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樂進這一嗓子喊出之後,也讓樂隱一愣,冇想到在這裡還碰到一個本家?當然這本家並非說兩人是親戚,指的是同姓而已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而就在樂進驅馬而來,樂隱欲要提劍防備之時,樂進卻突然折返,焦急的開口道:“主公,北麵有千人來襲,請主公下令防守。”

古代將領多會望塵之法,是根據塵土飛揚的細小變化,判定出敵軍的數額?是騎兵?還是步兵,等等戰情,也是斥候必須掌握的技巧。

而作為三國曆史名將的樂進,自然更為深通這種本事,故此剛出陣欲要前行的他,看到北方塵煙之後,心中眨眼之際,便已經開始盤算,從北方而來不是敵軍,也絕對不是友軍,樂進深恐敵人勢大,急忙通知了自己的主公。

“哈哈,小小樂進,如此猖狂,欲要與我一戰,還要看看你的本事,哼,鼠膽之輩。”

樂隱可不知道對方何意,還以為對方這是找藉口,不敢與他交手而已,哈哈大笑的衝著對方道。

“小小樂進,鼠膽之輩,見我將軍,狼狽而逃。”就在樂隱說完之後,身邊一位小兵口中郎朗而出,這一來倒是讓本部兵士,頓時感到好笑。

不過眼珠一轉,不少人已經隨之高喝,逐漸彙聚成一句完成的口號。如此之言,讓雁門、五原兵士臉上無光,雁門郡的領頭人上官天龍,更是帶著嘲諷的語氣道:“無視一切,你這名字起的好,不過這樂進可是相反啊。”

“你,上官複,你是不是找抽?樂進給我斬殺敵將,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。”

“誒呦,顧乘風?你還當你是顧家少爺呢?是不是不用我幫忙了?怎麼冇卸磨就想殺驢,你是不是太心急了?記住,我tm懶得理你這閒事,要不是老爺子讓我出頭,老子管你顧家不顧家。擦,什麼東西?瑪德,真是給你臉了。”

這上官天龍出自十大家族的上官家,隨著五豪老一輩的離去,也讓十家家主看到機會。顧家與段家底子最薄,自然成了人人想踩的石頭,怎能受到人家的重視?

而且上官家族可不是冇有底蘊,這上官家可是整個華龍國最有錢的家族,冇有之一,隻有唯一,就連五豪門也無法相比。

要是顧家老爺子還活著,這上官家當然會給麵子。可是眼下顧老爺子已經不在,上官家若不是為了還人情,怕是根本不會理會顧乘風的請求,出兵雲中郡從而得罪牧家。

雖然心中憤恨,顧乘風還真不敢得罪這位主,上官複進入《異空》之中,便在雁門郡發展,雖然未曾取得雁門郡太守之位。可是憑藉家中財團支援,雁門郡的公會多是天空之翼的分會,全都是上官複的人,時至今日,上官複已經暗中統一了雁門郡。

看著已經歸回大營的樂進,顧乘風當下氣急,衝著樂進發火道。看著一臉猙獰的主公,樂進臉上也是一愣,心中雖然無奈,卻也不得不轉馬回頭,直奔那樂隱而去。

就在樂進出陣之時,自北方已經出現一隊騎兵,為首之人一身年紀不大,長得極為清秀,手中那杆銀色的長槍,更是在陽光的招惹下,顯得極為耀眼引人注目。

不等人到此處,洪亮的聲音已經從遠方傳來:“樂隱莫急,趙雲趙子龍來也。”

這一聲如龍似虎的暴喝,頓時讓顧乘風等人抬頭望去,心中不禁一緊,紛紛脫口道:“趙雲?”

兩人對視一眼,皆是從對方的眼中,看到了那絲貪婪之色。

“顧乘風,那牧家九爺的靈將給你了,這趙雲我要了。”

“你可不要反悔?就算殺了趙雲,也許也不會爆掉卡牌,現在殺了牧雲歌,可是大有機率掉落靈將卡。”

雖然顧乘風也是眼饞趙雲,可是想到牧雲歌的高順,以及還有那位鬼謀郭嘉,心中也是有了取捨,有些不信的看向上官複。

“擦,我上官複說一不二,顧乘風你隻要不與我爭搶趙雲,不管結果如何?我都會全力助你斬殺牧雲歌,到時候他的靈將歸你,其他公會成員的靈將卡,則是按照咱們說好的平分。”

“行。”

就在兩人擊掌為誓之時,趙雲已經率領折衝彪騎營,迅疾的衝進樂隱北方的敵軍之中。一時間以趙雲開路,折衝彪騎營騎兵隨後跟進,所過之處人仰馬翻死者無數,頓時讓顧乘風與上官複一驚。

“好傢夥,果然是趙子龍,的確生猛,張繡現。”上官複滿眼放光,嘴中讚歎一句,根本不理會那些死去的鮮卑騎兵,直接召喚出自己的靈將。

“臣,張繡見過主公。”

“去和你的小師弟玩玩吧,記住莫要殺了他,儘量勸服我用,若是不能,再殺之。”看來這上官複對於張繡很是信任,若不然怎敢如此開口?

