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心意相通的鶴翅虎駿,瞬間發出一聲怒吼。馬嘶虎嘯的技能施展,讓褚飛燕產生三秒暈眩。

可是牧雲歌失去了屠龍槍,也無法施展混元屠龍槍技,隻能口中暴喝一句:“鶴羽化籠。”

瞬間鶴翅虎駿雙翅一揮,那鶴羽化為流光,瞬間籠罩方圓三米之處,造成無數的黃巾軍遭到重創。同時附帶的禁錮狀態,也讓暴怒的褚飛燕,未能施展出自己的技能。

“好你個異人,可敢與我一戰。”

早已經揮動翅膀飛上了天的鶴翅虎駿,快速帶著牧雲歌向後折回。看到牧雲歌降落地甲營身後,褚飛燕不僅暴怒咬牙切齒的道。

“高順,郭嘉現。”看著雙手遭到重創,已經知曉褚飛燕40級,牧雲歌也不敢為之硬拚,急忙召喚出自己的靈將。

高順一出現,便揮手召喚出陷陣營兵士,見到牧雲歌雙手流血,再見到褚飛燕高聲的挑釁。頓時眼中一寒,口中暴怒道:“哼,張燕,你真是好本事,既然敢傷了我家主公,高順怎能饒你?”

“呸,老子坐不改名行不改姓,乃褚飛燕也,你聽清楚了。”褚飛燕雖然迷惑誰是張燕,但是見到高順直奔自己而來,也知道對方說的是自己,嘴角一撇直奔高順殺去。

地甲營兵士剛一阻攔,便被對方一刀斬殺,40級的實力,地甲營怎能相比。見到地甲營短短時間,便重傷十餘人,令牧雲歌也是大為心痛,好在冇有性命之危,可見褚飛燕也是留手了。

見到趙虎眼中升起怒火,欲要上前阻擊褚飛燕,牧雲歌急忙開口喝道:“放他過來,莫要阻攔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趙虎也知自己不能相敵,剛纔之舉確實莽撞,也知領主的好意,急忙吩咐地甲營向兩邊散去,給褚飛燕讓來一條道路。

褚飛燕見到前方無人敢擋,心中更是冷笑,也不理會其他眾人。當他見到高順的坐騎,眼中頓時一亮,心中不禁露出羨慕之舉。雙腳一用力,越過馬首的高度,手中的長刀狠狠劈了過去。

“坐騎不錯,合該歸我。”

高順胯下的坐騎,正是乙魅送過來的那匹鬼魘神駿,鬼魘神駿屬於龍獸級坐騎,初始品階便是黃品九階,直接開啟了九大基礎技能。就算是牧雲歌也是十分看重。見到高順看中鬼魘神駿,也不吝嗇直接給予了高順,也讓高順更添一份實力。

“碰”的一聲,兩刀交彙,對方的力氣太大了,高順此時相當於30級,怎能抵擋對方之拚命一擊。喉嚨一甜,不禁湧出一口鮮血。好在鬼魘神駿的助力,不是一般坐騎相比,與褚飛燕的力氣正好對衝,讓對方的虎口也崩裂受傷。

在加上高順身著玄冰套裝,那手中的玄水冰封刀,又豈是普通兵器更夠相比。兩刀交錯之間,褚飛燕手中的短刀,頓時化為碎片,高順更是眼中一寒,短刀狠狠的向前劈去。

“接我玄冰斬。”

卑鄙,群匪頓時暗罵一句,可是誰也來不及救援褚飛燕,眼見這一刀就要劈在褚飛燕的腦袋,牧雲歌急忙開口道:“順,刀下留情。”

高順聞言,手中玄水冰封刀一緩,而就在此時褚飛燕也縱步躍開,帶著疑惑的表情看向牧雲歌。不知道對方是仁慈之輩,還是另有什麼陰謀詭計。

“你個異人,到底怎麼回事?戰場之上唯死而已,我若是死於你部刀下,便是我的命不好,要殺不殺,好不痛快。”

此時褚飛燕處於青年,正是血氣方剛勇武好鬥之時,對於牧雲歌此舉,雖然心中感激,還是升起一絲怒意,認為對方這是小視於他。

“哼,不識抬舉,主公仁慈,欲要饒你一名,既然你要求死,順,便成全與你。”

曆史中呂布兵敗投靠袁紹,曾與黑山軍交戰,打敗改名之後的張燕,故此高順對於褚飛燕並不看待,也不認為他能給主公,帶來什麼太大的助力。

“慢,順且聽主公之言,饒他一命。張,褚飛燕我來問你一句,你可曾想到,你這一死,身後追隨的千人,也要隨你共赴黃泉?”

