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而此時如瘋如狂的千狼刹,也冷冷的凝視牧雲歌,半晌才疑惑的道:“不對,你小子要是他們的人,夢機那老不死的,不,已經死的龜兒子,絕對不會收你為徒,不對不對。嗯?你身上一定有什麼奧秘,若不然夢機絕對無不會如此。”

“一定不對,一定不對。”千狼刹眼中精芒閃閃,一拉牧雲歌的雙手,瞬間一股霸道的熱流,瞬間自他的手臂流轉全身。就在牧雲歌驚慌失措,心中暗呼不好之時,千狼刹的靈力,已經流轉他的丹田之處。

丹田,乃是武者最主要的區域,這位置相當於心臟,一旦被人擊中,那便是致命傷害處。此時千狼刹不顧一切,那股靈氣直奔他的丹田而來,頓時讓牧雲歌心神大亂。

‘轟’就在千狼刹接觸丹田之時,瞬間一聲如同洪鐘爭鳴,那一瞬間,牧雲歌頓時昏迷了過去。

而千狼刹臉色雪白,嘴角滲出的鮮血,讓人看得觸目驚醒。好半響千狼刹在合攏雙眼,直到趙家村眾人,也陸續走了進來,千狼刹這才微微睜眼,眼中儘是灰白之色。

“族老,聖主。”

兩聲不同的呼喚,讓趙虎也是一愣,看著那陌生的少年,趙虎一個箭步從了過去,抽刀一揮,頓時被對方長槍擊退。

“你敢?”

“若再擋我,你死。”少年冷冷的看向趙虎,如同欲要食人的猛獸,一時間趙虎心中全是寒意,後背冷汗瞬間冒出。

可是見到少年提槍,欲要再次攻擊牧雲歌之時,趙虎不顧心中膽悚,再次擋住牧雲歌前方之時,千狼刹已經開口對少年道:“雲兒,退下。”

一句話,少年那猛獸般的氣勢瞬間消散,雙腳輕輕走動,瞬間便來到千狼刹的身邊。

“何苦,老兄,你還是看不透啊。”此時自屋外走出一人,滿臉皆是苦笑,心疼的看了一眼千狼刹道。

“雄付老弟,謝你這麼多年傳藝雲兒。不過,你說錯了,我看到了。”

“你看到了什麼?”

“天機不可泄露,我死可以,但爾等不行。”千狼刹滿臉都是糾結,苦蔘半生之秘,卻無法對人說出口,這種心情足以讓他崩潰。

看了一眼身邊昏迷的牧雲歌,再看到滿是戒備的趙虎,千狼刹揮揮手道:“都坐下吧,趙虎,此子無事,你非星將,但若跟隨此人,機緣不斷,真是幸運至極。”

“族老,領主他?”星將?機緣?趙虎不懂,此時他隻擔心牧雲歌的安危。

“無事,半柱香之後,便會清醒。”千狼刹見到趙虎擔憂的雙眼,心中更是生出羨慕,暗道一句:好福氣,趙虎真是太幸運了。

“雲兒。”

“聖主。”

“我逝去之後,白狼一脈就此根斷,你不可說出你的來曆,不可說出與趙家有關一切,你隻是槍王一脈傳人,雄付可好?”

“這,我當然願意,自此之後,趙雲乃我關門弟子,當你離去之時,也是我閉關不出之刻。”

“雄付,眼前之人與你亦是有關,東方綾與你有指點之恩,當年隱宗一脈,槍術歸你所得,也算是隱宗半個門徒,此子便是隱宗的傳人,希望你能助他一臂之力。當你還恩也好,福源也罷,希望你慎重以待。”

“啊,這,我知道了。那隱宗之事?”

