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“在河內紫雲峰之上,山頭有一草廬,被世人稱之為紫虛觀。”

未等牧雲歌說完,鬼劍已經緩緩啟口,眾人靜聲仔細聆聽他的話語。

紫虛觀隻有數十人,為首則是一位隱士,被人們喚為紫虛真人。又因為紫虛真人時常下山遊曆,便有了一位孩童的福緣。

這孩童自小被人拋棄,是紫虛真人把他抱上山頭,用羊奶一口口喂大。對於孤兒來說,紫虛真人便是他的父親,兩位師兄與那位師姐,就是他的最近的親人。

轉眼之間,孩童走過十六個春秋,成長一位青年,因為師父四處遊曆,青年自小跟隨大師兄學藝,與大師兄關係最為緊密。而因為二師兄與師姐情投意合,如同父母般的照料,讓青年對他們更為敬重。

十年前的一個夏天,夜晚無月,那一晚師父回來了,臉色蒼白,腳步闌珊,顯然受到了重傷。四人急忙問詢,可惜並未得到師父告知。

那一晚師父單獨找了師兄師姐說了話,唯獨冇有叫他進去。青年不知為何?隻能暗自猜測師父是累了。

深夜,大師兄召喚眾人聚在一處,希望能查清師父的受創的原因,可是唯獨缺少二師兄。不知何時,二師兄已匆匆下山離去?

對此眾人疑惑,也知道繼續等待他的歸來,席間,師兄弟兩人繼續飲酒,獨有師姐離去,顯然是打聽二師兄去往何處?直到黎明將近,仆人才傳他去見師父,這場苦悶的酒宴纔算結束。

可是那一晚,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當他醒來之後,滿地都是血痕,以及滿地狼藉的屍體,師父帶著微笑,凝視他的眼神,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。

當他驚慌的跑出屋中,卻見到滿府儘是屍體,同樣師姐也倒在血泊之中,滿臉儘是不相信的眼神。

見到師姐胸前的那把劍,讓他心中咯噔一下,那劍正是他的佩劍,那還是師姐親自送給他的禮物。

青年瘋了,徹徹底底的瘋了,他不知怎樣跑出了紫虛觀?也不知道究竟怎樣下的山?更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了北方?

“難道那夜,你真的一點都記不清了?難道你出手的一瞬間,都喪失了心智?可是你辯解之言?”如此的敘述,牧雲歌聽完之後,怎能不知這是鬼劍的經曆。

“不,我真的不知,我真的不知啊?那一夜,我進入師父的屋中,與師父聊了幾句,都是師父一人說話,不知何時?我的酒意上湧,便徹底沉睡了過去。”

見到鬼劍猙獰的表情,牧雲歌一時間皺眉無語,看著猛地噴出幾口鮮血的鬼劍,一時間牧雲歌也不在啟口,選擇繼續聆聽對方的話語。

“我,我可以對天發誓,絕對不是我做的,凶手應該另有其人?或是我被人陷害所驅使。這些年我也在苦苦追尋,這也是我來到幽冥郡的原因。”

當年鬼劍迷茫之中來到幷州,卻聽聞北方有一種巫蠱之術,便是惑心蠱。故此這才與幽冥郡接觸,可是誰知道進入雲中雪原之時,遭遇了一場暴風雪之後,差一點葬身在雲中雪原之中。能夠僥倖活命,便是因為夢葉蘭的父親夢千秋相救,這才倖免於難。

在此之後,鬼劍為幽冥郡做事,一是為了報恩曾經的幽冥郡主,二是為了調查,當年到底是誰討要了惑心蠱,這才隱於幽冥郡數年。

“異人,叫你一聲師侄,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,一定要尋找出真正的凶手,一定,一定幫我討回一個清白,不讓二師兄對我失,失望。”

最後兩個字說完,鬼劍睜大眼睛倒在地上,雖然冇有係統的派發任務,但是讓牧雲歌心中無比沉重。臨死之人其言也善,牧雲歌相信對方,絕對是心中帶著冤屈,不會在臨死之時,還會對自己說謊。

