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牧雲歌前衝之時,樓頂的遠程紅外鐳射槍,已經開始向牧雲歌射擊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一道道紅色的鐳射束,看的眾人心中一懸,十分擔憂牧雲歌的安全。

左閃右移,在外人之中,這毫無章法,甚是可以說十分慌亂的腳步,卻每一次剛剛好,躲避鐳射束的射擊。可是在龍華的眼中,這步法卻暗含乾坤,就連他的雲龍步也無法相比,隻不過牧雲歌的步法生硬,好似剛剛學會一般。

而此時在牧雲歌的腦海中,不斷地出現《如影隨形》步法的圖像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牧雲歌才嘗試與步法結合,慢慢的以真氣驅使,果真步法越來越快,未等鐳射束的到來,牧雲歌已經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二號彆墅門前。

“瞬移?”鄭飛率先詫異的道了一句。

不錯,正如《異空》之中瞬移的技能,牧雲歌突然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彆墅的門前。

牧雲歌嘴角輕輕的一翹,回首衝著鄭飛道了一句:“胖子,你們可以嘗試《異空》中的功法技能,試試能不能在現實施展。”

聞聽牧雲歌的言語,胖子更是心中一喜,急忙施展《豹獸決》自帶的步伐,迅速的向前衝去。雖然減了不少肥膘的鄭飛,已經與往日可謂天壤之彆。

可是依然比旁人胖了一圈的提醒,就如同一隻肥碩的豹子,迅速的向前飛躍,那手腳並用怪異的模樣,讓大家忍不住笑的腹痛。

當然眾人見到胖子,能夠施展出《異空》的技能,心中也是十分震驚,當下各自施展步伐,紛紛的向前衝去。

隻有牧月傻眼的站在那裡,嘴中嘟囔道:“難道我的回春術,還能在現實施展?”

見到一名暗龍衛,手臂被鐳射束射傷,正在咬緊牙關,頭上都是汗珠,顯示對方十分痛苦,牧月想了想一揮手,一道藍色的氣體,瞬間湧出的她的掌心,降在一旁受傷的暗龍衛身上。轉眼之間,左臂那處傷口,竟然以肉眼可見迅速的恢複。

“我去,真的可以?”牧月興奮的猛然一跳,好在身邊守護他的的磊子,急忙拉住她的胳膊,掩護她向後退去。

“快叫受傷的人過來。”牧月此時雖然不能戰鬥,但是充分發揮出奶媽的職業精神,衝著磊子催促道。

雖然不知道那道藍色的氣體,究竟是怎麼回事?可是看到受傷的那名暗龍衛,已經恢複左臂的行動力,磊子也明白冇有什麼副作用。

“月姑娘,這是什麼,妖,仙術?”

“嘿嘿,你們冇玩《異空》,在那裡不是能產生真氣麼,而且還有相對應的功法、技能,喏,這就是我的職業技能:回春術。”

“呃?這個也行?”磊子還真是玩了幾天,不過因為暗龍衛的職責所在,他們還真冇有太多的時間,進入《異空》之中,再加上暗龍衛的薪水並不高,養活一家人可以,要是購買《異空》的端表,也就捉肘見底了。

不理會磊子的好奇,牧月迅速出手快速的救治,那些受傷的暗龍衛,在牧月的支援下,暗龍衛隻需要躲避致命傷害,也不理會受到鐳射束的射擊,各個變得無比凶猛,悍不畏死衝進了彆墅之中。

而早已踏入屋內牧雲歌,也正與一位男子戰在一處,當華伯踏進屋中之時,地麵上已經躺下三位浪人。最後一名也顯然不敵,而就在華伯欲要出手之時,牧雲歌手中的匕首,已經輕輕抹過了對方的脖頸。

“華伯,上樓,他們剛剛跑了上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點頭縱身上了樓梯,卻見二樓數位黑衣遮麵的男子,冷冷的看著兩人。

“啊,你們來的好快啊?北川雪童快殺了他們。”

此時趙國樹驚恐的開口道,他從未想到牧雲歌來到這麼快,而且能夠如此迅速,便擊殺四位浪人。這還是從前不能下床,那個病秧子麼?難道不是披著人皮的妖魔?

“動手。”數位黑衣人之中,一位身材婀娜的女子,嘴角帶著一絲嘲諷,更多的則是厭惡之感,揮手下達了指令。

瞬間,六位黑衣人消**影,龍華急忙喊出:“家主小心,他們便是忍者。”

“哼,我倒想識見識忍者的實力。”牧雲歌冷笑,瞬間在原地消失,同一時間兩位牧雲歌,出現在眾人的眼前,讓人無法分辨誰真誰假。

分身縱影?不對,如此真實,就連我也看不出,難道《異空》之中那虛擬的功法,還比修真界功法強上一籌?看來我也應該進去瞧瞧了。龍華見到牧雲歌施展如此詭術,心中亦是迷惑不已,也對《異空》大感興趣。

劍出人現,兩位隱者分彆向兩道虛影衝去,同一時間四位忍者,也露出身影直奔龍華而來。

“哼,五行道學,被你們這群雜碎改的麵目全非,今日我龍華便讓你們見識見識,什麼纔是真正的五行道學。雲龍天降,雲龍現。”

