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看著高順一步步前行,手中拿玄水冰封刀,令高升的眼中也是一亮,心中暗讚一句:好刀。

刀者,無不為擁有一把寶刀而榮,荒品靈器在《異空》極少,就算高升手中的紫色長刀,也無法與玄水冰封刀相比。

觀其兵,知其武,高順手中的玄水冰封刀,刀身流轉藍色的刀芒,刀柄如同蛇牙外露,再看高順的手,緊緊握住長刀,刀身上揚承三十六度角,顯然是以劈、斬為主。一時間高升眼中閃爍,腳步微微分開,顯然是在做事先的防禦。

而高順渡步向前,眼中也在暗自打量對方,高升手中的長刀,全身泛著微微的青色,刀身流轉紫色得刀芒,如同一條靈蛇盤旋。刀柄之處那枚寶石如同蛇眼,透露一絲神秘,又帶著一種魅惑。高升此刀屬於天品靈器,正是因為這把刀,也鑄成他紫刀王之名。

旁人不知此刀名字,可是高升心中清楚,此刀名為紫雀刀,乃是仿造龍雀古刀,新增了刀身的長度。如樸刀,又如刀劍。這樣兩麵刀刃的紫雀刀,使用者對於刺、劈相當精通,故此高順也暗自防備。

就在高順距離對方十步之遠,那高升已經瞬間衝出,刀身橫擺,雖是防禦,也可攻擊。

駐足不前的高順,刀身上揚,狠狠的向前劈去,同一時間,兩人兩刀口中同時暴喝:“玄冰斬、雷霆刺。”

一瞬間,冰浪向前,一瞬間,炸雷突起,銀芒閃爍。可是與之前相反,高順處於防禦,而高升卻化為攻擊。玄水冰封刀刀身寬闊,正好擋住對方的一刺。

“好本事。”兩人相互分開,誰也冇有討到半點便宜。

40級?又是40級的npc,牧雲歌真是無語了,怎麼碰見個黃巾軍將領,便是一個不小的boss,這還要不要好好玩耍了?張燕不足為奇,可是這高升是何人?牧雲歌連聽都冇聽過。

“老師,這兩人實力相當啊。”就在兩人再次交戰之時,牽招問向身邊的樂隱。

“我觀那靈將實力不敵紫刀王,不過也是應該,畢竟他並未成長起來,若是與紫刀王實力相仿,怕是早已斬殺了紫刀王。”

“呃?那不說老師您?”

“不錯,我也不敵,不過若是此時對戰,我有三種辦法可解。”

“哪三種?”

“說不得。”樂隱微微一笑,不在搭話,凝神看向場中的拚殺,讓牽招一臉不滿,也不好出聲打擾。

就在兩人說話之間,雙高兩人步伐越來越快,與張燕天生神力無法相比,紫刀王走的是招式技巧路線,如同刺客,如同刀者,並非是戰場猛將,像極了單打獨鬥的遊俠之風。

雖然他的靈氣高於高順近乎一倍,但是力氣上與高順差不多,擁有玄冰套裝的高順,足以抵擋對方的攻擊力。

刀光越來越快,兩人靈氣的消耗也越來越大,當再一次拚撞之後,紫刀王高升已經手腕發抖,不得不暫作休息。而高順額頭已經泛起白霧,顯然消耗也是很大。

“若是你的靈力與我一般,我未曾是你的對手。不過此時,你還是不敵於我,高順接我最後一招:雷蛇斬。”

高升怒喝一聲,長刀化為長蛇,一條全身紫色的長蛇,瞬間口吐雷霆之火,全身帶著閃電般火花,瞬間直奔高順而去。

“玄水冰箭。”一瞬間,高順頓感危急,瞬間前行口中怒喝,施展了玄冰套裝技能。

‘轟’的一聲,就算明知道高順無事,牧雲歌也不禁心中一緊,瞬間驅使鶴翅虎駿前行,伸來到癱坐在地麵上的高順。

“主公,請饒他一命?”

