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自銀河酋長出兵,與趙雲彙合之時,趙雲已經占領了翼鶴城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說是占領,還不如說是收複。麵對著隻剩下惶恐不安的民眾,如同一座空城的翼鶴城,趙雲怎麼也想不明白,敵人這是要做什麼打算?

雖然摸不著頭腳,可是趙雲依然抓緊一切時間,率眾直奔翼虎城而去。一如翼鶴城,當趙雲帥軍踏入翼虎城之時,守城的兵士全部消失。

兩城如此簡單便被占領,就算銀河酋長再怎麼興奮,也是升起一絲警覺。心中怎麼也不敢相信,天空之翼偌大的公會,竟然就這樣放棄了,最後守護平城的最後屏障?難道說天空之翼真的打算死守平城,那結果絕對是對己方有利,天空之翼將會是自取滅亡。

“不對,絕對不對,趙將軍,此中必有蹊蹺,還是問問軍師才行。”銀河酋長皺著眉頭,衝著趙雲開口道。

“酋長,我也心中又不好的感覺,你趕緊聯絡主公,我帥本部折衝彪騎去往平城,看看敵人到底有何陰謀。”

“趙將軍?小心。”本想勸阻趙雲,可是想到趙雲的武力,在加上對方騎兵的實力,銀河酋長暗暗點頭道。

而就在趙雲帥東路大軍,占領了兩城之時,郭嘉也悄然率領五千餘人,來到了翼天城。

翼天城乃是天空之翼的大本營,可謂是天空之翼龍興之地,上官天龍便是在這裡成勢,逐漸向東開拓,取代了雁門八府之城。

此時郭嘉帥五千餘人,剛到城門之下,便有數十人已經駐足城外,正焦急的等待眾人而來。

看見軍旗之上,撰寫雲中王三個大字,為首一人臉現驚喜之色,衝著身邊的眾人道:“黃昏會長來了,走吧。”

“不知哪位兄弟率隊?我就是藍天白鶴。”見到對方都是陌生的臉孔,藍天白鶴有些遲疑,心中雖然對牧雲歌升起不滿,卻冇有什麼怨言,反而怕公會兄弟們誤會,急忙上前開口喊道。

“我乃主公麾下郭嘉。藍天兄弟,我們倒是好久未曾見麵。主公讓我代他問好,實乃剛取雁門郡,太多的事務處理,故此令我親臨此地。”

隨著郭嘉的話語說完,將士向兩側緩緩分開,郭嘉帶著微笑,緩緩走到最前方,身邊張泛與張角緊隨其後。

郭嘉與藍天白鶴在就見過,看到對方帶著和煦的笑容,衝著自己點了點頭,藍天白鶴也是心中一暖,急忙上前迎去。

‘嘶’,原本還有一些會眾,因為牧雲歌冇有親臨此地,心中還有不滿之意。可是當聽到是郭嘉親自前來,眾人頓時被濃濃的好奇之心,占據了心中那不滿之情。快速的聚攏在藍天白鶴身後,看向眾將拱衛的郭嘉。

“果真是郭嘉。哈哈,可惜你不是我的靈將。哎,心殤會長真是好命啊,由你輔佐於他,想不成勢都難啊。”

藍天白鶴心中感歎,冇想到當日野馬崗一戰之後,經曆不足一年的時間,牧雲歌已經成為雲中王,而且擁雁門、五原兩郡,眼下這雁門郡怕是也要易主,成為牧雲歌治下一郡。

可是自己直到如今,連個府城都冇有取代,雖然說這裡麵,有上官天龍的掣肘,也是自己的能力不如對方,這一點藍天白鶴還是十分的清楚,而且對於牧雲歌也感到由衷的佩服。

“此話非也,乃是主公一己之力,非郭嘉可以逆天而為,就算冇有郭嘉輔佐主公,主公也可雄吞八方,結果依然如此。嗯,這翼天城可有什麼麻煩?”

“冇有,自上官天龍取代郡城之後,這翼天城便被他的族人取代。可是上官天龍為了防禦北方,調動全軍去往平城。怎麼也不會想到?心殤會長會兵行險策,悄然之間已經占據馬邑,這定是軍師之謀吧?”

見到郭嘉微笑不語,藍天白鶴也微微搖首,再次開口道:“所以我們自馬邑一路而來,根本冇有阻礙,便十分容易的控製了此城。”

一旁的張泛心中一冷,冇想到這些人竟然出自於馬邑,那若是自己冇有說服兄長,是不是也與這翼龍城如出一轍、

想到這裡,張泛喉嚨一動,心中頓時膽寒,側首看了一眼身邊的郭嘉,對於這位主更是感到懼怕。甚至心中已經升起,一定要警示兄長,千萬要約束好自家的子弟,不可狂妄而為,不可行叛亂之事。

眾人走進翼龍城,隨著郭嘉捏碎玉符,翼龍城正式宣告易主。而郭嘉心中總是縈繞一絲危險之感,好像自己算漏的什麼事情?難道還有什麼事情自己冇有想到?

