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在牧雲歌忽隱忽現的攻擊下,匈奴王庭真是抓不住頭角,腦袋也是極為頭疼。

在擁有飛行坐騎的便利之下,牧雲歌真是如魚得水。西打一槍,東打一炮。轉瞬之間,出現在漢長城之外。

這一番亂來,也讓郭嘉威脅大減,在捕獲匈奴騎兵的口中,郭嘉憑藉對方的描述,也知道必定是主公前來支援。

當下郭嘉率領剩下的林胡弓騎,東入沿河水西岸逆流而上,算是徹底衝出了,追擊他的萬人匈奴兵的包圍圈。可是這樣一來,倒是與呼廚泉本部相遇,在頭道坡之地,呼廚泉帥兩千人阻擊,使得郭嘉也無法衝破敵圍。

一時間,林胡弓騎紛紛折損此地,又不可脫離戰場,讓郭嘉也是極為頭疼。

而就在郭嘉帶領三百餘騎,佈置十麵埋伏大陣拖延之時,自天空出現的那一嗓子,讓郭嘉熱淚盈眶,口中不僅暴怒道:“爾等宵小,我家主公已來,呼廚泉你命休矣。”

自天空墜落十麵埋伏大陣之中的牧雲歌,來不及與郭嘉說話,直接召喚出趙雲、張角二將,手中的屠龍槍直指呼廚泉,鶴翅虎駿更是怒聲咆哮,一人一騎瞬間衝進敵圍,殺的敵軍一時之間大亂。

正當呼廚泉眼中一亮,想要越眾而出之時,張角的紫雲遮天旗已經出現在手中,漫天的雷霆自天空滾滾而來,讓本方騎兵瞬間人仰馬翻。未等呼廚泉能夠做出反應,趙雲的折衝彪騎也瞬間衝進敵圍,直奔呼廚泉滾滾而來。

同一時間,郭嘉率領不到三百之數的林胡騎兵,也自後方凶猛前行,配合趙雲的折衝彪騎,追順牧雲歌一路衝擊。

“左穀蠡王,撤吧,此時敵人士氣正濃,又有漢人陣法相輔,我等未免不敵……”

就在呼廚泉麾下匈奴將領勸退之時,呼廚泉已經提著斬馬刀,瞬間催馬而前,狠狠的向牧雲歌斬去,口中更是突然暴喝道:“風焰狼騎,擊。”

被呼廚泉這一嗓子看出,牧雲歌也是嚇了一跳,本以為是呼廚泉的技能,哪知道自大陣之外,突然衝進了五百之數的騎兵。

隻見這五百之數的騎兵,各個跨坐在四蹄如火,青白色的坐騎之上,手中清一色全是斬馬刀,身後揹著胡人長弓,身著泛著金色的皮甲,兵馬未到,口中已經傳出:“喝喝之聲。”

初與呼廚泉交手之後,兩人縱身停止,牧雲歌右手不僅微微顫抖,暗道一聲對方力氣好大。

而呼廚泉嘴角上揚,眉頭卻是輕輕一皺,輕輕撫摸馬首的他,冇想到對方的坐騎如此凶猛,竟然連自己胯下的天山血龍駒,也是無法與之角力。

藉著呼廚泉胯下坐騎連退三步,牧雲歌緩解了一下右手的痠軟,再次提槍暴喝道:“一槍天地驚。”

同時輕輕一夾鶴翅虎駿的馬肚,頓時一隻藍色的猛虎,出現在牧雲歌的頭頂,緊著化為冰盾,依附在一人一騎的表麵。

冰虎化盾:持續5分鐘,敵人武法攻擊無效。

憑藉著鶴翅虎駿的技能,牧雲歌手中的長槍,與對方的長刀磕在一起,一聲巨大的聲響,自兩人兵器之中傳來,足以讓身邊眾人耳朵一陣刺痛。

可是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,牧雲歌的手中長槍迅速被對方磕飛,未等牧雲歌反應過來,呼廚泉手中的長刀,已經瞬間橫掃,狠狠的向牧雲歌揮來。

“休傷我家主公。”

就在牧雲歌心中發顫,手臂不斷的顫抖之時,趙雲的亮銀槍已經迅速直刺,與呼廚泉戰在一起,救下了牧雲歌。

見到兩人槍挑刀飛,伴隨著陣陣兵器撞擊聲傳來,兩人兩騎不斷的相互換位,牧雲歌也冇想到對方如此犀利,竟然以45級的實力,而且冇有使用技能的情況下,讓自己受到如此創傷。

看到趙雲並未施展技能,竟然以力氣對抗那呼廚泉,牧雲歌嘴角不禁泛出一絲苦笑,冇想到平日裡與趙雲交手,全是因為趙雲在讓著自己,看來與曆史名將的實力相差甚遠,並非自己想的那般。

張角、郭嘉兩將,此時已經來到牧雲歌身邊,甚至在抽空之中,張角已經幫牧雲歌拾回屠龍槍,輕輕的遞到了牧雲歌的手中。

“主公,雖子龍未儘全力,不過憑藉主公的技巧,並非不能與名將一戰。”郭嘉知道牧雲歌平日裡,為何如此凶狠的操練自己,那是因為他心中有一人,在等待他去解救。

而張角輕輕皺眉,張口開口道:“奉孝,此言不可苟同,主公乃萬金之軀,斬將殺敵有我們這些靈將便可,主公要做的便是瞻顧全域性,這一點纔是重中之重。”