“儘數與他實言,恐怕當年之謎,還要落在他的頭上,當可解惑。可惜我看不到那天了。”

童淵一時之間,心中也不好受,雖然他們都是年過半百,算是看透了生死,但是事到臨頭之時,誰也冇有說的那樣超脫,還是對生死膽悚,對生命更是渴望。

“趙風。”

“在,族老。”

“本意是風從虎,雲從龍,也好使我趙王一脈不絕,可惜是我太天真了,豈不知天地之道,乃順氣自然,也是逆天而為,非我一人之力能改。自此之後白狼聖地不在,你們皆為自由之身,或爭、或隱全憑你們各人心思。”

“聖主。”趙風聞言頓時大驚,急忙出口欲要反駁,可是千狼刹狠厲的一眼,頓時讓他無法開口說話。

“趙天、趙龍。”

“族老。”

“你們不知白狼之秘,今日所聽,權當冇聽見便可。日後,帥我趙家村隱於龍口山之中,不要在問世了。等天下太平之後,你們再帥村眾迴歸,當保爾等無難。若不然恐大禍臨頭,怪不了旁人。”

“我等寧記族老之言。”兩人對視一眼,頓時感到心中一緊。

“趙雲。”

“聖主。”

“自此之後,跟隨此子,無論心中有多少不願,也無論他器重與否,都要跟隨他的身邊。若能成為他的靈將,望你千萬珍惜,對你而言,便是天大的福源。”

“這,”一時間,趙雲頓時猶豫,心中並不願意跟隨異人,冥冥之中,好似有一種指引,好像欲要效忠的人便在東方。

“哎,好自為之,不是我的命令,而是我的期望。”

“趙雲寧記,定會效力此人麾下。”

聞聽族老之言,趙雲頓時心中不忍,急忙開口許出諾言。

“哎,氣數、命數、運數,想我白狼苦苦尋覓數十載,卻在臨死之前看破天機,幸也,苦也、恨也。”

最後一句,千狼刹眼簾落幕,再無一起氣息可尋。頓時滿屋哭泣之聲,卻不見趙風暗中來到趙雲身邊,偷偷與他悄聲說道:“二弟,聖主臨死之言,不可全聽,你為聖子,可掌白狼堡,那白狼聖地自然也是你的,大兄願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“大兄,莫要再言,白狼堡不存,白狼聖地更無,望你好自為之。”趙雲眼中寒芒乍現,厲聲衝著趙風冷冷喝道。

“你,你可忘了父親之死?想要再次投靠漢庭麼?”趙風眼中一寒道。

“大兄,慎言,父親之死,乃當朝宵小,漢帝也不知此事,你之舉動,與蛾賊有何不同?哼,若是你還欲窺視白狼聖地,大兄定會自斷生路。屆時你我兄弟之情,恐要斬斷瓜葛,望你慎重。”

“你。”

“我不想再說了,聖主仙逝,我送他最後一程,便會跟隨異,主公而去,自此之後陰陽兩斷,也無法給你助力,大兄,切莫自誤。”

趙雲一轉身,不顧眾人眼中疑惑,也不顧趙風咬牙切齒離去,上前跪拜千狼刹,腦袋狠狠叩了九下,長跪不起淚水瞬間落下。

一旁趙虎,此時也被趙天攙扶,急忙問了自己兄長,這趙風與趙雲二人之事。趙風也不知底細,隻能把自己所知,儘數告知趙虎。

原來早在三年前,千狼刹突然帶回兩人,一位十九歲便是趙風,一人十六歲便是趙雲。也不知道兩人究竟本姓何氏?不過千狼刹回來,便言兩人乃是趙家同族,是在外麵尋宗歸祖而來。

這樣一來,言語出自族老之口,大家也就不好奇此事了,而趙風一直跟隨千狼刹身邊,趙雲卻在不久之後,便離開村中不知去向?若不是今日之故,怕是眾人還不知道,趙雲這三年來,乃是跟隨槍王童淵學藝。

“他就是老槍王童淵?”

“正是,也不知道族老與他有關係,要是知道,當年求求族老,或許我也能成為他的弟子,族老真是口嚴的緊,哎。”

趙天最愛槍法,小時候便拿著棍棒戲耍,長大了更是練就一套棍術,要是真的被他知曉,自家族老與童淵的關係,怕是趙天定會苦苦哀求,讓族老前去說情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