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牧雲歌回到黃昏城之時,趙車也隨著趙忠、張讓兩位中常侍,戰戰兢兢的走進了西園。

看著金碧恢弘、琳琅滿目的西園,趙車的眉頭越來越緊,冇想到外界的傳聞都是真的。此時天下狼煙四起,漢帝竟然還在西園享樂,也不知道這位漢帝是真的昏庸,還是心中自有主張。

等到趙車一眾,來到西園池塘之前,隻見滿園都是光溜溜的宮女,群芳圍攏之人,正是當今的漢帝劉宏,看來這便是大名鼎鼎的luo遊館了。

見到張讓與趙忠目不斜視,臉上依然帶著獻媚的笑容,趙車卻不敢如此妄為,隻能低下自己的頭顱,心中對於漢帝升起厭惡之情。

“臣,拜見聖主。”張讓與趙忠兩人直接跪地行禮,見到兩人的舉動,趙車也急忙效仿。

“是阿父與阿母來了?嗯?他是誰?怎麼這麼麵生?”

莫看漢帝劉宏歡荒yin無道,可是瞬間爆發的氣勢,頓時讓趙車跪在地上,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,甚至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“稟聖主,這就是黃門侍郎趙車,此次奉命去往北方,已經與異人心殤達成了契約,那異人心殤答應聖主,會以一半的產量奉給聖主。”

趙忠見到趙車如此模樣,心中也是著急,深怕惹怒了漢帝,急忙替他開口說道。

“哦,這異人倒是不錯,說吧有何目的?”劉宏眼睛光滿一閃,衝著趙車冷冷的開口道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異人?那可是狡詐之徒,雖然這心殤的舉動,讓漢帝劉宏看好,但是冇有相應的條件,哪會讓對方如此痛快答應?漢帝劉宏心中明鏡似得。

“聖,聖上,臣,臣去北方”

“不要懼怕,孤不是暴君,隻要你能為孤做事,孤絕對會善待於你。嗯,西園令好像無人擔任,倒是讓阿父、阿母受累了,孤看你不錯,以後便由你任領吧,有些事情也好與孤商議。”

“謝聖主。”聽聞漢帝劉宏的話語,一時間趙車頓時散去膽怯,叩首謝禮道。

莫要小瞧這聖主與聖上隻有一字之差,這一字之差,便代表自近日以後,趙車徹底走進了漢帝劉宏的圈子,得到了劉宏的信任。

而且因為賣官之事,朝廷官職混亂,就連內庭的宦官之職,也一樣的雜亂,像趙車這樣的小黃門,隻要能入得十常侍的眼,那便直接提拔為黃門侍郎。

而黃門令、黃門丞等官職,原本受黃門侍郎主管的下屬,卻因為能夠管理一方,成為炙手可熱的官職。那代表大量的油水,可以入得他們的腰包之中。

在諸多黃門令、黃門丞之中,這西園令更是受到宦官的窺視,人人爭搶欲要任領此職,一旦能夠成為西園令,將有很多的機會,與漢帝劉宏見麵。而且因為西園的奢華,也代表這裡麵可以大做文章,想不富裕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起身,與孤說說吧,那異人到底有什麼條件?”

“稟聖主,這異人心殤並非那些異人可比,倒是冇有什麼條件,隻是希望聖主能夠派遣,一些有能力的官員,幫他治理雲中與五原兩郡。畢竟治理一地,異人不是擅長,更多的則需要漢庭的人才。”

“嗯?就這點條件?不會是那異人另有詭計吧?嗯,是了,你可不能馬虎,孤覺得此人必定有所圖謀,或許因為此時無法掌控五原,亦或是此人想要趁機抬價,你要好好思量,此人到底有冇有其他的條件?”

想當初,趙車把此事報於趙忠知曉,趙忠也是原話而說,根本不相信趙車的話。趙車無奈之餘,也隻好把當初與趙忠之言,再次敘述給漢帝劉宏。

“聖主,這異人,與其他異人不同,無論是平定蛾賊,還是在雲中郡所為,他都曾言犯我大漢者,雖遠必誅。當然這與舊朝漢祖時的陳湯,大有不同之處,這位異人還真是做到了這點,可謂彰顯出咱們大漢的威名。”

“哦,與孤說說。”

當初陳湯上奏西漢先祖,其實也是誇大其詞。西漢之時,對於匈奴單於和親為手段,以求和平共處。直到匈奴內亂,五單於爭權,導致匈奴實力減弱,在之後更是被南匈奴、漢庭、鮮卑聯手攻打北匈奴,導致了匈奴西遷,這纔有南匈奴投靠漢庭之事。

當然對於曆史,很多人都有不同的視角,有褒有貶各說其詞,誰也不知道真正的曆史,到底是如何的麵貌?

而現在南匈奴能夠老老實實,也是因為鮮卑的關係,因為鮮卑各族時常南下侵犯漢邊,也對南匈奴時常打壓,這纔有南匈奴懼怕鮮卑,隻能依附漢庭之舉。

不過劉宏對於能夠彰顯大漢威名之人,內心還是升起十足的好奇之感,畢竟每個帝王都有他們的雄心,都認為自己是千古一帝。對於能夠彰顯漢威之人,還是相當的看重。

“是,聖主。”當下趙車把牧雲歌兵出幷州,獻計盧植、兵伐蛾賊,再到五原郡討伐之事,儘數說予漢帝劉宏所知。

當然其中該隱藏的隱去了,該添油加醋的地方,也猛澆火油,再加上趙車膽怯之意儘去,講事情如同說書一般,如此精彩的表述,也讓漢帝的臉上幾度變色,心中也為牧雲歌感到不值。

“混賬,如此忠君之士,竟然被那些清儒打。,哼,好一群清流大儒啊,端的是表麵道然,暗中卻謀私利己,實乃該殺。”

“聖主,此事若是現在平反,怕是會讓朝廷不穩,不過聖主可以給予那位異人補償,也可安撫這位勇猛知兵的忠君之士。不過此人可是異人?並非……”

“怎麼?異人又怎樣?那些清流大儒,不是各個提倡清廉賢良?難道都是說給旁人聽得?他們各個不是說,你們內侍都是奸詐小人,都是阿諛獻媚之徒?就連孤不是在他們的口誅之列?哼,眼下來看,還不如一位異人識得大體。”

“聖主英明。”關係到他們自身,張讓與趙忠也急忙讚成道。

“趙車,你負責挑選人才?哼,那些以清流為名的官員,不用也罷。莫要再次寒了那異人之心,你可調度一些寒門之士子,為那位異人幫扶。畢竟這些人冇有根本,用的實在,用的當興,也能幫助那為異人,更好的治理一地。”

“是,聖主,若是那些人?”

“征調,以孤之名強行征用。另外不用繳納錢財,便得到了官職,想必那些寒門弟子,自當樂得前往苦寒之地。嗯,當然為了擇選人才,也需要謹慎以待。對了,當初不是有北魏南許麼?還有什麼點評之事?你便仿照此點,以孤之名擇才便可。”

不得不說,漢帝劉宏畢竟是上位者,頭腦之聰慧可不是常人能夠比與,轉眼之間,便想出最好的辦法,甚至能從中製定謀策,可見此人絕對不是昏庸無能。

趙車直接領旨而去,當他走出西園之時,心中豁然開朗,遙望著北方,口中暗暗的道了一句:“心殤啊心殤,如此為你籌謀,也算你我之誼,望你好好成勢,也不枉我為你這般籌劃了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