郭嘉輕輕皺眉,這位張角說得不錯,可是他不理解主公心中的痛苦,可是那事如何與張角明言?郭嘉隻能化為無奈的搖搖頭而已。

兩將戰在一處,邊戰邊走,而折衝彪騎與林胡騎兵,也與對方的騎兵戰在一處,無論是對方的風焰狼騎,還是對方麾下的精銳騎兵,其等級與己方大軍相差無幾,更有風焰狼騎的助增之力,也讓本方軍馬一時之間損傷慘重。

牧雲歌聽聞兩人之言,也是回過神來,右手恢複了知覺之後,牧雲歌心中的悲苦如鯁在喉,不僅把眼神放到了敵軍的身上。

“二槍鬼神泣。”一驅鶴翅虎駿,牧雲歌手中長槍瞬間直刺,一聲暴喝自他的口中傳出,好像發泄心中的不滿一般,直奔最為精銳的風焰狼騎衝去。

一槍槍的出擊,一聲聲的暴喝,混元屠龍槍也在牧雲歌的手中,不斷的施展而出,當牧雲歌四槍仙神避施展之後,已經成功的與敵軍來個對穿。冇有呼廚泉阻擊,在加上張角從旁策應,牧雲歌所向披霏,對方毫無一人可以與敵。

調轉方向,牧雲歌看到張角小心翼翼的跟誰,嘴角輕輕一揚,心中的憋屈感頓時消散。看來並非人人都與呼廚泉一般。自己此時無法與名將相敵,那自己便加快速度升級,另外自己手中擁有大量的靈石,也可讓迅速的提升功法與技能,可以大大縮短與名將的距離。

而且能夠占領五原郡之後,靠著此地源源不斷的靈石供給,自己更是能夠得力,看來這段時間自己也要好好發展自身,莫要認為有了趙雲、高順、張角、郭嘉四將,便忽視了自身的實力。

“呼廚泉,受死吧,冇想到你的技能,竟然可以禁靈?該結束了。”

就在牧雲歌再次衝殺之際,趙雲手中的亮銀槍,瞬間橫掃,兩條龍蛇旋轉,狠狠的擊在對方的胸口,未想到對方隻是口吐鮮血,自天山血龍駒身上墜落在地,並未喪生此地。

正當趙雲一愣,欲要繼續出手擊殺對方之時,敵人頓時騷亂,紛紛開口道:“莫傷害我家左穀蠡王。”

“子龍留他一命。”

趙雲瞬間停手,槍尖與呼廚泉隻差一根髮絲的距離,那冷風襲在呼廚泉的脖頸之處,讓呼廚泉徹底膽寒。若是冇有那人的呼喝,也許下一秒,他便會葬生此地了。

說話之人正是郭嘉,見到趙雲迷惑的回首相望,郭嘉嘴角輕輕一翹,伸手輕輕的搖了搖手中的羽扇,衝著驚慌失措的匈奴騎兵,緩緩的開口道:“諸位好不投降?是不是等到我們,斬殺了你家的左穀蠡王?”

“你,”

“需要說些閒話,投不投降,我不逼你們?子龍。”

“喏,呼廚泉,死了莫要怪我,隻怪你技不如人罷了。”

就在亮銀槍輕輕前探,一絲鮮血自呼廚泉脖頸流出,整個匈奴兵頓時彷徨失措,紛紛口中驚恐的道:“我們,我們投降,請莫要傷害左穀蠡王。”

本來好有些硬氣,想要拒絕投降的呼廚泉,感受到亮銀槍冰冷的氣息,已經凍結了自己的脖頸,呼廚泉頓時無法開口,甚至心中升起寒意。

麵臨著生死之間,何人不會祈求平安?呼廚泉無法開口,雖有趙雲暗中釋放水係靈器之故,但是更多的則是他內心中,那不想死的**作祟。

隨著匈奴兵緩緩丟掉自己的武器,接受對方的整編看押,趙雲也一抽手中的亮銀槍,瞬間橫掃欲要掙紮起身的呼廚泉,頓時呼廚泉暈倒在地,頭上再次出現一道傷口。

“哼,你家左穀蠡王無恙,我不希望有人亂動而已。”趙雲的話,讓四方掙紮起身的匈奴兵,再次冷靜下來。趙雲一提地上的呼廚泉,卻看到身旁的天山血龍駒所阻,心中暗道一聲:好一匹靈性十足的天馬。

雖然對這匹天山血龍駒看好,但是趙雲也冇有奪人所好的習慣,輕輕拍了拍天馬血龍駒的屁股,帶著善意的道:“我為你的主人治療,你這畜生還是上一邊去吧。”

那天馬血龍駒好似聽懂一般,冷冷的看著趙雲自懷中,拿出一枚化瘀丹,掰開呼廚泉的嘴巴,直接塞了進去。緊接著又從懷中逃出金瘡藥粉,撒在了對方脖頸與腦袋的傷口處,這才一提呼廚泉,緩緩的向牧雲歌走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