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當牧雲歌進入營帳之中,常山王已經急匆匆的走來,這一次常山王一臉和煦,牧雲歌也知道對方心急,故此簡單的把事情經過,說與對方知曉。同時把自己的想法,說與常山王所知,也讓常山王滿臉笑意,眼中精光閃閃。當下許諾一定善待黃巾民眾,行招撫之策。

“心殤,你真乃本王貴人,不過那任縣之城,可不好攻啊?”

劉暠與牧雲歌的親密度,已經達到了好感,故此劉暠這纔對他有所擔心,當然也不排除,劉暠欲要藉助牧雲歌的緣故。

“常山王莫要擔心,我自有辦法破城。另外常山王可在襄城安撫,行招撫之舉,我想有不少黃巾兵士,此時願意加入你的麾下,也好擴充實力揮兵北上,收複常山國全境,八哥你帶兄弟們,還是隨常山王一起。”

“嗯,行,小歌我也正有此意。”憑藉王府郎中令,牧雲戰可在常山國郡招募兵士,這無疑是巨大的助益,故此計算牧雲歌不說,牧雲戰也會幫扶常山王。

“另外,樂隱。”

“在,太守。”

“你便與張燕一起,帥本部兵士去往常山國,助常山王收複元氏城,不日咱們便可再次見麵。”

“是,太守。”莫說牧雲歌便可征辟他,現在身邊還有一個常山王,那更是令他無法反對。當然聽到牧雲歌許近千兵士,樂隱心中也十分高興,當即開口應道。

“老大,讓我跟著你吧。”

“嗯,也好,不過可要聽我之言,要不然滾一邊去。”看到胖子故作淒慘的模樣,牧雲歌心中也是一笑,衝著眾人揮手告彆。再次帶著二百地甲營,直奔任縣而去,當然高升與韓猛也自然隨同,可惜因為失去兵權,高升也悶悶不樂,以為這是牧雲歌不相信他。

“升,可是認為本官不信你?”

“啊,不是,太守。”

“高升,此次去往任城,我也不欺你,乃是與北中郎將盧公定下計策,故盧公必定親往任城。到時候各路兵馬彙聚,怕是認出黃巾之身。到時候恐遭到他人口舌,本官失去朝廷信任是小,一旦不好讓諸多兄弟喪命,這便是本官的罪過了。”

“啊,太守仁慈,高升愧顏,若是太守真心為民,我高升這條命賣給領主,死也能瞑目了。”

高升聞言,深感牧雲歌秉性仁厚,而且對自己的解釋,也讓他倍感信任。一時間,兩親密度瞬間上升到知己。親密度到達知己,已經可以招募為屬從,牧雲歌也是微微一笑,衝著對方點點頭,對高升表示善意。

自襄國到任縣,足有一日的路程,當來到任城之後,便見城頭兵士十分嚴謹,並非那些普通黃巾軍可比,若不是因為早已得知曹根的訊息,怕是牧雲歌都認為,是任城還是漢庭治下城池。

一如襄國之舉,牧雲歌直接遞出手令,不長時間曹根便來到城門,與田樹不同,此人甚是嚴謹,身後跟隨二百餘人護衛不說,還躲在護衛之中搭話道:“不知太守駕到,來我任縣何事?”

見到對方如此舉態,牧雲歌也不知道他是太膽小了,還是真的為人謹慎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掃了一眼身邊高升,牧雲歌衝他點了點頭,便退後數步。

“黃天甲子。”

“嗯,”曹根眼中精光一閃,不過臉上沉入死水,冇有一絲表情,帶著詫異的眼神,疑惑的問向高升道:“什麼意思?你難道是黃巾賊眾不成?我就說麼?你們定是黃巾蛾賊派來的間隙,來人給我殺了他。”

“爾敢,曹根你好不識抬舉,我乃地公將軍麾下,前來你城借兵,你既然敢背叛我教。哼,虧得田樹對你讚言有加。將軍,我們走?”

牧雲歌見到對方眼中閃爍,心中微微冷笑,高聲嗬斥對方,同時示意高升莫要露出馬腳。

“哼,走,今日不斬殺如此叛徒,乃我教之恥,與我殺了這叛徒。”高升也知對方可是試探,伸手一提紫雀刀便要前行。

見到兩軍欲要征伐,曹根急忙高呼一聲:“慢,歲在大吉。哪個方,哪個渠,哪座山,哪塊地?”

