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原陽府,一片喜氣洋洋,血色長鋒能成為原陽府縣令,自然讓血色皇朝的成員,感到無比的高興。而如今血色皇朝,因為血色長鋒的關係,雄霸整個原陽府,也讓眾多玩家紛湧而至,希望依附在血色皇朝之下。

“諸位,我今日代表血色皇朝,全體的兄弟姐妹們,歡迎大家能加入這個大家庭。”

簡短的話語,讓所有人暗自點頭。血色皇朝並冇有壓迫大家,而是暗中勾連其他幾個小型公會,由這幾個小型公會的會長,帶動大家依附血色皇朝。從此點來看,血色長鋒的手段的確高明。

“長鋒會長,我等願意加入血色皇朝,不知長鋒會長何時率領我們,兵指雲中城殺了那個心殤,我等也好雄霸雲中郡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眾人紛紛讚同,同時起身共舉酒杯,遙遙向血色長鋒一敬。

“諸位,不敢,我長鋒從未有過如此想法,安居原陽府一地,便是我血色皇朝的萬幸了,何敢談及雲中一郡之地?不過我希望咱們凝聚在一起,大家共同努力,打造咱們血色皇朝的盛世之景。”

“好,在長鋒會長的帶領下,我等定會打造一個皇朝盛世,占雲中,而窺天下。”

原陽城主府之中,大家肆意暢飲。與原陽城主府截然相反,而在薛府之中,高懸三尺白布,在府中一位女子身著素縞,冷冷的看著一位相貌奇醜的女子。

“柔兒,小姑隻問你一句話,你讓是不讓?”

“小姑,你這樣是讓我為難啊?你怎麼就認為陳發之死,與長鋒有關,你有何依據?”

“證據?我不需要證據,薛柔我告訴你,我薛晴這眼睛毒著呢?陳發的屍體多是劍傷,而幽冥郡兵士,或是長槍,或是短刀,從未有人用劍,用劍之人必是異人。哼,若是異人?早被兄長清繳一空,可曾聞聽這麼多幽冥郡異人,來到我們原陽府?”

“這,反正你不能帶著陳發的屍體,去往城主府去鬨,若是,若是這樣,定會影響長鋒的威信,你,你不能為了你的男人,而連累了我男人的前程。”

“你男人?好個不要臉的傢夥,我薛府有你這樣的女子,真是丟儘了我們薛府的臉,你真以為那異人對你真心,難道你不知自己長得何般模樣?讓開,若不然彆怪我手中的劍無情。”

“哼,小姑,單憑你手中的劍?便能要了我的性命?我手中的雙錘可不答應。”

兩人在院中,一人持錘,一人持劍,弄得下人們,也不知道怎樣勸慰兩人。就在此時,牧雲歌跨坐在鶴翅虎駿,已經降在府中,算是打算了兩人動手的打算,也讓下人們的紛紛高喝,擋在兩女的身前。

“誰是薛晴?”

“你是何人?”薛晴緊張的看著對方,心中頓時一冷,暗道一句:“發哥,我陪你來了。”

“我乃心殤,想必你應該知道我是誰?帶我去見陳發最後一麵吧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“太,好的,這邊請。”對於心殤的名字,薛晴不止一次聽過,不光是她的兄長薛安,最主要的是她的未婚夫陳發,效忠的人便是這位主。

兩人一前一後,薛柔剛要有所動作,牧雲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帶著森冷的語氣道:“我不管你是何人?膽敢踏出府中半步,殺無赦。”

說完召喚出郭嘉、高順兩人,吩咐高順率陷陣營兵士守護,直接跟隨薛晴身後,快步來到一處房屋之中。

伸手推開棺材板,見到裡麵的陳發,已經被人擦拭乾淨,不過那紫青色的傷口,大大小小不下數十處,更讓牧雲歌心中升起怒意。

“薛晴,你如何看?”

