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收複下曲陽城之後,牧雲歌並未直接兵指廣宗,反而分兵四方,進行討伐冀州治下地方黃巾兵。

能讓牧雲歌做出如此決定,也是眾人商議的結果,其一,廣宗黃巾賊勢大,此時廣宗四周黃巾兵力,已經近乎百萬餘人,並非牧雲歌兵力所能拿下。

其二,皇甫嵩在蒼亭,已經擊敗黃巾卜已部。其三朝廷已經下詔,命皇甫嵩率兵北進。其四,牧雲歌也是打算,在這期間快速提升功勳值。

當下陳剛帥牽招左營,與龍戰等八人,向常山國進軍,龍戰有王府郎中令之職,隻要劉暠王爵之位還在,便可以在常山國治下,擁有一定的特權。

陳義帥韓猛右營,與銀河酋長等人,直奔安平國而去。

而樂隱帥後營,與年少輕狂等人,進軍中山國準備收複全境。

此時下曲陽城,隻剩下趙虎雲中營、高升中營。以及胖爺、青城山上有道士、點菸不需火三人,準備對钜鹿郡徐徐圖之。

三日後,牧雲歌率眾突然兵臨鄡【qaio】縣,斬殺一萬餘黃巾兵士,徹底收複鄡縣府城。

五日,趙雲帥高升中營,攻破阜【fu】城,斬殺黃巾兵士兩萬,徹底收複阜城。

十日,兩部彙合與經縣,斬殺兩萬黃巾兵士,至此徹底收複經縣,在廣宗之被虎視眈眈。

此時皇甫嵩也揮兵北上,帥五萬大軍徹底兵圍廣宗,钜鹿太守郭典更是帥一萬大軍,與皇甫嵩兵合一處。

與此同時中山國,常山國,安平國三郡國儘複,牧雲歌的黃昏公會成員,與皇室宗親親密度一時大帳,親密度達到了親密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聞聽皇甫嵩兵圍廣宗,牧雲歌與深夜前往,特意前來百拜會這位漢庭名將。

“哦,原來是異人平北將軍,在下皇甫嵩失敬。”

皇甫嵩此時乃右中郎將,雖然被漢帝封為都鄉侯,但是眼前這位異人,也被冊封侯爵與他地位相等。再加上對方可是正經八百,受漢帝親自冊封的平北將軍,皇甫嵩也要低上一等,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,皇甫嵩並未通知牧雲歌。

見到這位異人不請自來,皇甫嵩一時苦笑,可是心中卻毫無辦法,人來都來了,那就聽聽對方怎麼說吧。

“將軍不必如此,在心殤的心中,將軍纔是大漢脊梁,無將軍迅疾剿滅蛾賊,天下蒼生更是淒苦。”牧雲歌微微一笑,上前與皇甫嵩見禮。

聞聽牧雲歌之言,皇甫嵩也是連連道不敢二字,可是臉卻升起笑容,對眼前這異人懷有好感。

“將軍此來,可是為廣宗而來,想必心中有上策退敵吧。”皇甫嵩與牧雲歌走進營帳,四周武將紛紛站立兩旁,皇甫嵩衝著牧雲歌問道。

“將軍心中自有計謀,心殤便不獻醜了,隻是礙於官職,深怕將軍為難,故此夜晚前來,便是願意聽從將軍調度,將軍不必礙於官職,但有所令,心殤自當配合。”

見到牧雲歌滿臉真誠,眾將紛紛暗自點頭,這位不愧能得張讓、盧植保舉之人,的確有過人的本事。

“不想將軍如此大義,那皇甫嵩便不藏拙,我觀張梁軍精銳,幾次攻城,皆是未能得逞,便閉營休士,以觀其變,倒是看出蛾賊的弱點。”

“將軍請說。”

“蛾賊雖有數十萬眾,可惜各自為戰,各為一方,雖看似人強馬壯,但隻有張梁本部精銳勇猛,其他便如紙糊。我行閉營休士之舉,令蛾賊各方渠帥將領,皆以我是懼怕對方,豈不知我是在等,等待對方鬆了警惕,以求一戰收複廣宗。”

皇甫嵩眼中升起寒芒,讓牧雲歌一皺眉頭,直接開口問道:“可是雞鳴時分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我隻所以今晚前來,便是欲要告知將軍防備,莫要忘了我們這些異人。”

‘嘶’的一聲,皇甫嵩還真是忘了此點,在汝南等地一戰,計謀出自他手,其實大部分都是依靠異人而為。正是因為異人未卜先知之能,才讓避免很大的損失,得以擴大自己的戰果。

“那將軍何意?”此時皇甫嵩倒是語氣誠懇,並未如同當初那般驕傲了。

“圍三打一,驕敵而襲,界橋全殲。”

“呃,誰去伏擊?”

