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牧雲歌皺眉無語之時,魏統哈腰點頭的跑了過去,衝著那宦官獻媚的道:“大人,魏統領旨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“什麼屁話,領旨,你不要命了。那叫領命,不是領旨。要想找死,去找顆歪脖樹,咱家可不想被你牽連。”

不過這宦官雖然微怒,但是臉上帶著喜悅,伸手搭在魏統的胳膊,緩緩的走進了城門之中。看到兩人如此舉動,眾人心中大感惡寒。真冇想到魏統認太監為父?這訊息要是傳出去,可真要引起一番轟動了。

“領主?我們隨你……”陳義見到那宦官不善,擔憂的向牧雲歌道。

“不用,爾等保護他們去往北城。哼,有不開眼的直接給我斬了,胖子。”

“啊,老大。”

“記住,要是有人為難咱們的人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我隻告訴你一個字:殺。要是掉了我的麵子,我第一個宰了你。什麼小貓小狗的畜生,都能跑出來嘚瑟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,什麼玩意?”

這句話讓吳雨也好,鄭廣也罷,就算是牧海逸的臉上也不好看,眾人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,算是徹底折了麵子,也讓牧海逸的算盤,徹底打錯了主意。

牧雲歌見到牧海逸揮袖離去,心中一陣冷笑,看來牧海逸又要去找爺爺了,不過就算爺爺那邊,也不能阻擋自己在幷州成勢。

收起坐騎與兵器,牧雲歌直接走進城門之中,吊在兩人不遠處跟隨。而前行的那宦官,見到牧雲歌故意躲著自己,心中頓時升起憤怒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心中暗道:這小白臉還真不知規矩,這魏統雖然長得不好,難得的是知曉自己的心意,看來還是打壓一下那異人,扶持一下魏統才行。嗯,此人與丁原交好,那不就是何進那屠夫的人?既然落到了咱家的手中,咱家可能讓你如願成勢?

“魏統,他的實力怎麼樣?可是你的阻力?”

“大人,這人擁有二百餘人精兵,我,我恐怕不敵。”

“哦,把心放在肚子裡吧,有咱家呢,你怕什麼?”

這宦官心中一悚,冇想到這不起眼的異人,既然有這般實力。不為我用,當要設法除去此行。

牧雲歌見到兩人竊竊私語,也知道恐怕對自己不利,可是在幷州城中,遍佈四五十級的npc,牧雲歌也不敢莽撞,隻能暗自防備,見招拆招罷了。

進入州府之中,一位臉上白潤,長得十分溫煦的中年人,正與兩位少女嬉笑,見到此人舉態放浪,牧雲歌眉頭一皺,反而魏統恭敬的開口道:“草民見過刺史。”

“哦,是小魏子啊,你這人不錯,當日若不是你帥人護衛,本官怕是來不了這幷州,你真是好樣的,不錯,不錯,”

“咳咳咳,嗯,雲中太守心殤,你還不見過刺史?是不是有些失禮啊?”

一旁的宦官顯然不想,讓牧雲歌知曉更多的資訊,急忙咳嗦幾聲,提示張懿小心。

“雲中太守心殤,奉朝廷之命,帥兵前來聽從刺史剿匪。”

“嗯,我幷州之危,便在屠?”

“刺史,經過這段時間的出兵,黃巾賊子已經剿滅的差不多了。不過心殤太守既然有此想法,實乃我大漢棟梁也。不愧得到丁原的看重,不過在幷州,恐怕無用武之地啊?”

宦官說到這裡,嘴角露出一絲冷笑。讓張懿掃了一眼牧雲歌,臉色也是愈加寒冷,衝著宦官恭敬的開口道:“侍郎,那該如何是好?我等可不能屈才啊?”

這侍郎,是黃門侍郎的意思,一位宦官能夠走到這步,也真算是不錯了。

“刺史,你忘了今日一早,聖上可是下了文書,讓刺史派兵支援邯鄲,我想心殤太守手持精兵,在我幷州無用武之處,應該去往冀州大展拳腳?你說呢?”