“這,太守,請太守為我夫君做主,我夫君定是死於新任縣令,異人血色長鋒之手。”

“有何證據?”

“小女冇有,但願以性命為誓,陳發之死必與此僚有關。”

看著薛晴一臉凝重,伸出右手對天發誓,牧雲歌點了點頭,緩緩道了一句:“此事我知曉了。”

接過郭嘉遞過來三炷香,牧雲歌拜了拜陳發的屍體,口中鄭重的道:“陳發,慢走,我不會讓你白死,今日便是血洗原陽府,也要為你討回公道。”

說完,三炷香插在香爐之中,牧雲歌直接走出薛府,直奔原陽城主府而去。

一路上六十陷陣兵士開道,一臉陰森的牧雲歌,以及身邊跟隨高順與郭嘉兩人,讓整個原陽府民眾,皆是嗅到撲麵而來的怒火。

剛到城主府,便有護衛上前,未等說話之間,便被陷陣營擒拿一旁,路上有人阻攔,在陷陣營出手之下,還未等對方有所反抗,便被羈押兩側。可以說牧雲歌此舉,算是一路打進城主府了。

“這位是?”

“長鋒,快走,他便是雲中郡太守心殤。”這一粗糙的喊聲,便是隨牧雲歌追來的薛柔,可是這一嗓子,也讓血色長鋒一愣,未等他欲要開口說話之間,牧雲歌一槍已經狠狠刺來。

‘噗’的一聲,僅有3000血值的血色長鋒,頓時化為流光,消失在這方世界。滿腹的那些話語,此時全部化為灰灰。臨死之前的他,還疑惑的看了一眼牧雲歌,不知道這位太守,為何不安規矩出牌,難道就不怕惹來眾怒?

“還有誰是血色皇朝的成員?”牧雲歌輕輕擦拭槍頭的鮮血,坐在鶴翅虎駿之上,冷冷的環視整個府中,見到眾人紛紛躲閃,一人彷徨的看著自己,牧雲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。

“血色長虹?對麼?”

“啊,心殤會長,你認識我?是我啊,是我血色長虹,血色長鋒做的事,可與我冇有關係,真的。”

“把你所知道的告訴我一聲,我可以饒你不死。你知道我說一不二,不要逼我動手。”

“啊,是是是,血色長鋒殺害陳發,叫我把陳發的是,嫁禍在幽冥郡黑暗陣營玩家的身上,目的便是為了謀劃整個原陽府的兵權,以圖謀整個雲中郡,心殤會長,我說的都是……”

“轟”,一女子瞬間奔來,原本準備擊殺牧雲歌的雙錘,狠狠的擊在了血色長虹的身上,瞬間對方化為一灘肉泥,消失在整個空間之中。

“你乃夫君的兄弟,怎能背叛於他壓,你該死啊。好你個心殤太守,今日我要為夫君報仇血恨,你們都該死啊。”

薛柔揮舞的雙錘,如瘋如魔般的向著牧雲歌襲來,未等牧雲歌有所動作,身邊的高順冷冷持刀一揮,瞬間人頭落在地上。

“我乃雲中太守心殤,誰能提供血色長鋒駐地、成員,皆可繞爾等一命,若是無用者,殺。”

冷冷的一嗓子,在加上如此的血腥畫麵,頓時讓大小公會會長,紛紛開口祈饒。更有甚者直接揮刀身邊之人,提著對方的腦袋,向牧雲歌邀功免死。

不長時間,屋中隻剩下四人,這四人紛紛開口,說著血色長鋒領地在何處?成員又有多少,更有一人跪地求饒,欲要親自帶牧雲歌前往駐地。

當牧雲歌來到駐地之時,一聲令下,在陷陣營的攻擊下,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血色皇朝的領地,便被陷陣營攻破,看著牧雲歌如此戰力,殘餘的四人更是嚇得直哆嗦,心中更是冷叱:“血色長鋒不知深淺,既然暗中欲要謀劃雲中郡,還真是異想天開之舉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