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處於後堂的牧雲歌,還不明所以,卻聽見一陣爽朗的笑聲傳到,帶著高昂的聲調高聲道:“哈哈,大良賢師彆來無恙啊?”

“哼哼,老了,不敵原來了,王越你倒是依然意氣風發,這些年越來越年輕了,這也倒是件奇事,有何駐顏之法,還請不惜傳授我一下。”收起傳國玉璽的張角,一步坐在首位,冷冷的看向對麵的中年人。

此人一身黑色錦衣打扮,背後橫挎一柄七尺長劍,臉上雖有皺紋,卻透著紅潤,與張角一比,可謂天地之差。

“哈哈,最近在京城教習劍擊之術,每天吃飽喝醉,無所爭勢,臥榻而眠,自然精神飽滿,大良賢師若是如此,不出數月,定會頤養天年。”

“說笑了,天下蒼生,正處於水火之中,我張角怎能棄之不顧,獨善其身呢?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這本順天而為,奈何小人作祟,我張角恐要天下蒼生失望了。”張角哀歎一聲,眼睛卻直視王越。

王越嘴角這一抽,眉頭一緊,張角的意思很明白,有人在阻礙他的大業,可是背後之人,說得是自己,還是另有他人,王越心中也是徘徊,難道自己所為,張角已經有所察覺。

見到張角臉上帶著一絲憤怒,王越心中更是摸不著底,不過想到就算張角有所察覺,那又能如何?如今自己已經暗中佈置穩妥,難道張角還能反水不成?

“張角,我知你大壽將至,今日前來,實乃為你指條生路,不知你如何抉擇?”

“哦,我的生路?不知是哪一條?請明言就是。”

“投降朝廷,聖上命我傳你,若是不絕龍脈,肯拱手奉上傳國玉璽,便可封你為王侯,就算國師之位也可商議。”

“你果真是狗皇帝之犬?王侯?哈哈,死在我張角手中的王侯還少麼?看來你的主人也不是太過愚蠢,是想藉助我手,為他斬處禍根啊?”張角聞言頓時大怒,伸手一指王越開口道。

“嗯?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莫非王臣,我隻是順天意而為,不像你窺視聖主之位,實乃自欺欺人也。張角,我尊你為兄長,才肯討了聖意,若是你不識抬舉,今日便讓你血濺五步。”

“王越,當初東方綾之時,你可效忠狗皇帝?”

“我王越本就是赤龍衛,你說呢?”

“哈哈,冇想到我張角一出山,便被你利用,蒼天無眼啊,我張角無珠也。不過就憑你王越一人,恐難取我性命吧,還有什麼後手,一併叫出來吧。”

張角起身,雙手泛起紫芒,王越也一抽背後長劍,三尺長鋒散發出冷冷的寒意。

一時間滿屋皆是寒霜,就算遠在後堂之中的牧雲歌,也感到渾身一冷,寒氣瞬間侵入身體之內,那種徹骨的寒意,讓他也是渾身疼痛,卻不敢動用真氣緩解,隻能咬牙切齒的堅忍著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而就在他欲要堅持不住,身體的寒氣既然慢慢湧動,直奔他的丹田而去,這讓他更是驚悚萬分,急忙檢視自己的身體,卻發現丹田之處,一方鼎爐正在緩緩吸收那些寒氣。

牧雲歌急忙仔細凝視丹田之中,發現那鼎爐正是乾坤鼎。正因為乾坤鼎吸收著寒氣,也讓牧雲歌身體慢慢緩解,逐漸適應了徹骨的寒意。

就在此時,王越高呼一句:“哼,張角,殺你隻需我一人足矣,你已經是強攻之末,何苦虛張聲勢?而且在進入屋中之後,我便佈置了禁靈散,不出眨眼之間,你便無法動用靈力。張角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投降吧。”

“你,”張角心中一驚,急忙查視自己身體,果然如同王越所言,自己的靈力開始無法調用。

見到張角手中的紫芒已經消散,王越瞬間急行,一瞬間手中的長劍,已經插在張角的胸口之中。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張角的親密度升為好感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張角的親密度升為知己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張角的親密度升為親密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張角的親密度升為至死效忠。玩家心殤可以招募張角為第三靈將,請問玩家心殤【是/否】招募?”

我勒個去,還帶這麼玩的?從未想過招募張角的牧雲歌,此時也不僅愣住了。

而就在牧雲歌一愣之間,王越已經抽出長劍,看著張角怒睜的雙眼,王越冷冷的道:“張角,莫怪我,要怪便怪你的師父吧。”

說完之後,伸手摘下張角手指的戒指,迅疾的把張角外袍拔掉,轉身走出了門外。

“是。”被王越的聲音驚醒,牧雲歌急忙選擇了招募。

“叮,因張角處於瀕死昏迷狀態,玩家心殤不可招募。注:需張角處於清醒狀態,方纔可招募。”

我嘞個擦,牧雲歌起身直接來到張角身邊,見到張角此時已經失去生命,急忙點擊乾坤鼎,花費了中品靈石100,鍛造了一枚複活丹,直接塞進張角的口中。心中一麵祈盼這複活丹能夠做效,一麵疑慮要是救活了張角,還能不能招募對方?

就在牧雲歌心中滿是躊躇之時,張角也悠悠轉醒,未等牧雲歌開口說話,係統提示音已經傳到耳畔。

“叮,玩家心殤成功招募張角。因張角成為玩家心殤靈將,張角初始為黃品一階。”

隨著係統提示升落儘,張角也化為一張卡牌,落入牧雲歌的手中。看著手中這張卡牌,牧雲歌心中也是無法言語,即驚喜,又有些落寂。冇想到張角既然死在王越的手中,昔日的對手既然成為自己的靈將,還真是有些違和之感。

聞聽外麵高呼大良賢師之名,牧雲歌不僅有些詫異,看了一眼手中的卡牌,頓時感到有些迷茫?難道說還有另外一個張角?

“張角現。”

“臣張角,拜見主公。”依然是兩鬢蒼白,不過此時的張角,好像是一位看透塵世的老道,渾身散發一種超然與外物之感。

“那個,張角,外麵是怎麼回事?難道你還有什麼替身不成?怎麼教眾高呼你的名字。”

“主公,在我成為你靈將之時,便已經死去了,外麵之事,全是王越布謀。依主公之力,怕是難於王越相抗,此時我等還是藉機離去纔好。”

好似知道外麵在做什麼,張角對此並不好奇,而是為牧雲歌的安全考慮。

“也好,事情已經明瞭,既然知道真凶乃是王越,自有師父去討個公道。”

“主公,我勸你莫要告知隱龍,若是隱龍去尋王越,不足一成的生機。”

“怎會?”

“王越已經隻差一步,便能獲得道果。嗯,相當於主公70級的實力,若不然我也不會被他所殺。”

“呃,那你活著,不是,那個,你冇成為我靈將之前,到底是多少等級?”

“60級。”

“嘶”的一聲,牧雲歌倒吸了一口冷氣,冇想到張角既然是60級的實力。張角能成為自己的靈將,這事還真要謝謝王越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