伸手打開已經恢複武州城的地圖,一時間郭嘉的心緒紛飛,不斷的掃視著武州府全境,到底是什麼事情,讓自己察覺到危險?

主公?想必正困在陰館城煩惱呢?高順?此時還未曾攻打樓煩,也冇有什麼其他的危險,至於其他人合併一萬,攻打翼龍城也冇什麼危險可談?

趙雲,以趙雲的謹慎,雖然東路大軍隻有五千之數,但是其下地甲營、林胡騎兵都是精兵,一旦發現形勢不對,趙雲必定會撤回最近的城池固守。

到底是什麼事情?讓自己心中不安,郭嘉緊緊的皺眉,內心感到十分煩躁。見到郭嘉皺眉不語,藍天白鶴等人也不好說話。

“那個,郭嘉,我用不用和心殤大聲招呼,看看能不能出一份力。”

眼下冇有牧雲歌的結盟,藍天白鶴的公會成員,還處於敵對的狀態,若是那些兵士不知,他們還真無法出城作戰,如同困籠中的鳥兒,無法展翅飛翔獲得自由。

“嗯,合該如此,你便把武州府之事,告知主公知曉便可。另外可以告訴主公,我已經命張泛駐紮此城,嗯,暫代縣令任職。”

“好。”藍天白鶴點點頭,衝著郭嘉開口道,急忙連接了牧雲歌的通訊。

“郭嘉,心殤會長讓我傳你一事,趙雲正在東麵進軍,所占府城兵士全部撤離,而平城似乎也無人防守?此時太過蹊蹺,趙雲已經命東路大軍駐紮劇陽城。”

“什麼?兩城並非攻陷?”

“嗯。”

平城?強陰?高柳?

“請主公問詢強陰是夠出現什麼異樣?”

“心殤說了,冇什麼異樣?”藍天白鶴見到郭嘉眉頭緊皺,不敢有一絲怠慢,急忙跟牧雲歌回報道。

“固守平城?若是爾等眼下情況,會不會選擇固守平城?”

“這……”藍天白鶴一時為難不語,憑藉雁門郡數萬兵士,自己肯定會著人以汪陶、劇陽兩城層層阻擊,就算不能阻擋敵人占據城池,也會削弱敵人的實力,到時候為平城防守爭取勝機。

可是眼下,上官天龍直接撤退平城,讓平城門戶大開?這是想用空城計,嚇退黃昏大軍?這顯然是不可能的結果,上官天龍不會把心殤當做傻子,他也不會那麼白癡?

“幷州與幽州接壤,向東則是一馬平川,去幽州發展有什麼不好?若是我的話,肯定會去往幽州,絕對不會在這幷州固守雁門。”

說話是藍天孤狼,他早就建議藍天白鶴去幽州發展,而不是固守幷州被上官家打壓,若是真的聽從他的建議,也許藍天公會早有自己的地盤了,也不會遭到如此的困境了。

“撤退幽州?”

郭嘉腦海一閃,手指頓時點在代郡北方,回首問向張泛道:“北方關塞可是完善?烏恒外族有冇有入侵之心?”

“軍師,鮮卑雖然此時分裂,但是中部鮮卑還是實力很強,經常掠奪西部烏恒。再有這幾年天災**,也讓烏恒苦不堪言,故此時常侵犯桑乾水平原,掠奪漢民的糧食,補充口糧所需。”

想到這裡,張泛眉頭也是一緊,衝著郭嘉開口道:“嗯,軍師,鐘山穀口的趙長城,因為年久失修,有一段缺口,烏恒便是從哪裡進入雁門域。郭太守在位期間,烏恒曾幾次請求,遷徙桑乾水平原,卻被太守拒絕之後,更是在強陰城東方阻擊烏恒入侵,大小戰鬥不下百次。”

“藍天白鶴,告訴主公,命趙雲火速占領平城,直接屯兵平城北方三塞。令郭縕出兵趙長城穀口處,阻擋烏恒入侵。著高順速度攻陷樓煩,埒縣。令南部東路大軍,火速攻占翼龍城、翼水城、翼金城。”

郭嘉伸手狠狠的點了點鐘山穀口,暗道:自己怎麼就忘了烏恒?不用說那上官天龍果真放棄了雁門之地,而且一定是與烏恒有什麼聯絡,準備讓烏恒外族侵占雁門郡。

至於攻占強陰?郭嘉並不相信這點,憑藉郭縕的老持穩重,朱恒與陰夔的帥兵之能。上官天龍不出兵則以,若是真的想藉機攻取強陰,怕是難以逃出雁門郡之外。

“是,軍師。”不知不覺之中,藍天白鶴也改了口。

“張泛,你駐守此城,另外可否修書一封,讓你兄長征募兵士,火速趕往陰館。”

“軍師,當然可以,若不然我與軍師親自前往?”

“不必,藍天白鶴,爾等也與我同往陰館,去見主公。希望我們還來得及。”

郭嘉眉頭緊緊皺起,留下以五百兵士用於防守,帶著剩下的四千餘人,匆匆藍天白鶴等人趕往陰館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