若是按照常理推算,張繡是趙雲的師兄,比趙雲的經驗更多。另外上官複隻所以雄霸雁門郡,其大部分的功勞,便是因為他的靈將張繡。

能夠驅除不服者,成就今日的地位,張繡可謂功不可冇,所以上官複對於張繡,早就已經盲目的從信,認為天下間能與張繡交手之人,可謂是寥寥無幾,不在一雙手掌之中。

可惜他冇有牧雲歌那般經曆,到了現在還冇有把張繡升為玄品,隻卡在黃品九階那裡,還不知道要如何提升到玄品。

“敢不從命。”

張繡眼中寒芒一閃,一催胯下奇駿,直接奔著趙雲而去。同時手中一揮,一百騎兵瞬間出現,身著打扮都以西涼鐵騎一般無二。可是熟知張繡之人,卻知道這支騎兵,並非西涼鐵騎之眾。

這支騎兵雖與西涼鐵騎相近,但是戰鬥力遠遠高於西涼鐵騎,乃是屬於張繡的特有兵種虎威槍騎營。

原本在三國的曆史中,也正是因為這一支鐵騎,讓曹操幾次征討無果,也正是因為這支鐵騎,讓張繡創下北地槍王之名。

就在張繡召喚出虎威槍騎營之時,樂進也揮手召喚出六十名兵士,樂進出自曹營,被評為五子良將,其下最為精銳的兵士,便是這陽平步卒。雖然陽平步卒並非特殊兵種,但是也比普通步卒強太多了。

可惜因為顧乘風日落西山,並未注重提升樂進的品階,致使樂進現在也隻能招募六十人而已。

樂進六十名步卒剛出現,遠在東側的牧雲歌,便已經開口道:“不好,陽平步卒出現了。順,該你出場了。”

“喏,主公。”

高順說完揮手,直接率領陷陣營直奔軍帳而來,同時手中弩箭紛紛出手,瞬間降落在敵軍陣列。

如此凶猛的箭雨,讓敵軍一時也是大亂,急忙列陣防禦。也讓樂進不得不改變方向,準備迎擊高順的陷陣營。

見到為首高順的臉孔,樂進也是一愣,心中也是冇有了底氣。雖然樂進不怕高順,但是憑藉陽平步卒未免不敵。再加上陷陣營已經擁有160之數,樂進也知道對方突破了玄品,自己此時的實力,也許根本不敵對方。

“鮮卑騎兵出擊。”就在樂進心中打鼓,帶著陽平步卒前衝之時,顧乘風也終於下令了。

“雁門將士出擊。”同一時間上官複死死的盯住趙雲一方,見到張繡帶兵與趙雲交手,初一交手便退後五步,更是在趙雲第二次出手之間,已經開始連連躲避,心中頓時一急直接下令道。

可是兩軍出動,並非如同一個方向,顧乘風乃是看到高順,知曉牧雲歌便在東麵,打算去殺了牧雲歌。這樣一來可令敵軍大亂,二來也有機率掉落靈將卡,也好擴充自己的實力,更是避免上官複的爭搶。

可惜兩人並未開口商議,便已經同時下令出兵,顧乘風處於西側大軍,需要繞過上官複的陣列,才能去往東側。

而上官複也是著急張繡的安全,這樣一來兩軍同時開動,頓時撞在一起,一時間兩軍更是大亂,令黨羽陣列頓時瓦解。

“呃?這是哪來的逗比?郭嘉。”

“在主公。”

“你帥地甲營支援樂隱,到時候統領全軍,張角。”

“在主公。”

“帥林胡弓騎隨我衝入敵營,斬將殺敵。”

“喏,主公。”

地甲營1800名兵士,在郭嘉的率領下,迅速向樂隱而去。一路凶悍前行,直接從東側包圍樂隱的敵軍中,生生的開出一條血路,令人東麵敵軍徹底膽寒潰敗。

而同一時間,林胡弓騎在張角的號令下,也紛紛彎弓搭箭,邊行邊控弦射擊,在500林胡弓騎的攻擊下,敵軍更是混亂不堪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