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當牧雲歌出現在城外之時,足足數百位玩家,正在冷冷的看著他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這讓牧雲歌心中更是一怒,看來若不讓這些玩家感到恐懼,那今後自己的日子可就難過了。

一步步向前走去,玩家自動讓開一條道路,如同夾道歡迎一般。而牧雲歌也知道他們的打算,他們在等,等待他走出城頭防禦器械之外。而就在那一刻,也是他們動手的時機。

係統開放劇情任務:雲中郡之戰。讓整個雲中郡,如同大雜燴一般,所有欲要成立一方勢力的玩家,紛紛前往雲中郡。

當然這其中也有看熱鬨的存在,不過無論是誰?最終他們都會選擇黑暗陣營,永遠都是他的敵人。

對於牧雲歌來說,他還真不想轉為其他陣營,那這些玩家便是他永遠的敵人,對於敵人善良,那就是對自己殘忍。牧雲歌不打算把殘忍留給自己,那唯有殺字一途了。

就在牧雲歌走出城防射程之外,這一瞬間,不少人迅速轉為黑暗陣營,而同一時間不少冇有轉變陣營的玩家,直接堵住牧雲歌的後路,想用這種辦法阻攔他回城。

“心殤會長,我看你還是自裁吧,這樣也省得讓我們天下的兄弟們動手了。”一名玩家帶著陰狠的目光,冷冷的看向牧雲歌,在他的心中牧雲歌,就是任人宰割的肥羊,已經逃不出他們的手掌心了。

“天下麼?就派出你們這些廢物?天行健呢?天下七十八精銳呢?以他的脾氣不會做縮頭烏龜吧?”牧雲歌說完這句話,冷冷的掃視了一眼四周。

而在不遠處密林之中,一男子眉頭也是一緊,身邊的人疑惑的問道:“老大,那小子認識你?”

“我哪曉得?”

男子正是天下公會的會長天行健,此次進入《異空》算是遲了一步,反而讓天下冇能成立公會。當得知雲中郡之戰的任務,可以得到公會令牌。天行健根本冇有一絲遲疑,直接選擇刷領天下的兄弟們,進駐了雲中郡武泉府。

其他未曾組建幫會的會長,也都是懷著這樣的打算,進駐了雲中郡。隻不過天行健想的更多而已。以他的估算,隻要守住黃昏公會的領地,早晚心殤都會露麵,隻要他敢出武泉府一步,那靠著天下的數百名兄弟,無論對方等級多高,也難逃這一死。

一聲聲通訊聲,讓牧雲歌皺了皺眉,掃了一眼全是公會兄弟們,牧雲歌直接開啟了公會頻道。

“老大,你在哪?我們這就過去,你不要出城,千萬不要被天下那些畜生髮現。他們已經趕了過去,準備埋伏半路截殺你老大。”青城山上有道士急忙開口道。

“是啊,老大你千萬不要意氣用事,我們這就過去,咱們彙聚在一起,也許還有一拚之力。”年少輕狂開口道。

“拚個屁,老大彆聽年少bb,咱們還是在武泉府城,我看他們誰敢攻城?氣死他們。等咱們公會發展起來,報仇也是不晚。”點菸不需火道。

“都不要吵了,聽老大說話,就算老大要出城決戰,咱們唯死而已。瑪德,不就是天下麼?能怎麼地?”銀河酋長這一嗓子,算是讓吵雜之聲,慢慢的降了下去。

“你們在哪?”

“老大,我們在迷霧森林練級,正向武泉府趕過去。”

“不用,你們繼續練級,武泉府這邊由我一人足矣,你們來了反而拖累我。等這邊事了之後,我去找你們,順便看看胖子去。”

“啊,胖爺複活了?老大你真的不需要我們?”銀河酋長遲疑的問了一句。

“不用,哼,一些小魚小蝦,撐死還冇到15級,莫說幾百,就算上千我也不懼。”

說到這裡牧雲歌直接掛了通訊,開啟的視頻影像功能,選擇直接拉公會成員觀看,緊接著手中的細劍,揮舞了一個劍花,衝著對麵數百人微微一笑道:“雜魚們,既然天行健不願出來,那你們既然願意赴死,我便收下你們的人頭。”

就在為首那人剛要說話,牧雲歌一個急衝,瞬間來到他的麵前,手中的細劍插入了他的前胸,一道流光之後,此人已經消失了原地。

“三胖多少血值?”看著那人被秒殺,所有人都驚詫的看著牧雲歌,就連天行健也是無比驚詫,急忙衝著身邊之人問道。

“11級,2200血值。在加上他身上的裝備,應該能抵抗3000的攻擊力。”身邊之人快速的計算出數值,不過這結果令眾人,都是吸了一口冷氣。

此時黃品裝備不多,畢竟購買裝備的魂珠,他們也冇有獲取的途徑。而武泉府周圍boss稀少,令他們也很難尋獲。

3000,看著已經衝進人群,一劍一流光的秒殺,天行健心都在滴血。雖然那些被殺的人,都屬於天下外圍成員,不過這樣的損失,足以讓天下臉麵無光。若是不能擊殺對方,這一戰之後,天下再也不複當初的威名?

為了一塊公會令牌,自己惹上這樣的人?到底值得麼?在這一刻天行健生出悔意,覺得自己做出了人生中,最大的一次失誤,那就是錯判了對方的實力。這種錯誤的判斷,足以讓天下覆滅。

“老大,不行啊,這樣下去的話,咱們天下就完了,今日要是不能搞死他,來日那更不用說了,拚了吧。”

同為天下內部成員,對於天下的感情,並不比天行健少多少。在天行健身邊這七十八人,纔是天下的基石,這些人要是覆滅了,那天下算是徹底完了。

“諸葛怎麼看?”天行健有些拿不定主意,衝著一位清瘦的男子道。這人就是天下工會的軍師,賽諸葛。

“老大,無論怎麼選擇,咱們與對方對上了,這一戰即使我們全部輪滅,也要打下去,大不了咱們重生之後,另選其他郡複活就是。拚了吧,也許我們能殺了他,那咱們自然可以挽回劣勢。”

“那就這樣定了,霸天。”天行健一咬牙,握緊拳頭狠狠的道。

“在老大。”

“你帶著盾兵小隊,給我擋住他的攻勢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“落舞你帶著槍兵小隊,給我狠狠壓製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諸葛,你帶著弓箭手小隊,伺機以待,隻要對方露出破綻,就算拚著我們全部折損,也要擊殺了對方,隻要擊殺了心殤,我們全部戰死也是值了。諸葛,交給你了。”

既然已經決定了,天行健飛快的佈置,伸手拍了拍賽諸葛的肩膀,率領僅有曆史名人靈將的幾人,悄悄的向牧雲歌潛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