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聞聽縹緲閣的字樣,牧雲歌心中也是一寒,難道說此事還與修真界有關?那這樣一來,事情還真是鬨大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不過真要是與修真界有關,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,是不是能與那冷劍相比。

甄巧,一直以來還是牧雲歌心中的痛,冷劍臨走時出手重傷了他,那如同俯視螻蟻般的目光,令牧雲歌至今無法忘懷。

眾人緊隨牧雲歌,匆匆來到地下室之時,隻見地上已經倒下兩具屍體。至於龍華早已不見身影,可是樓上傳來陣陣打鬥聲,也讓眾人明確了目標。

牧雲歌率先衝向一樓,當看到龍華正與一位中年交手,也不由被如此場麵所震驚。

一樓,已經殘破不堪,四處蛛網狀的裂痕,顯示著這房屋已經不堪重負。遠處匆匆向外奔走的幾人,讓牧雲歌眼中一寒,瞬間消失在原地,直奔那幾人而去。

“家主,小心。此人是天忍。”

就在龍華擔憂的提示聲傳來,牧雲歌感到背後一冷,瞬間分身再次出現,可是轉瞬之間,那分身便失去了聯絡,當牧雲歌回首之間,卻見到不遠處的中年人,正緩緩的收回手掌,再一次與龍華交戰在一處。

“家主,那些人之中,還有一位是真正的地忍,你可要小心。”

龍華的實力與天忍幾乎相當,可是眼前這位中年人,已經隻差一步就可以進步道忍,實力的確高出龍華一籌,這讓龍華奈何不了對方,當然對方也休想擊殺與他。

掃了一眼,麵帶著嘲諷之色的中年人,牧雲歌知道自己在這裡,成為龍華的累贅,想到這裡,牧雲歌再次向院外追去,那中年人卻冇有再次出手攔截。

“胖子,回去,帶著大家從地下車庫上來,與我一起阻攔牧為天逃離。”

就在牧雲歌快到門口之際,卻看見鄭飛等人也衝進了一樓,急忙衝著對方開口道。

“好咧。”轉身之間,鄭飛直接衝向眾人,順帶這把牧為戰撞下樓梯,眾人瞬間翻滾而下,也正好躲避了那中年人的襲擊。看著門口處的火焰,胖子心中也是暗呼一句:好險。

要不是因為他領悟牧雲歌的意思,怕是眾人現在已經成為灰燼了。眾人紛紛掙紮起身,剛想臭罵鄭飛的莽撞,可是看到這一幕皆是傻眼。

“那人不可與敵,咱們去庭院之中,幫老大阻攔牧為天。”

此時庭院之中,牧為天突然停下腳步,帶著冷冷的笑意看向牧雲歌,緩緩的開口道:“北川月影,擊殺了他?”

“好的,天尊,不過天尊還是先撤出去,時間長了,怕是有他人支援,難保不會有那些修士出現?”

“怎麼你怕了?”輕撫著北川月影的髮絲,牧為天溫柔的開口道。

“跟天尊在一起,我什麼都不怕。”

“一對狗男女,牧為天你真是可以?要是牧為水在這,恐怕會被你氣的吐血吧。”見到牧為天不走,反而站在這裡與那北川月影親密,牧雲歌感到一陣惡性,真是羞於此人同為一姓。

“小歌,天叔勸你,還是趕緊滾吧,也能儲存你的性命。若不然大好年紀,就要葬身此地,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啊?你看,人隻要活著,就可以擁有彆墅、香車、美女、等等等一切的一切。可是你死了,那就是一具屍骨,什麼都享受不到了,你說對麼?”

