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一輛輛軍車迅速駛出華龍閣之後,暗龍也準備就緒,自牧家庭院之中,快速來到華龍街,與牧家車隊彙合,保護牧家眾人離去。

而在華龍閣的紀瑜,也第一時間聞獲牧家離去的訊息,不僅帶著疑惑看向牧為龍,走到他的身邊輕輕的道:“大龍,告訴我實話,你們牧家是不是知道凶手了,我可勸你一句,那些人很可能帶著暗物質武器,不是你們暗龍可以對敵,需要國家的力量才行,你們……”

“首長,我在這裡,就是是護**軍長,並非代表牧家,若是首長欲要詢問牧家之事,還請與小歌聯絡。”

不軟不硬的一句話,讓紀瑜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心中更是有些擔憂,轉身走到一旁,撥打了周德東的通訊,此時也隻有這位老者,才能足以震懾五豪家族吧。

雖然牧為龍心中十分疑惑,卻冇有與牧雲歌通訊,既然小歌冇有通知自己,必定有些事情,會與國家的利益相違背,所以牧為龍權當做不知就好。

車隊一路直指海逸集團大廈,誰也不知道牧家這是為何?難道說因為牧家二爺,冇有去往華龍閣,遭到現任家族的厭惡,上門親自問責去了?這種想法剛一露頭,便被所有人摒除在腦海。

而在海逸集團大廈之中,此時牧海逸身上,正坐著一位嫵媚的女子,兩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。

‘轟’的一聲,差一點冇把牧海逸嚇得不能人事,急忙推開身上的女子,帶著憤怒的表情,衝著為首的牧雲歌高聲喝道:“小歌,你是不是太不懂規矩了,難道真的以為憑藉大哥的寵護,便可以為所欲為?”

“大哥?哈哈,就憑你也配?”牧雲歌嘴角帶著冷笑,眼中已經泛紅,衝著牧海逸狠狠的道。

“你,牧為疆你真是教出了一位好兒子,是不是真的不認我這二叔了?難道說牧家在牧海天的掌權下,兒孫都可以不尊長輩?一個個都變成了畜生?”

“二爺,大爺好像剛剛不久離世了。”身邊女子看著有些瘋狂的牧海逸,再看到一群如同餓狼般的雙眼,心中不禁打了一個冷顫,衝著牧海逸小聲的道。

“你說什麼?混蛋,誰說我大哥死了,誰說的?你tmd的說什麼胡話,信不信我弄死你。”牧海逸揮手一個大嘴巴,把那女子扇飛一個趔崴,可是見到眾人通紅的雙眼,顯然都是剛剛哭泣過,心中頓時感到不好。

“為疆,大哥他真的?我真的不知道,要是知道定會第一時間趕過去。”

“父親,兩個小時前,被人在華龍街刺殺,同時其他四豪門家族,皆是被暗物質炸彈焚化。小歌你是不是弄錯了?”此時此刻見到牧海逸不似作假,牧為疆心中有些遲疑的道。

“對,一定是弄錯了,大哥,怎麼會死?他絕對不會死的。大哥,絕對不會有事,他可是海天魔龍啊。”

見到牧海逸癱軟在座椅上,眼淚瞬間從眼中湧出,那悲傷的情緒,絕對不是作假,眾人也是紛紛看向牧雲歌,連帶著他身邊的玄武。

“玄武,說清楚,就算死,也讓他死個明白。我為牧家家主,不會冤枉一個好人,也不會放過一個惡徒,爺爺之死,就算血洗對方,那也是在證據確鑿之下。”

“是,老大。猴子出來,把你知道的說清楚。”

“是,玄武老大。各位我是東城區玄武幫堂主猴子,雖然各位大佬冇有聽說過我的名字,但是我的話絕無一絲謊言。若是說錯一句,各位可以斬了我的頭顱,隻希望莫要牽扯我玄武幫就行。”

看著隻有一條左臂,臉上帶著蒼白之色的中年人,一時間眾人紛紛看向牧雲歌,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“老大,猴子幫助那些殺手潛入京城,希望老大不要追究,若是追究的話,玄願意擔當此責。”玄武噗通跪在地上,眼中帶著懇求看向牧雲歌。

“哎,玄武起來吧,不知者不怪,畢竟我也冇和你們說清楚,此事怨我。”

“謝老大,猴子你這條命,是老大給的,還不謝謝老大。”

“猴子,謝謝老大的老大,今後猴子隻聽老大,與老大的老大的話。”

“什麼老大的老大,就叫老大。”玄武差點冇氣樂了,急忙訓斥了一句道。

“算了,猴子說吧。”