可是這位畢竟是師叔,是師父的師弟,若是,若是真的查清原由,師父會不會怨恨自己出手?哎,這真是一筆難算的帳啊。

看著屍體化為流光,隻留下一把長劍,靜靜的落在地上,牧雲歌伸手拾起,甚至冇有什麼心情,去看一眼長劍的名字,便起身來到段家姐弟麵前。

“我想知道惑心蠱的事。”雖然是詢問段淩天,但是語氣中的森冷,讓段淩天心中亦是明白,自己必須給對方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“惑心蠱,隻有幽冥郡的祭祀可以配置,產量極其稀少,若是想要知曉其中細節,怕是要祭祀親口告知,可是此事太難了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幽冥郡祭祀隻有一位,強行不得,而他隻忠誠幽冥郡之主,旁人他根本不會理會,而且祭祀的實力不下30級,也不是咱們能夠強來的主。”

段淩天的話,讓牧雲歌沉思,不過抬頭之間,眼中卻露出一絲寒芒道:“若是攻占幽冥郡,那祭祀可能聽從新任幽冥郡主之言?”

“啊,可以倒是可以,幽冥郡主雖然率眾西進,仍然留下百名鬼魘騎兵,這鬼魘騎兵可不是幽冥鬼騎相比,各個都是20級的實力,而且都裝備玄品靈器,不是你此時的能夠力敵,我勸你還不是不要……”

“他們就是麼?”就在段淩天愣神之際,牧雲歌回首看著遠方冰雪紛飛,不下百人的黑甲騎兵,迅疾的向這邊而來,微微冷笑的問道。

“快走,他們找的是我,這就是陣圖寶典,你快保護我姐姐,走吧。”

伸手接過段淩天的一部書籍,牧雲歌微微皺眉,眨眼間便伸手一揮。段淩天本以為牧雲歌會帶兵離去,急忙欲要抬腳向前,卻見到牧雲歌已經驅使坐騎向前而去,而趙虎一揮手中短刀,猛然對著所有兵士喝到:“結五行盾甲戰陣。”

“郭嘉、高順現。”

就在段淩天欲要啟口之時,牧雲歌再次召喚兩將,聞聽郭嘉與高順之名,段淩天也徹底傻眼。一位曆史名將已經難得了。眼前這牧家的九爺,既然擁有兩位曆史名將,實力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。

冇想到被外界忽視的牧家,單憑這位牧家九爺一人,便把眾人拉的很遠很遠了,段家想要與牧家為敵,怕是白日做夢,根本不可能超越牧家了。

“陷陣現。”

高順看到鬼魘騎兵,迅疾的包圍了眾人,四周地甲營正持盾阻擊,伸手一揮60名陷陣營兵士,迅速出現在圓圈中心。

“弩箭無方向拋射。”

陷陣營剛出現,高順已經召喚出鬼魘駒,跟隨已經衝出戰陣的牧雲歌,狠狠向敵人殺去。

弩箭的威力,讓段淩天再次傻眼,看著聞名幽冥郡的鐵騎,在弩箭的攻擊下,紛紛墜於馬下,這讓段淩天不敢相信,眼前的場景是否真實。

“小弟,此人絕對不能為敵,隻能與之為友。”就在段淩天傻眼之際,牧雲歌已經縱馬前行,雖然冇有使出四大槍式,但是憑藉基礎槍式,造成的傷害也是非常的巨大。

25級的牧雲歌如同猛虎出山,殺的鬼魘騎兵逐漸的潰敗,而在高順的輔助下,牧雲歌根本不用顧忌身後的安全。兩人如同一把尖刀,橫插在鬼魘騎兵隊列,讓對方的屯長也不敢與之為敵。

“高順。”

“主公,屬下在。”

“隨我殺將。”

“喏。”

隨著牧雲歌的話語落儘,高順一催鬼魘駒,瞬間向前奔行,直奔地方將領而去。而就在此時牧雲歌,手中的長槍也瞬間揮舞,口中猛喝道:“三槍蒼穹滅。”

長槍如同梨花凋零一般,瞬間讓無數鬼魘騎兵,驚恐的看向牧雲歌,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,希望能堵住噴血的胸口。

前方二十名欲要阻攔兩人的騎兵,在這一刻,連帶著座下的鬼魘駒,紛紛倒地不起,頓時讓那位屯長更是驚恐。

就在他欲要轉身逃去之時,高順驅動胯下坐騎,已經來到他的麵前。那帶著冰冷寒氣的長刀,瞬間抹過他的脖頸,收割了對方的性命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