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牧雲歌幾乎是三步並作兩步,逃命似得離開了林胡村。若不然真不知道這賀天,還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。

騎在鶴翅虎駿之上,想到自己這坐騎,已經擁有了飛行的能力,再有地甲營兵士每一位兵士,等同20級玩家的血值。雖然冇有技能,卻可形成戰陣,隻要由高順指揮調度,戰鬥力也是爆表的存在。

若是真的能把炎龍蛇王,引出水域來到陸地,還是有很大的勝率,想到這裡,牧雲歌嘴角輕輕一咧露出笑意。

可是要是損失一名兵士,那也是讓他極為的心痛,除非能得到相應的利益。而賀天那老傢夥,顯然打著無本買賣,能從他口袋掏出幾毛錢來,那纔是件奇事呢,這才讓牧雲歌大為不滿。

不過臨行之際,賀蘭傳了他一部弓術典籍,說是林胡族傳秘術:穿山弓術:【不入品】可提高臂力及目力,對此牧雲歌也微微撇嘴。依靠這部弓術,連滅魂弓一絲都拉不開。看來還需要自己,尋獲一部弓術才行。

弓術屬於輔助職業,武職四大職業都可以學習,隻需要弓術典籍而已。而弓術典籍並不在天武閣之列,隻能打怪或是擊殺人形怪掉落,亦或是拜師學藝獲取。

一路北上,還真彆說,在這茂密的叢林之中,地甲營真是不錯的開路者,手中地品短刀,砍樹劈荊根本不在話下,幾乎所過之處,形成五人間距的甬路。看著這條寬敞的甬路,牧雲歌亦是微微搖頭,想必日後這條路,能夠讓不少玩家受益了。

迷霧森林地域橫跨武泉府北部,若想在這偌大的森林中,搜尋玄水蛇王的難度,可想而知。不過根據賀天給的資訊,牧雲歌不斷沿著北方的向前,最終找到一條河水。

看著介麵地圖顯示玄月河的字樣,牧雲歌猜測這條河水,想必與玄月湖相連。難不成那玄水蛇王,便隱藏在玄月湖之中?若是這樣的話,怕是他的所行的方向相反。要不要去往玄月湖,牧雲歌也是升起遲疑。

再次掃看了一下地圖,見到上角顯示五月的年份,牧雲歌腦中突然閃現一道靈光,不僅把目光放在玄月河兩岸,要知道玄水蛇王雖然在水裡生活,也並非在水中一直存留,亦是需要在陸地洞穴之中冬眠。

此時《異空》正值5月下旬的季節,也是蛇類交配時期,這時候蛇類一定會在路上盤旋,尋找自己的配偶。而蛇類的領域性極高,在同一個領域之中,也隻有一位王者的存在。隻要在發現蛇類留下的蹤跡,那邊可以判斷出它的巢穴位置。

想到這裡牧雲歌吩咐地甲營,沿著河岸搜尋,同時也召喚出郭嘉與高順,吩咐陷陣營兵士搜尋。在百人的搜尋下,短短時間不到,便發現了血多蛇類,可是讓牧雲歌失望的是,玄水蛇王的蹤跡,卻冇有發現一絲一毫,甚至類似玄水蛇王的同類,牧雲歌也未曾發現一條。

看著滿地的蛇屍,收穫的經驗雖然甚小,得到的材料確實不菲。此時已經日頭西移,天色已經不早,牧雲歌也不得不放棄繼續搜尋,隻能去往玄月河最淺處,打算順水北上,找尋一處安全的地點,打算在迷霧森林渡過一晚。

至於玄水蛇王的事?還是等回來之後,再仔細搜尋吧。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莫過於收集魂珠,招募更多的地甲營兵士,以便迎接不久的黃巾之戰。

就在牧雲歌離去不久,一條藍色的巨蛇來到此地,當看到滿地的蛇屍,口中發出一聲龍嘯般的悲鳴,緊接著躍入河水之中逆流而上,顯然是在追擊屠殺群蛇的凶手。

“趙虎,你率領地甲營守護四周,今晚咱們就在這處山崗過夜吧。”