“本無方,本無渠,地公山,福寶地,我乃高升是也。另外田樹讓我傳你一句,根不斷,樹不倒。”

“嗯?真是大哥叫你來的?不想高將軍既然出自地公將軍麾下,實乃曹根失禮了。”

“哼,你剛纔之舉,我怎能信你?今日若不給我一個說法,老子寧願冒著手足相殘之罪,也要斬殺了你。”

高升心中安穩,見到對方並未讓自己眾人進城,猛然提起紫雀刀,狠狠的一跺地麵。那樣子對方不給個解釋,他還真是要出手斬殺對方一般。

“呃,高將軍啊,你難道不知?昨日夜間,狗官盧植突然兵出邯鄲,一夜之間便攻占了斥章,今日一早已經連下曲周,沿著漳水繼續北行。也不知是奔著廣宗而去,還是欲要攻占薄落津。”

說到這裡,曹根也是精芒閃現,衝著高升不屈不卑,朗聲開口道:“故陶將軍已經下達教令,命各城渠長嚴防死守,恐被間隙所成,我才這般謹慎,還請將軍體諒。”

“什麼?曲周不是重兵把守,怎會?”

高升一聽,心中也是一驚,正是因為他的臉上變色,也讓曹根放下了防備。豈不知高升之所以變色,乃是猜測出漢軍的意圖,心中對於張角有所擔憂。

“哎,聽說有異人玩家背叛我教,同時把各處城池防禦兵力,也儘數告知朝廷狗賊,我就說異人不可靠。哼,我勸將軍,也莫要太過相信你身邊的異人。”

“哈哈,曹根,你這就是多慮了,此人乃是地公將軍之徒,怎能背叛我等?莫要顧慮,還是一起進城吧。”

“慢,將軍,未有教令下達,我豈敢讓你進城,還請將軍明示便可。”

“你,也好,我便實言相告。”

當下高升把自己與田樹之言,再次與曹根說了一遍,更讓曹根皺眉,半晌這纔開口道:“將軍,我城隻有三千餘人,眼下軍情緊急,隻怕無法幫扶將軍。不過檀台之戰,也是重中之重,檀台一下,也能逼迫盧植回兵,可解燃眉之急。”

曹根說到這裡一咬牙道:“我便許你千人,不過將軍一旦下了檀台,還請將軍立即歸還我部。若不然漢軍不顧一切,欲取我之任縣之地,恐怕憑藉兩千兵力不保,還請將軍體諒。”

“隻有一千?”

“將軍,再多,隻怕任縣之地也不用守了,還請將軍見諒。”

“也好,田樹答應我一千,合計兩千兵馬,再有此時精兵二百,我也勢必拿下檀台,不知何時與我兵士?”

“嗯?將軍可隨我進城,一個時辰之後,我便抽調千人與你。”

“好,那我們走吧。”

“慢,將軍雖然信任異人,我卻不敢信之,還請將軍讓他留下吧。”

牧雲歌眼中一寒,見到城門之處,一位異人縮頭縮腦,心中暗呼一聲:“壞了。”

“哼,曹根,你定是背叛我教,實乃該殺,將軍不可犯險,我等便在這城外等候就是。”

牧雲歌上前突然拉扯高升,讓曹根臉上一怒,本想直接出手擊殺此人,卻見對方既然毫無防備,既然把後背暴露己方,頓時心中踟躇,不知道該相信何人?難道不那異人纔是朝廷派遣的細作?

而就在此時高升也看到,牧雲歌投過來異樣的眼神,心中頓時一寒,冇想到剛纔曹根,既是與自己虛以為蛇。

“曹根,你敢,你既然敢背叛教眾,眾將士與我殺。”

就在高升操起紫雀刀,牧雲歌迅速回身,兩人如同餓虎一般,直奔曹根殺去。在曹根身邊護衛詫異之中,兩人已經衝進戰陣,而同一時間趙虎也揮手下令,與韓猛兩人迅疾無比向前殺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