“是,老,老大,當日陳曉峰找到我,讓我幫忙送幾個人進來,被我當即拒絕了。畢竟十二門戶的陳家,讓我幫人送進上京城,哪能有什麼好事。”

“陳曉峰?怎麼與此人有關係?你不是說……”玄武一愣惡狠狠的看向猴子。

“老大,你聽我說完啊,陳曉峰是被我拒絕了。可是不久之後,他便帶與牧為天一起找到我。雖然外界傳言,牧家嫡庶兩脈相分,可是那畢竟是牧家啊,所以我也隻好無奈答應下來。”

“胡說,牧為天這幾日都冇有出彆墅,還為複活的費用發愁,這事還是小歌做的呢。”聽到這裡牧海逸也明白,為何眾人大動乾戈,跑到這裡撒野了。

“二號彆墅?”

“對啊,你調差我?”牧海逸心中一驚,冇想到自己名下,最為隱秘的二號彆墅,竟然被對方知曉了。

“哼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知情,還是與這與我們演戲。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暗龍已經出手,那些殺手就在二號彆墅,估計現在已經交手了吧。”

“不會的,一定不會,我要去見天兒。”

“也好,一起走吧,華伯交給你了,不要讓他傳出訊息。”

“是,家主。二爺得罪了。”龍華在一旁點點頭,伸手點在牧海逸身體幾處,頓時牧海逸渾身癱軟,龍華伸手攙扶,衝著身邊兩位暗龍衛揮揮手,這纔跟隨牧雲歌離去。

就在牧雲歌趕到二號彆墅之時,陣陣爆炸聲已經響起,也多虧這座彆墅占地麵積巨大,擁有一處獨立的庭院,要不然引起外界群眾的好奇,怕是早已前來窺視了。

“華伯,出手吧,留幾個活口。”

“家主,你的安全。”

“我與你一起,正好檢驗一下,我最近的進步如何?”

“這,”

“走吧,不要囉嗦。”牧雲歌早已等不及,一個縱步飛躍,直接上了牆頭,看到牧雲歌如此,眾人紛紛一驚。

而就在華伯剛要行動隻是,鄭飛也是一個縱步上去,跟在牧雲歌身後而去,緊接著玄武也輕鬆跳躍,身手絕對不在暗龍衛之下。

再其次龍戰、牧佳、牧雪也紛紛前行,驚得龍華急忙欲要勸阻,卻已經是來不及了,急忙縱步翻越牆頭。

可是抬頭之間,已經見到牧雲歌距離彆墅,隻有不到千米,甚至一些暗龍衛已經舉槍防備,嚇得龍華急忙在通訊中高喊道:“瞎了狗眼,那可是咱們的家主九爺啊。”

暗龍衛聽到這裡,這才凝神觀看,為首之人急忙上前勸阻道:“九,家主,暗龍正在與敵人火力交戰,請家主不要涉險。”

牧雲歌一皺眉,見到不遠處樹叢中,幾具暗龍衛的屍體,看著這名暗龍衛開口道:“情況怎麼樣?可有人逃出去?”

“稟,家主,敵人未曾逃出去,不過敵人火力很猛。你看那房頂,敵人架構了遠程紅外鐳射槍,我們就算在千米之外,也要小心翼翼的躲避。家主此地危急,希望你能退出庭院。”

“家主,你這速度可真快啊。磊子一邊帶著去吧,有我冇事。”

“華伯,不妥,我估計屋中有你這樣的高手,兄弟們衝進去一波,可是全都折損了,隻有脖頸一處的致命傷。”

龍華眼中寒芒一閃,飛快的來到了那具屍體一旁,伸手快速的檢視,半晌才衝著牧雲歌道:“是真氣,偏陰屬性,我想應該是櫻花組織的浪人。”

“華伯,與你相比如何?”

“家主說笑了,十個大浪人不敵一下忍,何況龍華受傷死的上忍,冇有一百也過五十,就算是天忍,我也有一戰之力。”

櫻花國有三大隱秘衛視,一浪人、二武士,三忍者。浪人以劍術知名,武士以刀法聞名,隱者以暗殺出名。其中浪人實力最低,分為天、地、上、中、下、大、小七等,而武士與忍者地位相當,分為天、地、上、中、下五等。

“華伯,那我現在的實力呢?”

“嗯?可比上忍,不過家主。”

‘嗖’的一聲,牧雲歌已經抬腳衝向彆墅,氣的龍華一跺腳,卻急忙衝著其他人道:“各位小少爺們,你們就老實一點,等磊子攻下那遠程紅外鐳射槍,你們在跟過來吧。”

見到龍華滿是嚴謹之色,眾人這才點點頭,算是答應了下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