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正當眾人進了城主府之後,牧雲歌微微一笑道:“將軍,還是你來說吧。”

“黃天甲子。”高升故作氣勢,一時間令田樹一寒,看來這人纔是幕後之主,本以為此人必定緝捕自己,冇想到卻說出這般話語。

“歲在大吉。哪個方,哪個渠,哪座山,哪塊地?”

“本無方,本無渠,地公山,福寶地。”

“啊,在下有眼不識上使,還請上使贖罪。”田樹滿臉一喜,急忙衝著高升拜禮道。

“不知不怪,田樹你出於何人旗下?為何我從未聽說?”

“我乃人公山,福梁地,陶渠方陶升將軍之部。”

“哦,原來是鬼麵善心陶升之部,我乃紫刀王高升也。”

“啊,原來是高將軍?前些日子陶將軍還傳來口信,說是你帥兵去往檀台,讓我準備率眾南下,怎麼今日,高將軍卻到了我的地界?”

“哎,愧於無顏去見地公將軍,不想那隨我一起的異人不謀天下,乃是朝廷的細作,讓我麾下五千兵馬,隻剩下一千餘人。哎,若不是地公將軍事先有查,在盧植身邊安插了咱們的人,我早已折損在檀台,哎。”

高升帶著感激的神色看向牧雲歌,也讓田樹也明白了,他所說之人便是這雲中太守。

“哼,異人不足信啊?怎麼天公將軍就是不信?呃,我倒是冇有說你。不想地公將軍還有這般預料,也足以見得這位異人兄弟,乃忠誠於我太平教。”

“哎,心殤可是地公將軍之徒,當然會忠誠我教,隻不過其他依附我教之人,怕是心中藏有禍心,田樹你可不能不防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“高將軍,我當寧記於心。走,不見今日能見地公將軍之徒,再有高將軍與我共飲,咱們邊喝邊說。”

“也好。”兩人伸手一搭,高升暗道此人心細,若不是他真的出自地公將軍之下,還真是被對方手中的舉動,弄得試了分寸。

兩人便走便搭手施以暗語,等到了主座之時,田樹這才微微一笑道:“高將軍不必悲傷,任城已經被我教暗中控製,此時任城之主曹根,亦是我結拜的兄弟,你可去往任城求援,我也將出千數之兵助你。”

“可真?”

“斷無假話。”

“去往任城?怎樣聯絡?”

“便呼我名,與他而言根不斷,樹不倒。”

就在高升欲要開口之時,自城主府匆匆走進數人,為首一人看到高升旁邊的牧雲歌,不僅咬牙切齒道:“好你個病秧子,既然敢落了我父親的顏麵,哼,不知禮節的傢夥,真是該死。牧雲歌你今日落在我的手中,彆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“嗯?牧為天?想殺我,你還冇這本事。”

牧雲歌也冇想到,在這裡既然碰到牧海逸的大兒子,看到對方猙獰的麵孔,牧雲歌也知道對方升殺心。

“哼,憑你二十餘人,可能與我襄城對抗?牧雲歌你真是好膽。”

聽到外麵殺生大作,高升上前伸手抓住田樹的胸口,惡狠狠的開口道:“田樹,你乾什麼?難道你想背叛我們麼?”

“高將軍,怎麼會?你聽我說?住手,全部給我住手?誰讓你們肆意妄為的,趕緊給我停下。”

一瞬間的怒吼,讓不少兵士紛紛停下,看著屋中的眾人,為首一名兵士開口疑惑道:“渠長,不是你讓逆龍為王通傳我等,擊殺這些朝廷的走狗麼?”

“哪有此事?傳令下去,冇有我的命令,誰也不能胡作非為,逆龍天下我需要你說個明白?”

“縣令,他們是朝廷之人,難道你想背叛我教麼?”

“殺,逆龍天下你與我乃私仇,既敢無視教令,如此怎能饒你。”牧雲歌眼珠子一轉,此時不殺了對方,難道還等著人家弄清楚?

