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自村落出來之後,與隱茹走了不久,便到達的小碭山。還真彆說,這小碭山風景的確不錯,要是在此搭建一座茅廬,還真是有隱居的風範。

山中的木寨,構造簡單的防禦工事,大有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的氣勢。木寨之上兩名持刀的山賊,見到隱茹的一刻,紛紛升起笑臉,衝著隱茹打著招呼。甚至直接打開寨門,顯然是對隱茹十分友善。

就在牧雲歌與隱茹上山,到達山賊營寨之時,自裡麵走下一隊刀兵,為首一人看向隱茹,眉頭輕輕一皺,嘴角帶著一絲嘲諷道:“這不是裡長麼?怎麼?這一次我們兄弟能有著落了?”

聽到此人冷嘲熱諷的語氣,牧雲歌微微皺眉,一旁的隱茹也是有些詫異,不知道對方這是抽什麼風?

“你是誰?”此人隱茹並不認識,這山寨她也是第一次來,平日裡都是張勇打理,所以此人她也不認識。

“我,哈哈,裡長真是貴人多忘事,我胡三小小的人物,怎能入得裡長的眼中?不過兄弟們都著急了,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,我胡三代表兄弟們,告知黃昏裡長一聲,這小碭山依然是小碭山,從此以後與你們毫無關係。”

“那就是胡三?你的話,可對得起陳家三雄?”隱茹心中一緊,看到牧雲歌臉色不善,急忙開口衝著對方道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“哈哈,三位大王自有他們的福分?何曾記得我們這些患難的兄弟?哼,我們還是自謀門路,勞不得三位大王的惦記。”

“你。”

“休要多言,給我下山去吧,我小碭山從此以後不歡迎你。”胡三冷冷的揮手,身後那些刀兵還是有些遲疑。

見到這一幕牧雲歌眉頭更緊,剛要開口說話,便聽到胡三冷冷的道:“怎麼?你們難道欲要仿效陳氏三雄,背叛我們陰神教麼?”

聽到胡三冷冷的話,牧雲歌算是明白了,這tmd又是幽冥郡搞的鬼,陰神教早已投靠幽冥郡主,在雲中城之時,牧雲歌便已經知曉了。

現在陰神教依然賊心不死,還欲要插手武泉府之事,其目的不言而喻,看來他們還真是不死心啊。

細劍出手,未等胡三背後的刀兵有所動作,牧雲歌手中的細劍,已經搭在胡三的脖頸之處。

“你是何人?放開我們的頭領。”刀兵紛紛抽出短刀,包圍了牧雲歌與隱茹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“說吧,你與陰神教什麼關係?另外請教一件事,陰神教到底有什麼謀劃,為何對小碭山暗中窺視?”

“你是何人?既然知道陰神教的大名,還不把你的短劍抽起來,難道找死不成?”

‘嗖’的一聲,細劍貼著胡三的脖頸劃過,一道細痕出現在胡三的脖頸,鮮血瞬間湧出。嚇得胡三頓時捂住自己的脖子,膽寒的看著眼前的這位主。

細劍再次搭在胡三的前胸,牧雲歌嘴角輕輕上揚,衝著對方冷冷的開口:“不要囉嗦,我不想聽其他的廢話。說吧,你還有一次機會,好好想想怎麼說?若不然你這人頭,我可保不準還在你的身子上待著。”

“你,我說。”就在胡三欲要開口大罵之時,細劍已經向前一探,嚇得他趕緊收回話語,身子向後退了一步,衝著牧雲歌趕緊道。

原來在牧雲歌在城外,誅殺天下成員之時,便有陰神教的會眾,找到了胡三謀事,陰神教希望小碭山,能成為陰神教的據點,從而藉機攻打黃昏領地。

“胡三,你敢欺騙我們,你不是說這是三位大王的想法,你。”所有刀兵一時傻眼,衝著胡三咬牙切齒的道。

“太守,小的也是冇辦法啊,那陰神教的會眾,給小的下了蠱蟲,要是不聽他的命令,小的定當肝腸寸斷,被那蠱蟲吞噬啊。”

“你認識我?”

“小的,曾經跟隨三位大王下山,在黃昏村見過太守,那時候太守還是縣令呢,太守請顧及舊情,繞了小的這一回吧。”

“那陰神教的會眾在哪?”的確此人有些麵熟,牧雲歌聽見他這麼一說,還真是想起他來。

“不知,不過,小的悄悄跟誰過他,知道他與府城劉家米鋪有聯絡。”

“滾一片去,一會與張勇去往劉家米鋪對質,要是你說的全部屬實,我會讓張勇逼出蠱蟲的解藥。”

正說話間,張勇已經匆匆上山,見到眾人此舉,頓時一愣,衝著胡三冷冷的嗬斥道:“胡三,你這兔崽子作死麼?難道冇見過領主?”

隱茹一拉張勇,把事情經過說與張勇所知,氣的張勇上前衝著胡三踹了幾腳。當下與牧雲歌無顏以對,武泉府兵變、小碭山兵變,這些事情都在他的眼皮底下發生,這讓他真是冇臉了。

“張勇,這五十刀兵,你全部編入武泉府城防軍,若是有人反對,叫他去雲中城找我。另外陰神教一事,不會如此簡單,我看武泉府其中,不難有其他人與陰神教苟合,你帶著胡三先行緝捕劉家米鋪,給我徹查此事。”

“喏。”

“其他人也不要在這山中駐留了,隨我下山去往村落,今後爾等便是我黃昏村落民眾,希望你們能改過自新,為村落髮展貢獻一份力量。當然在村落你們可以有房住,有吃喝,有衣穿,更可以成家立業。不過爾等心中若是另有他想,便不要進入村中,免得日後揮刀相向。”

“謹遵領主之命,我等願意跟隨領主,長居村落生活。”眾人臉上全是驚喜,急忙衝著牧雲歌開口道。

“師姐,在此登記落戶,已安民心。”

“是,領主。”外人麵前,隱茹也對牧雲歌十分尊重,急忙衝著牧雲歌道。

“張勇,此事不怪你,不過你要好好警示,幽冥郡視我為生死仇敵,你們都是我的嫡係,保護好自己纔是前提。”

“是,領主。”張勇眼中一熱,差一點冇哭出來,頓時對牧雲歌增加不少親密度。

掃了一眼通訊,見到是銀河酋長他們,估計這些人也到了村落,牧雲歌衝著眾人揮揮手,直接走下山去,召喚出鶴翅虎駿,直奔村落而歸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