“領主,此地不是最佳之地,屬下觀察四周,那處靠近水源的山坡,纔是最佳的駐點,還請領主三思。”

趙虎說得不錯,此處山崗雖然易於防守,卻不是最好的駐軍之地,若是敵人四麵埋伏,眾人將成為甕中之鱉。

不過牧雲歌自有他的打算,首先他需要滿足五個小時的睡眠時間,其次他不需要考慮水源的問題。若是有敵人來襲,地甲營隻需要防守五個小時便可,想必擁有高順的陷陣營,對方不出動20級百人,根本難以圍困於他。

“隻需兩個半時辰,趙虎希望你能為我守護安全。”

兩個半時辰?趙虎點了點頭,關於異人的一些形態舉止,已經一些特殊事情,異空之中的npc多以知曉,故此趙虎也明白牧雲歌,這是要消失一段時間了。

“領主,若是兩個半時辰,屬下自然拚死守衛領主安全,可是突發之事?”

“遇到戰事,你可全權處理。”

牧雲歌一拍趙虎的肩膀,給予對方極為信任的表情,帶著和煦的微笑,直接走進營帳之中下線了。

而趙虎心中湧出一股熱流,自打接觸牧雲歌以來,趙虎對於牧雲歌便心生親切,這位主是能聽取忠言之主,亦有識人而信之心,故此趙虎願意為牧雲歌效全力。也正因為趙虎此舉,牧雲歌纔有帶他出來的決定。

夕陽西下,夜幕降臨,一輪彎月緩緩升到高空。此時此刻趙虎絲毫不敢懈怠,五十七名地甲營,在他的調配之下,防備森嚴如同鐵盾一般,同時又帶著中規中矩,若是在上空向下俯視,便可看出地甲營組成一個五邊形,五邊形最中心點,便是牧雲歌的營帳所在。

夜晚亦是群獸出冇之際,聞聽這遠處的陣陣狼嚎,所有地甲營的兵士,紛紛握緊了手中短刀。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差,但是這是第一次參加戰鬥,冇有經曆過鮮血的洗刷,還是欠缺了那份銳勇之氣。

就在此時,遠處的河流之中,翻湧著陣陣浪花,一條藍色的巨蛇,緩緩的浮出水麵,那鬥大的蛇頭吐著猩紅的蛇信,好似在嗅查著敵人的氣息。最終一雙冰冷的蛇眸,停留在山頭的方向,流露著一絲謹慎,更多的則是遲疑。

就在巨蛇向岸邊遊來之際,一群山豬快速的奔襲到河邊,本打算夜間飲水的它們,猛然看到這條巨蛇,頓時嚇得四散奔去。一聲聲悲烈的豬鳴聲,迅疾的向四方傳蕩,就算處於山崗的趙虎,都覺得十分的刺耳。

“你,去偵查一下?看看是不是有什麼猛獸?若是的話咱們先行擊殺,勿要打擾領主的休息。”

“是,屯長。”身邊一位地甲營兵士,腳步迅速的向山下而去。

而在河邊的藍色巨蛇,顯然也被這群山豬氣得夠嗆,張開如同巨嘴襲過山豬群。在那一瞬間,數十隻山豬已經消失在原地,肉眼可見的圓球,自蛇嘴緩緩吞嚥,一點點的向腹部移動。

古語有言,人心不足蛇吞象,蛇這種動物,到了它嘴中的食物,哪怕是噎死它,也會被他吞噬,除非遇到了危險,它纔會慢慢的吐出獵物,保護自身的安危。

吞食了數十隻山豬的巨蛇,就這樣不斷的盤旋在河岸,用這種方式加快腹中食物的消化,卻不曾察覺,一隻黃白之色,摻雜著黑色紋路的巨型猛虎,正虎視眈眈的盯著這條巨蛇。而在老虎遠處,那名地甲營兵士也緩緩的靠近,顯然冇有發現潛伏在荊棘中的猛虎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