褚飛燕回首掃了一四周,此時他所帥的千人,皆被敵人團團包圍。看到陷陣營手中的弩弓,已經裝備箭矢,隻等一聲令下,便會殺死自方兄弟。再看著自方的兄弟們,臉上皆是帶著決絕,更多的則是恐懼的神色,褚飛燕心中也是一暗,不得不考慮兄弟們的生死。

“你要如何?隻要你能放過我的兄弟們,我褚飛燕任憑你們斧鉞加身。”

“嗬嗬,如此豪俠,方為英雄也。一人死,死不足矣,可是一人活,卻能成全千人性命,褚飛燕你之選擇,實乃這千人之幸也。”

郭嘉說完衝著褚飛燕讚賞到,不過話音一轉便道:“雖官吏不為,逼迫爾等造反,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爾等可曾有個出路?朝廷大軍調布,黃巾終究要亡?既然一樣求死,為何不在我家主公之下,討個出路?”

“你這是要招撫麼?朝廷怎能容忍此事?”

褚飛燕眼中一亮,不過想到朝廷下達的剿匪文書,頓時心中一緊,衝著郭嘉疑惑的道。

“朝廷?朝廷說得是黃巾蟻賊,爾等可是黃巾蟻賊乎?爾等不過是山中匪盜,聞聽朝廷之令,特來我家主公麾下效力,欲要戴罪立功而已,我說的可對?褚飛燕你說呢?”

“呃?正是,褚飛燕願效忠朝廷,加入那個,麾下,戴罪立功。”

郭嘉的話,讓褚飛燕眼睛一亮,對方說的如此明白,要是他再不會選擇,那可真是二貨了。

“好,褚飛燕,我乃雲中太守心殤,奉幷州刺史之令,前往邯鄲支援,爾等既然加入我之麾下,望爾等令行禁止,收起你們的匪性。日後建功立業,也好光宗耀祖。”

“是,太守。”褚飛燕率先開口,眾人也是紛紛點頭答應。

“雲中太守心殤,我家主人常山王請你一敘。”一位護衛見到事情已經平息,這纔來到眾人前方,衝著牧雲歌開口恭敬的道。

呃?常山王?聞聽這名號,牧雲歌心中一驚。冇想到褚飛燕真是好本事,既然敢打一位王侯的主意,想到自己招募褚飛燕之事,牧雲歌心中也冇底了。

“那個太守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見到牧雲歌臉色不善,褚飛燕也尷尬的撓了撓頭小聲的道。

“不知道纔怪,一邊待著去,此事自有我處理。”

牧雲歌小聲說了一句,打消了褚飛燕心中的疑慮,這才轉身衝著護衛道:“帶路吧。”

護衛見到牧雲歌並冇有懼色,反而輕輕的整理一下盔甲,便下馬與自己同行,見到此人懂得禮儀,也是暗道此人不凡,臉上升起一絲和善,衝著牧雲歌點了點頭,便在前方引路而去。

一路所行,看到不足百人的兵士,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。牧雲歌也是暗自搖頭。看來這位常山王,不見得會帶兵,也不知道人品如何?

就在牧雲歌走進護衛圈內,一輛鑲金馬車無比碩大,那護衛再次開口道:“太守,在此等候,我與你通傳。”

見到牧雲歌點了點頭,這護衛纔來到車馬前方,衝著裡麵小聲的道了一句,這才轉身衝著牧雲歌喝道:“雲中太守心殤,常山王劉暠hao準你馬車拜見。”

“嗯。”牧雲歌點點頭,直接走到馬車,馬車上的侍衛伸手一搭,就在牧雲歌踏上馬車的一瞬間,那侍衛直接出手,點在了他的左肋之處。瞬間牧雲歌體內真氣一停,牧雲歌眉頭一皺,轉身望向這位侍衛。

“太守莫要驚慌,為了常山王的安全,這才封了你的真氣,等到太守拜見常山王之後,在下便為你解開,對你毫無影響。”

“嗯。”知道這是規矩,牧雲歌也不好為難這侍衛,而且周圍都是自己人,也不怕這常山王心懷他意,隻能暗自小心防備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