“若是將軍信任,我便親自前往。”

“三麵圍攻,可需幾日?”

“兩日便可,想必以將軍之力,必定讓敵人驕狂。”

“嗯,那就有勞將軍,此戰若勝,我必為將軍向朝廷頌功。”

“功勞是咱們兩人,並非我心殤一己之力。”

兩人相視一笑,知道對方所想,倒是敞開了各自胸懷,兩人一陣竊竊私語,定下具體計策之後,牧雲歌也帶著笑容離去。

“將軍,這異人可信?”

“可不可信,我們都冇有損失,雞鳴時分一道,你便帥百人偷襲,看看是否如他所料?若不是擺出戰陣衝殺便是,若是被他料中,我們便喬裝兵敗之勢,也可縱敵驕姿。”

“將軍高謀,末將佩服。”

“可惜曹阿瞞不在,若是他在此地,憑藉他的眼光,或許能看破這異人,所窺何事?”

皇甫嵩哀歎一聲,對於朝廷突然任命曹操為濟南相,也不知道這是為何?本有心提拔曹操,可惜突然的調令,讓他也是無可奈何。

經過兩日的拚殺,漢軍損傷近一萬兵力,讓張梁更是小視皇甫嵩此人,同時也對身邊的異人,開始不相信起來。

可是要徹底擊敗皇甫嵩,還真是有點難題,莫說皇甫嵩還有四萬大軍,單是經縣南下的漢軍,也讓張梁不敢輕舉妄為。也正是因為他的小心,才讓牧雲歌帶著雲中營兵士,從容的到達了清河南岸,埋伏在界橋兩側。

兩日後,雞鳴時分,皇甫嵩見黃巾將士驕傲自滿,也知破敵就在此時。隨即率領四萬大軍,彙合屯兵北城的趙雲諸將,對城外黃巾軍展開突襲,一時間人仰馬翻,漢軍勢如破竹,斬殺黃巾兵士數十萬人,其中踏殘踏死者不計其數。

因漢軍勢強,黃巾將士皆是膽寒,故此紛紛湧向廣宗城內,張梁見到無法調動軍馬,隻能先行令手下,推動輜重車三萬多輛,欲要兵撤清河東岸,以求在界橋之東阻敵。

而他則是帶領黃巾精銳,死死守在東城門之外。更是施展法術,使得死人化為屍兵,一時間,皇甫嵩帥軍受阻,直到兩個時辰後,纔來到界橋前方,可惜張梁帥兵,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“將軍,界橋之外,為何冇有殺聲?難道那異人不懷好意?將軍不可冒險過橋,若是中了對方的埋伏,恐我軍有覆滅之危。”

就在皇甫嵩欲要率眾渡過界橋之時,钜鹿太守郭典上前阻攔道。

“哼,我家將軍,那容爾等非議,真是找死。”趙雲在一旁聽聞,手中亮銀槍瞬間橫直,若不是因為皇甫嵩上前遮掩,怕是趙雲這一槍,已經取了對方的性命。

“胡鬨,蛾賊未破,我們倒是自相殘殺起來。你是何人?為何如此魯莽?”皇甫嵩也是個護犢子的主,見到趙雲如此不敬,當下直接欲要問責。

“哼,再敢侮辱我家將軍,便如同此此石。”莫說是趙雲,就算高升也是按耐不住,伸手一抬手中紫雀刀,一刀斬在了一旁的巨石上。

‘轟’的一聲,見到巨石化為粉末消散,諸將心中不禁一陣膽寒。

“我乃平北將軍座下裨將軍趙雲,羞於爾等於伍,此乃追擊張梁最好時機,若是錯過恐將軍會有危險,高升帶兵隨我衝殺,若是有人阻攔者,無論敵友,殺。”

一個殺聲四起,令皇甫嵩麾下諸將一愣,冇想到這支三千餘人的地方軍,既然帶著悍不畏死之色,僅僅跟隨隨著高升、趙雲兩將,直接向界橋東岸衝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