“嗯?不錯,雲中太守聽令。”

聽到這裡張懿算是明白,自己這位族叔,可真不是省油的燈啊,這是要弄死這位異人的節奏啊?看來自己還得太嫩了,要好好學著族叔這手段。

“叮,玩家心殤【是/否】接受,幷州刺史張懿派發任務:支援邯鄲。”

看到張懿那陰險毒辣的眼神,在加上那位宦官嘴角的冷笑,牧雲歌自知就算不接受,在幷州也彆想有好日子了。

“是。”

“哈哈,雲中太守果然是義士也,不愧是丁原所看重之人,不過軍情緊急,心殤你可莫要懈怠,故此本官便加個期限,十日,十日你未等到達邯鄲,便算做你失職,本官有權代表朝廷,撤銷你雲中太守之職。”

張懿微微一笑,衝著牧雲歌緩緩開口道,手段麼?人人會使,既然已經得罪這異人,那就要徹底搞死搞殘對方,絕對不能讓對方鹹魚翻身。

“叮,玩家心殤接受任務支援邯鄲,時間期限十日,完成得到功勳100,失敗撤銷雲中太守之職。”

張懿接下來的話語,讓牧雲歌眼中更是露出寒芒,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。可是係統的那聲提示,卻讓他冷靜下來。

“刺史,我可一人前往?”

“哼,你一人能有什麼大作為,須帶著你的雲中精兵前往,若不然本官依然治你失職。”

“刺史,如此一來,邯鄲的形勢,恐怕十分不妙吧,我可率領我之麾下異人前往?”

“嗯?”

“太守,那些異人隻聽領主之言,不妨?”一旁的魏統想到鄭飛那位刺頭,急忙上前說了一句。

“如此也好,我便許你自募異人前往。”

“那下官告退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牧雲歌臉上陰沉似水,轉身便踏步而去。而張懿的臉上也帶著迷惑,揮手讓兩名侍女離去,這纔回首看向身邊的宦官道:“族叔,你何苦要為難一個小小的異人?”

“丁原乃何進麾下。哼,與祖宗可不在一條路,何進調丁原離去,何嘗不是祖宗為你謀路。咱家此次隨你而來,便是希望你能聯和匈奴,那些可恨的胡人,既然敢不尊祖宗之威,當要儘數伐誅。”

“哼,該死的屠各,我一定要生撕了他們。”想到自己來時,被一群蠻子圍攻,張懿心中頓時一怒,臉上帶著無比的猙獰,看的魏統也是心中生寒。

“那小子是丁原提拔,不過丁原也算有識人之明,此子善治,把雲中打理的十分富饒,若是任憑此子成勢,怕是給他人作了嫁衣。魏統這點你可要效仿,等此子失職之後,雲中便是你的起點。”

“是,大人,小子一定做好,小子願意追隨大人,鞍前馬後、死而後已。”魏統一聽急忙點頭獻媚道。

“啊,原來如此,那屠各呢?”張懿不關注牧雲歌,哪怕對方再有實力,也不見得他會重視,他關注的依然是那群蠻子。

“匈奴?哼,此時也不是牢固抱團,左部賢王與匈奴屠各等分支,可不服於單於羌渠。羌渠雖然受朝廷委任,但是活的小心翼翼,深怕族人造反,對此也是暗中防備。你隻要拉攏羌渠,給予他糧草兵械支援,便可讓匈奴內亂,到時候揮兵北上,迫使匈奴臣服就是了。”

“那我是不是要出兵支援?”

“何必如此麻煩?眼下魏統這位妙人,不就是很好的人選麼?張懿你隻要派發任務,以異人威迫屠各各部便可,再有羌渠親近,匈奴之兵可握手中即可。魏統,咱家視你為親子,想必你不會讓咱家失望吧。”

“怎敢?大人放心就是。”

“好,如此一來,當可輔你的義兄掌握幷州兵權,也算是不被祖宗失望。到時候成事以後,祖宗必定大加犒賞。”

“喏,我等必定傾力而為。”

張懿掃了一眼魏統,兩人相視一笑,那宦官見此,嘴角也露出笑容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