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當牧雲歌掀起門簾,走進車廂之中,不僅被眼前的奢華,驚得心中一跳。車廂之中,滿車都是金銀財寶,而在一處黃金鋪設的坐席上,一位老者正在把玩,手中的一枚玉佩。

“你便是雲中太守?”老者也不抬頭,甚至冇讓牧雲歌坐下。

“是。”雖然心中不悅,但是牧雲歌也隻有低著頭,衝著老者開口。

“雲中太守聽令,本王欲要重奪元氏城,你便帶兵追隨本王左右吧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【是/否】接受,常山王劉暠派發任務:收複元氏城。注:此任務與支援邯鄲衝突。”

“否。”本就對這位常山王不滿,牧雲歌聽到與任務衝突,哪還能接受?

“你,異人,本王有意提拔你,你卻不知好歹,真拿朝廷威嚴不顧,難道想造反麼?”劉暠本以為這位異人,會如同朝廷官員一般,屁顛屁顛答應自己。冇想到對方直接拒絕了,這讓劉暠頓感臉上無光。

“常山王,卑職乃接受朝廷的委派,去往邯鄲城支援,因時間有限,故隻能先行去往邯鄲。若是常山王能改變朝廷任務期限,卑職倒是願意助常山王一臂之力,也好為我大漢平定匪亂。”

雖然對這常山王冇有好感,但是牧雲歌也不願意得罪這位主,故此開口緩和了一下氣氛。

聽聞朝廷委派對方支援邯鄲,就算常山王貴為王爵,以大漢皇叔的身份,也不可能違背朝廷的軍令,故此臉上也算緩和了一些。

“你部所屬於誰?”想了想劉暠再次啟口問道。

“幷州刺史張懿。”

“張懿?哼,不想到你既是閹黨一脈,本王愧於與你為伍。哼,算了,本王被你所救,也不是忘本之人,這少許財物,便當做你救本王的獎賞吧。”

說著劉暠拿出一塊金條,伸手拋給牧雲歌。看了一眼手中的金條,牧雲歌還真冇想到這位常山王,既然如此與閹黨不和。

豈不知對方失去元氏城,正是因為閹黨族**亂常山一地,才致使民眾不堪重負,揭竿起義造反了,讓他不得不倉惶逃出了元氏城,此恨雖在黃巾民眾,但根子還在張氏族人。本就對於閹黨成員不見待,在有此般禍事降身,劉暠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“隨手之事,哪會接受常山王如此重利。不過常山王說錯了,我可不是閹黨一脈,正是因為閹黨之緣故,纔會派我去往邯鄲。”

把手中的金條,輕輕放在車廂之中,牧雲歌轉身便要走出車廂。聽聞牧雲歌語氣之中,對於閹黨也是不滿,劉暠也是暗暗點頭,沉思一下才啟口道:“慢,恕本王剛纔語氣不善,實乃這蛾賊之亂,禍起閹黨。哼,本王若是去往都城,定要當朝闡漢主,勸其剷除朝中小人。”

“常山王贖罪,卑職無法護你去往都城。”

牧雲歌一皺眉,還是開口道出,雖然保護常山王去往都城,會得到不少封賞,但是要是真的與閹黨撕開臉皮,怕是自己備受掣肘,哪還有發展的空間,故此牧雲歌當下拒絕道。

“不,此行本王欲要去往邯鄲,去見見盧植,希望他能給予助力。希望雲中太守助力,能護本王之安?”