“順,可是無礙?”這話說也是白說,看到高順側首,已經昏迷過去,而且靈將麵板上,已經顯示重傷的狀態。高順化為流光消失,牧雲歌心中不禁一痛。

若不是因為自己的開口,也許高順會全力以赴,就算高順實力不濟,有鬼魘神駿的增益,也不會受到如此重傷。要知道鬼魘神駿已經開啟九大技能,哪一個都比鶴翅虎駿強的太多了,甚至有可能在高順的操控下,斬殺對方也說不定。

“你走吧。”看了一眼高升,牧雲歌還是無法出手,不光是高順替他求情,也是因為自己的顏麵。武者戰場廝殺,若是死於對方手中,乃是無怨無悔。而因為自己的插手,使得這場武鬥無法繼續,也算是壞了此般規矩,牧雲歌也不好再出手擊殺對方。

“呃?你真的打算放我走。”

“趁本官冇改變主意之前,最好快些離去,勸你一句,莫要再次從賊,隻是死路一條。”

聞聽牧雲歌之言,高升臉上一苦,早日的張角,與今夕如同天壤之彆,對於張角三兄弟,高升一路隨行,也是心中十分失望。他也想退出蛾賊之列,可是一入黃巾終為賊,無可奈何,隻能繼續前行而已。

“若是覺得賊身難去,可加入我之麾下,想必以你之才,方可帶功贖罪,也好還與白身。”

“你,”

“本官乃雲中太守,盧植將軍早已識破爾等計謀,纔派本官鎮守檀台。另常山王劉暠,準我招撫之權,你若願意可暫為我的扈從,若是有朝一日功勳加身,我當上表朝廷,為你洗去賊身。”

“你說可真?”

“嗖”的一聲,一枚玉牌瞬間飛出,高升心中一驚,好在他的靈氣耗儘,身手還是不錯。直接伸手接過玉佩,隻見上麵撰寫常山兩個大字,高升也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。若不然這常山王隨身玉佩,怎會落得一名異人手中。

“我的兄弟們?”

“若不與朝廷為敵,便自相散去,我權當不知。若是有心加入我之麾下,我可以許之溫飽。不過令行禁止,一切以我所令行事,但有一絲不從,斬立決。”

“這,”

就在高升遲疑之間,眾人眼中全部一亮。溫飽,這是多麼美好的詞彙啊,他們舉兵造反,不就是為了一口吃食,一件可遮寒的布衣麼?為誰賣命都是賣,那自然要貨比三家,還不如為朝廷賣命呢。

“爾等願意追隨太守大人,將軍降了吧。”當下眾人紛紛叩首道。

看到眾人如此舉動,高升臉上更加糾結,沉思一炷香之後,當即開口道:“高升願意追隨太守。”

“好,樂隱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此戰本官會如實稟報盧將軍,你便不用上書朝廷了,另外。”

“太守請說。”

“本官去往襄國,路途不熟,特征辟你為先鋒官,你準備一下,選出一名新的縣令暫代你職吧。”

“呃,這”

“還有,你征辟的韓猛,已經在我營下聽命,還請樂縣令割愛。”

樂隱滿臉都是苦笑,這太守真是可以了,單說韓猛說要就要了,自己也被他隨口征辟。雖然韓猛那小子欠收拾,但是實力還真是不錯。再有此人的叔伯韓一刀,與自己有通藝之情,叫人傳來口信,請自己出手傳授領兵之道,眼下卻被這太守攪和了,這是什麼事情啊?

就在樂隱滿臉苦澀之中,牧雲歌微微一笑,要不是這韓猛突然前來,自己又召喚出高順與郭嘉,怕是還真是錯過一位賢才。

掃了一眼樂隱身邊的少年,牧雲歌眼中也是一亮,暗道:這小子也是個名將,我可不能放過了。

樂隱雖然不願,不過牧雲歌持有盧植手令,那就代表可以征辟調動兵將,自己雖然屬於文職,可是也無法抗命北中郎將之權。

看到趙虎率領地甲營,滿身帶血的走了過來,既然冇有一員損傷,這也讓樂隱更是驚訝,想了一下還是開口道:“太守,可征用城防兵麼?”

“不用,這不足五百黃巾軍,便分出一屯歸你麾下,由你率領他們前行探路。不過城府糧倉豐滿,提供千人三日所需即可。”

牧雲歌聞聽對方這是欲要掌兵,嘴角輕輕噙著一絲笑意,衝著樂隱緩緩道出。

“好,我這便去安置一下。”樂隱眼睛一亮,直接點頭轉身便走,那著急的樣子,好像他更願意離去一般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