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聞聽老者所言,牧雲歌與眾人走出靈將殿,直接打開了功勳商店麵板,功勳商店分為靈器、丹藥、典籍功法、靈將、坐騎、圖騰契約獸、資源、靈石魂珠八大類。

其中靈器之列,不凡有天品專屬套裝的存在,不過看到標價一億功勳?牧雲歌也是搖頭不已。

丹藥之列,一枚極品生血丹,便要需要一億功勳值,足以讓所有人怯步了。

不過在丹藥介麵,那些丹方還是讓牧雲歌十分看重,雖然他是蠱丹師,但是眼下隻可煉製三種丹藥。若想提升蠱丹師的等級,便要獲得其他丹方,煉製其他丹藥,才能提升蠱丹師的等級。

而且在不經意之間,牧雲歌也獲知了乾坤鼎的一點奧秘。隻要他能煉製的丹藥,乾坤鼎就會增加這種丹藥的序列,甚至耗費的靈石,絕對比他親手煉製的丹藥,所需的草藥的價值,低了一倍有餘。

最主要的是,乾坤鼎煉製丹藥,也可以提升蠱丹師的經驗值,這讓牧雲歌更是雀喜。不過雖然眼饞這些丹方,但是憑藉他的功勳值,根本連一張下品丹方都買不起,見到下品丹方還需要一萬功勳,牧雲歌也是無奈至極。

典籍功法的分類中,不說黃品、玄品等級的功法,就算是天品、地品的技能,也是琳琅滿目,看的人眼花繚亂,功勳值那就更不用說了,估計眼下玩家還冇有人能夠兌換。

而靈將之列,大多數都是一些小角色,牧雲歌卻發現死去的嚴政,赫然就在首列,標價兩千五百萬功勳。而且在功勳商店兌換的靈將卡牌,可以與其他玩家交易,並且可以使當做靈將轉化卡使用,這無疑讓許多人重視了。

畢竟大多數人,第一位列都是普通兵士,如此一來能夠轉化曆史名人,也算是不錯的選擇了,需要花費的兩千五百萬功勳,也算是物有所值了。

坐騎之列,最高便是汗血天馬了,而且隻有一匹,標價一億功勳。

圖騰契約獸:裡麵有獸圖騰、神、仙、妖、魔、鬼怪圖騰、更植物類的圖騰,統標價一億功勳,也讓無數玩家感到頭疼。已擁有契約圖騰獸的玩家,不可以兌換第二種,與牧雲歌也冇什麼用了。

資源不用說,還是那些資源包,牧雲歌直接越過,看向靈石魂珠之列,極品靈石【魂珠】以1:200000功勳兌換,讓牧雲歌眼睛也是一亮,想到功勳來的不容易,見到自己的功勳,隻有5126的數值,牧雲歌不僅搖頭苦笑,哀歎一句:任重而道遠啊。

來到城門口之處,就在牧雲歌欲要出城離去之時,郭嘉在一旁啟口道:“主公,臣願留在毋極,輔於子龍,為主公謀事。”

“嗯?奉孝你可以留在這裡?”牧雲歌不僅詫異的問道。

“是,主公,靈將隻要進步玄品之後,便不受距離限製,也就說主公可以派遣我與高順,駐紮任何一地,也可去往任何一方。當然若是主公需要我等,便可直接召喚到達你的身邊。”

“這的確不錯,郭嘉你為軍師。嗯,一切事宜與子龍共議,辛苦二位了。”

“主公,將軍,臣,末將不敢言苦。”

原本還有些擔憂趙雲年輕,怕是難以擔當重任,現在郭嘉能留在毋極,那牧雲歌更是放心,最有的一絲顧慮也消散了。

出毋極,渡滹沱河,經過昔陽亭過下曲陽之後,憑藉鶴翅虎駿飛行之能,不到一日之間,牧雲歌便到達了薄落津。

手中的聖女令還真是便利,本已經欲要起兵,去往廣宗解圍的張角,聞聽一位異人攜帶聖女令求見,心中頓感不好,急忙召見了牧雲歌。

“你的聖女令從何得來?”掃了一眼牧雲歌,見到對方顯示的是中立陣營,張角心中倒是一穩。

“自是張寧身上獲取。”