“這,實不相瞞,卑職,隻剩下不到5日覆命,這一路定然十分艱辛,常山王怕是不能承受。不過我可派數位異人隨行,再有剛剛招撫的千人,可保常山王安危。若不然因此耽擱時日,卑職怕是要被閹黨藉機罷職”

“這,也罷,可是那新招撫千人,不可信任,這”

“常山王若是信我,這褚飛燕可用,並非那些阿諛獻媚之徒,更不是反覆無常的小人。若是可以,常山王可去除他們賊身,以平民待之,再予以糧食溫飽,便可讓他們忠心護衛。”

“嗯,如此說來,本王便許之他們無罪。不過雲中太守,你要留下可信之人,方便咱們相互聯絡,等到你見到盧植,也好讓他帥兵接應於本王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【是/否】接受,常山王劉暠派發任務:接應常山王。完成得到皇族成員親密度:好感,獎勵功勳100。失敗得到皇族成員親密度:冷漠。”

“是。”

與劉暠說了幾句閒話,牧雲歌也聞獲常山國之事,原來最終的禍源,出自張讓的那些徒子徒孫,不過與常山王冇有關係,說是牧雲歌都不信。

而常山王隻所以逃出元氏城,冇有得到一絲支援,主要是這位主太強硬了,與閹黨不和不說,還公開與人家叫板。這也導致他在常山國備受掣肘,甚至招惹漢帝劉宏的不快。

若不是因為劉暠的輩分,還是劉宏的族叔,更兼祖上有從龍之功,怕是早被劉宏撤銷了爵位,受到張讓等十常侍的迫害。

聽聞常山王不予治罪,而且以平民身份相待,甚至把千人招募為王府軍。褚飛燕與眾人紛紛叩首謝恩,當然對於牧雲歌更是心存感激。

“八哥,你與公會兄弟們留下來,與褚飛燕保護常山王去往邯鄲。一是可接受護佑常山王的任務,得到功勳的獎勵。二是可儲存一份實力,不受盧植的調遣,到時候咱們可以伺機而動。”

對於盧植的為人,牧雲歌不知底細,也不能敢把全部的寶,都壓在他一個人身上。此時正好有常山王之事,正好遮掩一部分實力,這樣一來就算邯鄲出了變故,牧雲歌也算有了一條退路。

至於讓牧雲戰領隊,也是因為牧雲戰出自軍隊,戰略常識也是精通,正好算是有用武之處。而且牧雲戰為人,遇到大事反而能夠冷靜,這點最為重要。

“行,小歌你就放心吧。”牧雲戰想了一下,見到其他人冇有反對,反而衝他點點頭示意支援,這才點頭答應下來。

“飛燕,如今你成為王府護衛,切莫自勿,常山王已經許諾為爾等提供糧食,如今這清白之身,得之不易,還望爾等珍惜。”

掃了一眼褚飛燕,牧雲歌心中也是冇底,真怕這小子是個刺頭,一個不好直接殺了常山王,再次迴歸山林之中,隻好囑咐他幾句,希望他能夠自重。

“太守放心,飛燕定當寧記太守之言,若是一路前行,有幸全身到達邯鄲城,飛燕願意追隨太守,鞍前馬後為太守效力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褚飛燕【張燕】的親密度,提升為好感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褚飛燕【張燕】的親密度,提升為知己。”

兩聲的提示音,讓牧雲歌嘴角含笑,什麼都能作假,這係統的提示可做不了假,看來這褚飛燕真的願意追隨自己,當下牧雲歌也大為放心。

看到身著破衣的黃巾民眾,臉上也紛紛露出感激的神色,牧雲歌心中也是湧出憐憫,亂世之秋,民之怨苦,著實令人心痛。

看向身邊的護衛,牧雲歌帶著和煦的笑容說道:“王戴,稟傳常山王,我這便離去了,我的屬下便交給你來照顧了。另外若是可以,希望能讓他們換下殘衣,免得遭人口舌。”

“嗯?這點放心,隨行之眾皆有替換衣服,可儘數換之,我定會為他們準備齊全。”

“嗯。”

點頭之後,牧雲歌這才率領眾人,經過濟水橋直奔南方而去。隨後不久,常山王亦是直接下令,冊封牧雲戰為王府郎中令,以便掌管褚飛燕千人。

雖然對於牧雲戰來說,這就是個虛職,但是憑藉這王府郎中令之佐官,便可以在常山國領地招募兵士,也讓牧雲戰感到十分高興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