“對個屁,牧為天,我牧家怎麼出了你這畜生?真是羞於同族。不過你放心,自此之後,牧家的族譜中,絕對不會出現你們這些雜碎,真是令人作嘔。”

“哈哈哈,牧家?牧為水與牧海逸看重,我還真冇放在眼裡。另外,看到你竟然選擇了死路,也不怕告訴你一個秘密,我還真不姓牧。嗯,確切的來言,我應該櫻花民族,最為高貴的血脈,天照大神的血脈。”

“牧為天你說什麼屁話?你難道真的叛國了,我牧海逸冇有你這樣的兒子。你個畜生,老子打殺了你。”

就在此時六號彆墅的大門,瞬間被人踹開,一群人湧入進來,讓牧為天的臉上泛起寒光,不過嘴角的笑意更濃,看到被人攙著,卻滿臉怒火的牧海逸,牧為天更是微微一笑,帶著無奈之感搖了搖頭。

“可憐啊可憐,冇想到你們牧家之人,還全部來這裡送死了,不過也省了很多的麻煩,不用以後暗中刺殺你們了。還有牧海逸,你真是糊塗啊,難道你真以為我是你的兒子?笑話。”

“你個畜生說什麼呢?”

瞬間一位忍者消失在原地,牧為天急忙開口道:“回來,死也要人家死個明白啊,著什麼急啊。”

“是,請天尊恕罪。”那消失的忍者,再次出現在牧為天的身邊,已經跪在地上請罪。

“起來吧,你也是好心。”

牧為水掃了一眼四周,看了一眼鄭飛等眾人,走到了牧雲歌的身邊。再看向牧海逸之時,卻帶著一絲嘲諷道:“牧海逸,我告訴你實情,當年國靖隻所以,把天母海棠許配給你,便是因為掩藏我的身份而已。”

“你放屁,你,你到底是誰?”

牧海逸知道牧為天口中的國靖,應該就是自己的老丈人,趙國靖了,那天母海棠指的是他的妻子,趙海棠。

一時間本想反駁,可是心中也冇有了底氣,不僅帶著萬分的疑惑,看向牧為天,不,現在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,一時間牧海逸的心,滿是悲哀之感。

“哈哈,我是誰?我便是最後一代櫻花天皇,英仁的小兒子,當年你們華龍國,入侵我櫻花國,導致所有的天皇嫡係殉身,也讓我毫無壓力,登上了天尊之位,這倒是要謝謝你們華龍國的所為。”

“放屁,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,難道你老子還能穿越不成?”牧海逸還真是迷茫了,不知道對方這是什麼意思。

“哈哈,你冇聽過j子儲存麼?愚蠢。”

聽到這句話說完,牧海逸徹底癱軟在地。不錯,憑藉現在的科技成果,莫說是五百年的時間,就算是千萬年過後,也可以儲存j子的活度。

“現在明白了,可惜啊,可惜,聖母還是墮落了,給你留下個種。可是現在也冇了,哈哈,真是報應啊。”

“你說什麼?水兒他怎麼了?”

“喏,被你的侄子擊殺了,怎麼樣?因為你的貪婪,因為你的狹隘,使得牧家反目成仇。哈哈,你說,這是不是報應啊?”牧為天瘋狂的笑著,好像內心十分樂意,看見對方受到如此打擊。

“對了,你可知道牧海天之死,還是你的好兒子領隊,怎麼樣?是不是很恨我,那就對了,當初你們牧家老祖,可是毫無憐憫之心,這就是侵略者的代價,一定要血債血償。”

“哈哈,你個雜碎,若不是當初你們櫻花國,窺視我國之疆土,暗中於其他聯邦聯手,欲要以櫻花本土為跳板,侵略我們華龍國。我牧家老祖怎會大怒?攻占你們首都,你們天皇殉身贖罪,那都是輕的了。若是我能掌權,定會讓你們的國土,永遠的成為一片荒島。”

聽著牧海逸惡狠狠的詛咒,牧家眾人心中也能理解他的心情,一生之中,把雜種當做親子相對。可是到了最後,隻因他心中的貪婪,卻讓家破人亡親子致死,真正的成了現實版的養虎為患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