“哼,混賬,你到底何人?為何從我女身上,搶掠了聖女令。若不與我實言,定會斬殺你於此地。”

“張角,你隨意,我是異人,就算死在這裡,還可以重生,而你的女兒,怕是要香消玉損了。”

“你在威脅我?難道太平要術還不能滿足於你?你到底想要什麼?”聞聽自己女兒還在他的手中,張角也不得不慎重考慮了。

“你女兒我不感興趣,那太平要術我也不好奇。今日不顧安危,前來薄落津見你,本就是為瞭解心中之惑,隻要你能解答,我返回毋極城之時,便會放了張寧。”

“你是朝廷冊封匈奴中郎將的那異人?”

“正是。”

見到牧雲歌並不懼怕,而且的確有事情問自己,張角慢慢的收回靈力,衝著對方開口道:“說吧,若是我知,必定告知於你。不過莫要讓我窺視天機,我已經冇有那能力了。”

見到張角臉上黯然,牧雲歌也不僅搖搖頭,天機?你有冇有能力,那關我的屁事。

“紫虛真人東方綾之事,我隻想知道清楚始末,作為當事人的你,也不用窺視天機吧。”

“你,你是東方綾後人?不對,你與東方綾是何關係?”張角心中一驚,原本以為對方是東方綾後人,可是想到對方是異人的身份,直接打消了心中的想法,滿臉疑惑的看向牧雲歌。

“我師從隱龍,東方綾是我的師爺。”

“哦,原來是隱龍的弟子,冇想到隱龍既然收了異人為徒,也算是看破紅塵世俗,冇有東方綾那般迂腐。”

張角好似懷念以前,眉頭緊皺半晌纔開口道:“當年之事,乃是王越親自尋我,欲要獲取東方綾手中的傳國玉璽。”

說到這裡張角拿出一枚玉璽,正是劇情開啟之事,周圍旋轉金龍的那方玉印。此時剛一出現,滿屋便縈繞金光。

“你若不提及此事,我倒是忘了這寶貝,嗬嗬。”張角嘲諷的一笑,眼中更是露出陰曆之色,更是好像做出某種決斷,讓牧雲歌心中也是生寒。

“我見你不是窺視傳國玉璽,便是欲要知曉當年東方綾之死,我便與你實言相告,願你不要失言便是。”

“定不會因此牽連張寧,畢竟此事與她無關,我隻想找尋幕後真凶。至於師父欲要向誰報仇,那便是師父的事情了,若是我有能力,也會代師複仇,可惜我並不能斬殺於你。”

見到牧雲歌說得中肯,張角嘴角輕輕一翹,倒是冇有再說其他廢話,直接把當年之事,告知牧雲歌。

當年東方綾被千狼刹伏擊,三人交手之後,東方綾隻好把兩極石之事,告知千狼刹所知。本想斬殺東方綾,可惜三人靈力耗儘,也奈何不了對方,千狼刹隻有含恨離去。

見到東方綾靈力耗儘,張角便出手伏擊於他,可是東方綾畢竟是東方綾,實力之強悍,根本不是張角可比,甚至差一點便把張角斬殺當場,好在張角精通術法,得以僥倖逃脫。

不過東方綾雖然安全回山,也被張角的偷襲,造成了無法恢複的創傷。

就在他迴歸山中的當晚,王越與鬼劍飲酒之時,暗中使用了惑心丹,致使鬼劍心智沉迷,被王越操控一起斬殺了東方綾。

“這傳國玉璽,便是王越許我的報酬。”

“王越為何弑師?”

“不知,不過這些年來,我觀王越應該是朝廷之人,卻也不在朝廷之列,對他的身份,我也是十分好奇,派出很多人暗中查訪,可是每每接近王越之後,便會被對方斬殺,因此失卻了線索,時日久了,我也不願得罪對方,故此便不在理會此事。嗯?”

“難道王越另有其他身份?”

“噓,小子,你躲在後堂。我在你身上施加了屏息術,記住千萬不能動用靈力,王越來了。”

張角伸手一揮,一道紫光瞬間降在牧雲歌身上,嚇得牧雲歌剛要召喚高順,卻被對方伸手一揮衣袖,頓時讓他到了後堂之中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