見到牧雲歌出手,高升、樂隱、二人一點頭,瞬間向眾多玩家衝去,而牧雲歌瞬間召出金翅翎刃,那一身精光閃閃的千羽套裝,真是刺瞎了一群玩家的眼眸,心中嫉妒羨慕恨啊。

“殺了他。”逆龍天下瞬間開口道。

兩人剛以接觸,逆龍天下心中不禁為之大驚,自己以20級的實力,既然冇有破掉對方的防?這tmd是什麼靈器裝備?太逆天了吧?

可是牧雲歌冇給他繼續出劍的機會,手中半臂長的金翅翎刃,瞬間便抹過對方的脖子。一瞬間致命傷害,加上牧雲歌的攻擊值,瞬間讓對方化為流光。

如此輕而易舉的一擊,便讓逆龍公會老大死去,頓時讓所有的玩家膽寒。暗呼這黃昏公會,還真不是吹出來的,人家可真有本事。

“我投降,我”那玩家剛要舉手投降,卻被高升一刀斬下頭顱,未等化為流光消失,鮮血已經從脖頸冒出,看著眼前血腥的一麵,令其他玩家更是心寒。在和平年代中,他們怎會見到如此血腥一幕。

對於他們來說,《異空》之中的怪物也好,npc也罷,那都如同虛擬的數字,讓他們殺了對方可以。可降臨在自己的身上,卻讓他們心中膽悚,恨不得撒腿就跑,可惜雙腿已經不聽使喚,隻能哭泣的祈求,希望對方饒過他們的性命。

刀起刀落,劍起劍刺,無論是牧雲歌也好,還是樂隱。高升也罷,此時三人如同切瓜砍柴,不足一盞茶的時間,數十位玩家已經全部死去。

“你,高將軍,你是不是做的過了。”就算田樹看不上逆龍天下,可是這些人畢竟是他的人,高升上來便全部斬殺,這無疑是讓他落了麵子,此時田樹咬牙切齒的道出,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個說法。

“殺。”

牧雲歌的再一次殺生而起,距離他最近的韓猛,已經揮動手中的短刀,狠狠的刺進對方的胸口,當田樹剛一轉身躲避之際,一旁的牽招直接出槍,刺在對方的胸口之處。

無法想象兩位弱冠少年,既然出手如此毒辣,田樹睜大了雙眼,化為流光消失不見。牧雲歌也不僅暗讚一句:果然是未來的大將之才。

斬殺了田樹,牧雲歌直奔供桌上麵的玉符,當手碰到玉符的一瞬間,係統提示音也瞬間響起。

“叮,玩家心殤收複漢庭城池襄城,獲得功勳100,獲得金幣1000,下品糧食包5,下品木材包5,下品礦石包5,下品兵械包1。注:因玩家心殤選擇中立陣營,處於漢庭治下,無法占領漢庭城池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斬殺太平教渠長:田樹,獲得戰功50,獲得金幣50000,掉落下品靈符:離火符:10,艮山符:10,坎水符:10。”

無論是資源包、還是金幣所獲頗豐,更有靈符掉落,更讓牧雲歌心中一喜,不過聽到無法占領襄城,見到無數的兵士湧入府中,也知道有一場惡戰要拚命了。

“不好了,襄城城破,田渠長被殺了。”

未等眾人出手,那兵士潰敗而逃。聽到那些兵士高呼,牧雲歌一時也是傻眼。

“太守,當務之急,乃是詐開任城纔是,莫要讓這些潰逃的黃巾賊眾,泄露了情報。”樂隱上前急忙喚醒牧雲歌。

“呃,對,走。”聽到樂隱之言,牧雲歌也知道此事緊急,帶著眾人直奔南城而去。

當眾人快速來到南城之時,卻見城門已經大開,陳義等人正帥兵士前來,而其中夾雜的鄭飛,更是帶著驚喜的喊道:“老大莫慌,我們來了。”

“屁,走,出城直奔東方,對了常山王呢?”

“在軍營之中,老大,怎麼回事?這些黃巾賊怎麼自己打開城門跑了?”

“一會再說,冇人損傷吧。”

“哪能,有我胖爺在此,哪會有兄弟姐妹受傷,妥妥的,冇有誰掉隊。”胖子一拍前胸,衝著牧雲歌高聲道。

牧雲歌聞聽一翻白眼,吩咐樂隱、高升帶人,追殺黃巾兵士,這才快步去了營帳之中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