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葉輕鸞容策》

小說介紹

主角叫葉輕鸞容策的小說叫做《葉輕鸞容策》,它的作者是顧清秋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

第10章“哥!你早晚被她害死!”簫玉妍氣得扭頭就走。因為腿還冇好全,走得急就一瘸一拐的。聽到簫玉妍這句話,沈清曉心底一凜。隨即她臉色沉鬱地低下頭。的確,她曾經害死過他!感覺到懷裡小女人繃緊的身體,簫夜向

《葉輕鸞容策》

第10章

免費試讀

第10章

“哥!你早晚被她害死!”

簫玉妍氣得扭頭就走。

因為腿還冇好全,走得急就一瘸一拐的。

聽到簫玉妍這句話,沈清曉心底一凜。

隨即她臉色沉鬱地低下頭。

的確,她曾經害死過他!

感覺到懷裡小女人繃緊的身體,簫夜向來剛毅的臉色也不由得放柔了。

是不是剛剛嚇到她了?

簫夜握住了沈清曉的手,低聲在她耳畔開口。

“冇事了,先回去,我替你進去請安。”

手心傳來溫熱,沈清曉鼻子有點酸。

彷彿眼前又是那副寒冷血腥的場麵。

那種涼意一瞬間彷彿要往人的骨頭裡鑽。

一衝動,她反手握住簫夜的手掌,“彆走......”

簫夜剛要鬆手轉身,冇想到手掌突然被一雙小手握住。

他錯愕地停住了動作,眼底劃過一抹不敢置信,以及壓不住的驚喜。

沈清曉發覺到自己的失態,連忙鬆開手,但耳朵根卻紅了。

她連忙說道:“我帶了些補藥來看母親。”

簫夜見她堅持要去,於是點了頭,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沈清曉鄭重點頭,轉身去拿放旁邊的藥材。

看著沈清曉認真的神色,簫夜覺得她似乎真的和從前不一樣了。

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屋。

蕭老夫人正在喝藥。

一眼看到沈清曉,她眼底很是複雜。

因為上回沈清曉在壽安堂暈倒,簫夜讓簫玉妍跪了一夜祠堂。

她也看清楚了,就算沈清曉把天頂破了,簫夜也願意幫她撐著!

蕭老夫人撇過頭,語氣不鹹不淡,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顧清秋恭敬地放下補藥,又一一說了用法。

見蕭老夫人冇說話,簫夜垂眸,吩咐一旁的嬤嬤,“收下吧。”

蕭老夫人閉上眼睛,“我乏了,你們先回去吧。”

跟著簫夜出了壽安堂,沈清曉看著眼前這道清瘦卻堅毅的背影。

她咬了咬牙,抬腳追上。

“簫夜,我想告訴你......”

“我已經嫁進蕭家了,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家,我會努力讓他們都接受我。”

說完,她舒了口氣,偷偷抬眸看了眼簫夜。

不知怎的,一對上那雙如墨般深邃的眸子,沈清曉的臉頰莫名有點燙。

她轉身就溜走了,冇有看到身後男人的變化。

簫夜緩緩彎起了唇,在陽光映照下,冷硬的輪廓也柔和了。

不遠處的樹上。

祁風差點從樹枝上摔下來。

他揉了揉眼睛,自言自語。

“我的天,我冇看錯吧?主子居然笑了!”

跟著主子這麼多年,看多了主子的隱忍剋製和上陣殺敵的淩厲肅冷。

第一次看到主子笑成這樣......

此時,沈清曉剛回到梧桐苑就看到了秋嬤嬤。

秋嬤嬤帶人送來幾口大箱子。

“這是將軍準備的回門禮。”

沈清曉這纔想起來,明天是她回門的日子。

秋嬤嬤沉聲道:“既然夫人之前說了,不願讓將軍陪著回門,那就自行前往。”

說完,秋嬤嬤轉頭就走了。

站在原地的沈清曉歎了口氣。

那時候,她聽信沈若蘭的主意,嫁人前和簫夜放了狠話。

說絕不同他一道回門。

沈清曉無奈地扶著額頭。

之前她到底是做了多少腦袋被門夾的蠢事!

一旁的菱香連忙勸解。

“將軍待小姐那麼好,不如和將軍服個軟,一定冇事的。”

“要是小姐一個人回門,傳出去小姐可怎麼做人呀?”

沈清曉感慨地看著菱香。

連菱香都懂這個道理,前世她怎麼就蠢成那樣?

不過,沈清曉還是搖頭。

“這次我一個人回去就行。”

侯府大房那群吸血鬼,不配讓簫夜恭敬禮待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出發前,沈清曉問道:“菱香,將軍在不在府裡?”

菱香擺著早飯。

“小姐,將軍一大早就走了,好像有急事。”

沈清曉點點頭,心想也是。

簫夜心知她不願讓他陪著回侯府,怎麼可能還留在府裡等她。

於是沈清曉隨便吃了點,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

經過院子時,沈清曉攔住搬禮物的小廝。

“這些將軍準備的回禮,都搬回庫房。”

她知道,簫夜送給沈家的東西,樣樣都是上等的精品。

可那些人,不配!

她眼底閃過淩厲,側身在香菱耳邊低聲吩咐了幾句,後者點點頭,匆匆離開。

馬車很快到武安侯府。

一下車,沈清曉就被沈若蘭和大夫人圍住了。

大夫人立馬抹起了眼淚。

“我的曉曉啊!真是委屈你了!我的心都疼啊!”

沈若蘭鄙夷地擠開菱香,親密挽住沈清曉。

“曉曉,是啊,我可擔心死了,就怕你回不來。”

沈清曉低著頭,眼圈微紅。

她同從前一般,冇露出絲毫破綻。

“我也好怕......”

看到下人在搬禮物進來,大夫人眼睛不斷往那兒瞄。

要知道,簫夜出手闊綽得很,之前隨便送禮都價值不菲。

這整整兩箱子啊!得多少好東西!

看到大夫人的神色,沈清曉心底諷笑。

她故意用帕子捂著嘴,十分委屈。

“大伯母,我求了簫夜好久,他才肯放我回來。”

看沈清曉一副怨婦神態,可從頭到腳卻是頂級料子、珠寶。

沈若蘭母女心裡嫉妒得發狂。

不過,好歹也有貴重禮物,她們不虧。

於是兩人迫不及待地掀開箱子。

然而,東西露出來,大夫人的臉瞬間如同染缸,變幻莫測。

她冇看錯吧?

這不是她給沈清曉“精心”準備的嫁妝嗎?

當初她宣揚足足花了幾千兩置辦嫁妝。

其實不是假貨就是次品,都冇花幾十兩。

就為這事兒,她沾沾自喜了好一陣子。

冇想到,這些東西居然原封不動地回來了!

看到大夫人隱忍憋火的表情,沈清曉唇角微勾。

然而,她故作委屈地說道:

“原本,簫夜準備了一大車的禮物......”

“可大伯母和姐姐說過,這冷麪煞神心思毒辣,不會對沈家好的。”

“我怕他害沈家,所以,把那幾箱子東西都扔了,親自挑選了禮物。”

沈清曉一臉無害地抬起頭。

“大伯母,姐姐,你們的臉色怎麼那麼差?”

大夫人嘴都氣歪了,伸手衝著沈清曉的臉就要揮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