一條水龍瞬間出現在龍華身前,就在四位忍者帶著驚恐的神色下,龍尾橫掃擊飛了四人。

“五行道法?你是修真界的人?為何出現在世俗?”那北川雪童見到龍華出手,眼中儘是驚恐的表情,衝著龍華質問道。

“呃?你們難道該出現在世俗麼?難道說修真界準許你們出現?準許你們可以踏足華龍國?哼,踏我華龍之疆土,便要有死的明悟。出手吧,我知道你是一位地忍,不用在我麵前遮掩了。”

龍華看向牧雲歌,隻見雙方對戰中,牧雲歌並未吃虧,而且那劍術正逐漸的熟練起來,想了想還是冇有出手幫忙,也是有意磨鍊牧雲歌的武技。

“哼,不管你是誰,今日你們都要死在這裡。雪女現。”

頓時滿屋寒風襲過,滿屋漂浮著片片雪花,如同冬日降臨一般,讓牧雲歌也是心中詫異。看了一眼那位女性忍者。

“小心。”

“哼,等的便是你的偷襲,混元刺。”

匕首化為一道寒芒,瞬間刺在對方的脖頸之上,而同一時間,牧雲歌的那道虛影,也被另一名忍者擊散。

可惜還未等他向牧雲歌衝來,牧雲歌的身影,已經再次消失在原地,直接來到對方的的身後,伸手攬住對方的脖頸,匕首輕輕的抹過了他的脖子。

短短時間,六名忍者折損,這樣的損失,還是北川雪童第一次遇到。見到緩步來到龍華身邊的牧雲歌,再看到龍華手中凝結的水團,樓梯更是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北川雪童再無戰意,瞬間便要離去。

“想走,晚了,雲龍騰淵,雲龍困。”

一條水龍瞬間再次降臨,這一次突然出現在北川雪童前方,讓對方也隻能向後退去,而牧雲歌同時出手,驚的龍華大聲呼喝道:“家主,小心雪女。”

“轟”的一聲,那雪女好像被激怒一般,一道冰刺突然從地麵持續,攻擊的目標正是奔行的牧雲歌。

“雕蟲小技,威力還不如高順的半成。”察覺對方的靈氣密度,牧雲心中冷笑,瞬間那道分身再次出現,兩位牧雲歌快速的向雪女衝去。

“是你們逼我的,雪女,冰雪封山。”就在北川雪童左躲右閃之際,一聲怒喝自他的口中喊出。

那雪女眼中一閃,雙手紛飛,頓時漫天的雪花凝聚在她的周圍,緊接著如同暴風雪一般,以它為中心向四周,如同爆炸般四散而來,迅速的淹冇了牧雲歌。

“我靠,這場景真好,還真會享受,冰雪世界,好玩啊。”

“胖子,快去救援家主。”龍華正操控水龍,準備一舉擊殺北川雪童,可是那雪女的靈氣,正好剋製水龍的屬性,雙手已經拉住龍尾,瞬間整條水龍,化為一條冰龍,墜在地上破碎了。

“啊,老大在哪?”胖子雖然嘴中如此說話,但是腳步可不慢。早在一上樓梯之間,他已經看到牧雲歌,被暴風雪所覆蓋,心中著急的同時,也在選擇自己攻擊的目標。

那頭頂屋頂,如此高大的冰雪怪物,自然不在他的對敵之列,而一身黑衣身材嫵媚,而且臉上帶著凝重的那娘們,也正是他選擇的目標。

一個縱步飛躍,鄭飛雙手已經抓住牆壁的掛燈,雙腳一用力,瞬間便來到北川雪童的麵前。

‘啪’的一聲,鄭飛一巴掌就搭在北川雪童的臉上,毫無憐香惜玉的他,見到對方傻眼的看著自己,更是接連出手,手腳不離對方的薄弱之處,看的趙國樹連連大呼:“卑鄙。”

可是在鄭飛的眼中,隻要是敵人哪管她是男是女,見到北川雪童接連掙紮,更是手腳並用,狠狠的向對方施展攻擊,嘴中更是連聲的咒罵。

“擦,臭娘們,趕緊放了老大,要不然我踢碎你的蛋。靠,什麼東西?誰你都敢碰,來到咱們上京城,是龍給我盤著,是虎給我臥著,老子不發威,你拿我當病貓呢?”

看著在鄭飛腳下,痛的不斷在地上,接連翻滾的北川雪童,趙國樹真是徹底傻眼了,就連龍華也是疑惑,這還是一名地忍麼?莫不是我剛纔判斷錯了?

“雲龍九天,雲龍封。”一瞬間,再次出現一條水龍,未等北川雪童想要反抗之際,那條水龍瞬間降在她的身上,那雪女哀嚎一聲,消散在這方空間之中。

因為雪女的消失,漫天的暴風雪也消散不見,牧雲歌也被解凍而出,衝著鄭飛開口道;“鄭飛,助手吧,真是太可恥了,不過結果不錯。”

“呃,老大,出來了?擦,今天給老大個麵子。怎麼地,還瞅我乾嘛?再瞅我,我就把你乾掉。”

鄭飛看到那北川雪童,帶著憤怒的眼神,冷冷的盯著他,上前便要一個巴掌下去,倭奴?擦,什麼東西?老子可從來冇把他們當人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