭認可了。

“主公,有此全域性,倒是令臣放心了。”

看著一臉心慰的郭嘉,牧雲歌徹底無語了,再也冇有之前的興奮,相反心中確實濃濃的暖意,對於郭嘉也更是親近,更是帶著一絲的愧疚。對方每每都是為自己謀算,可是此事自己還瞞著郭嘉,隻想向對方證明自己?這般的想法多麼愚蠢,又是多麼的幼稚。

“奉孝,此次乃我之錯,望奉孝不要心中含怨。”

深深的一躬,讓郭嘉急忙扶起,也讓其他人十分詫異,不過兩人微微一笑,雖然冇有說話,卻知道對方心中所想。

“主公,不必如此,奉孝心中並冇怨恨,主公能有如此遠觀,奉孝欣喜還來不及呢,怎能心中含怨?此時我們進可占領一地,退可固守四方,這纔是為主之道。”

“奉孝,你就冇有一點猜測?”

“嗬嗬,主公,奉孝雖然有所猜測,但是冇有提前調布,這便是臣下的失誤。主公未曾責難臣下,便是奉孝最大的幸事了。”

“事發突然,我也未曾想到烏恒來襲,可是眼下雖然有匈奴騎兵支援,也不能堵住長城穀口,還需軍師調兵支援強陰。”

“主公,此時烏恒之事不需著急,眼下強陰、馬邑、陰館、汪陶、劇陽、武州,雖被我等占據。可是雁門十四府,還有過半之多未曾攻占。埒縣、樓煩兩府,以高順之能,雖耗費時間,想必也會在五日之內奪下。臣倒是擔心南下東路大軍,會因雁門玩家所阻。”

“郭嘉,你不會是讓我去那邊?你帶隊去支援趙雲吧?”

“不錯,隻有主公的威名,纔好招撫那些異人,臣不可及。而烏恒就算占領三塞,臣也會以劇陽城步步推進,逐漸縮小包圍圈,隻要能夠占領平城,主公攻占翼龍、翼水、翼金三城之後,便可取得最終的勝利。”

見到牧雲歌點點頭,郭嘉繼續開口道:“隻要我們獲得郡戰最終的勝利,主公便可與高順彙合,東進援助我等,眼下占領雁門各府纔是重點,並非那些烏恒的入侵者。”

“明白了奉孝,隻要你讓我帶兵交戰,也好過在這裡看些文書來的好,這些事情還是交給善政之才,看的我真是大感頭疼,對了,可以讓郭縕督領雁門郡。”

“主公,我覺得郭縕更適合雲中,而那位丘季智軍政兼備,倒是個不錯的人選。”

“嗯,也好,此事就這麼定吧。”

牧雲歌自然知道郭嘉什麼意思,無非是對郭縕不放心,另外郭縕對於商賈之事,十分精通善治,此事雲中正是商作興起之時,還真需要郭縕這樣的人才任領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