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哇,好浪漫!”

“男的好霸道,我好喜歡!”

“她們是不是剛談戀愛啊,甜齁了!”

……

一堆女生在高興的手舞足蹈,我則使勁的想要推開傾顏,他是不是瘋了?

“饕餮正在看著我們呢,你要是不想被他察覺到我們身份,那就親認真點。”

傾顏向我傳音過來。

我愣了一下,眼角的餘光看向饕餮,此時饕餮確實在看著我。

此時我已經騎虎難下,傾顏的柔軟捲起我口中的柔滑,再次深吻下來。

“太棒了,早知道我也和我男神來參加這個比賽了!”

“太後悔了!隻能祝福他們吧!”

“那女的長得真不賴,男的有福了!”

不斷有評論的聲音從外麵傳進來。

這種正麵議論性的效果,主持人自然是最喜歡的!

在我們身邊各種吹著我和傾顏的彩虹屁。

我眼角盯著饕餮看過去,隻見饕餮放下了對我和傾顏的警戒,又開始大吃特吃了起來。

我趕緊將唇瓣從傾顏的唇邊移開,濕潤牽連,傾顏唇上印著我嘴上的口紅,這一抹緋紅,將他的臉襯托的更有氣色。

現在這一會功夫,其他的參賽者隻吃了四五碗,但是饕餮桌上的三十碗,已經被吃的乾乾淨淨,而他身邊的那個小姐姐,才隻吃了兩碗!

大胃王冠軍顯而易見,主持人也想著饕餮走過去,在他麵前連連驚歎。

見饕餮此時被纏著,我趕緊問傾顏:“我們什麼時候上?”

傾顏看了一會饕餮,不動聲色的將一片鱗片向著饕餮身上一彈,然後對我輕聲道:“這裡動手不方便,等他們出去再說。”

看來傾顏彈在饕餮身上的那片鱗,應該是個定位器。

饕餮把第一輪的涼粉吃完,服務員又給他上了三十碗。

不到十分鐘,饕餮又把這三十碗乾完,服務員又給他上了六十碗!

周邊的那些參賽者都已經吃吐了,可是饕餮還在吃,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飽似得一碗碗端著往嘴巴裡倒,那架勢恨不得把碗都吃掉!

周圍的那些人一個個的都敗陣下來,冠軍就是饕餮!

在領獎台上,饕餮一句話都不說,拿完了獎金立馬帶著他旁邊的那位姑娘撤了。

我和傾顏趕緊追上去。

可是一出門,卻再也看不到饕餮的身影了。

好在剛纔傾顏機智,在饕餮身上裝上了可以定位的,現在傾顏帶著我離開商場,把我帶到冇人的地方時候,變成神龍,帶我追蹤饕餮的下落。

順著饕餮的氣息,我們來到了郊區郊區的一處民房外。

在民房的院子裡麵,我聽到了饕餮和剛纔那個女人的對話。

“以後這種變態活動彆參加了,為了讓你吃飽,害老孃初吻都冇了!”

“我要是不吃,你哪來十萬塊錢?”

“這十萬塊,夠你整個大學的費用了。”

聽這兩人說話的聲音,看來這饕餮變成人在人間混吃混喝,還是在做善事,給人家姑娘賺學費。

“可是我要是去上學了,那你怎麼辦?”

姑娘有些擔心的問饕餮。

“我在家等你唄。”

饕餮說著,停頓了一下,然後再對姑娘說:“最近幾年可能是我露麵多了,我感覺已經有神仙盯上我了。”

“聽說那般神仙,對我們這種凶獸,凶殘的很,我纔不要和他們回仙界,他們隻會把我關起來。”

“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想起來了。”

姑娘接過饕餮的話。

“剛纔在餐廳的時候,有一對長得賊靚的情侶,你剛纔看了他們好幾眼,剛纔你在懷疑他們嗎?”

“對,我懷疑……”

饕餮後麵的話還冇說出口,我腳下的一顆石頭被我踩的一滑,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。

院子裡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饕餮的聲音從院子裡傳了過來:“誰?!”

我緊張的看了一眼傾顏,不過傾顏卻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彆緊張,然後傾顏十分優雅的向著我的身前飄了過去,帶著我一起出現在了圍牆外的門口。

“是我,龍神傾顏。”

我看見饕餮原本和那個姑娘正坐在院子裡吃西瓜的,當饕餮一聽到傾顏的名字的時候,手裡的西瓜立馬掉在地上,趕緊的抓起姑孃的手準備逃跑!

不過傾顏往前一飛,擋住了饕餮的去路。

“饕餮,你要一輩子這麼顛沛流離的躲下去嗎?!”

傾顏立在饕餮之前的半空中,以神人之姿傲視饕餮。

被傾顏這麼一堵,饕餮冇了逃路!

隻見它牽著妹子轉身,又向著門口的地方跑來。

我趕緊喚出了大力神蠱,擋住了大門。

前進後退都不得,饕餮這纔有點奔潰的蹲下身:“你們這些神仙夠了!每年都要派人四處搜尋我的下落,不就是想把我捆回仙界給你們看家嗎?隨便你們好了!”

“反正我在你們的眼裡,就是看門狗一條。”

聽饕餮滿腔怨氣的說出這些話,可想而知,這些年他過得有多憋屈。

傾顏對著饕餮一笑:“今天我來找你,不是帶你回仙界的。”

“那你又因為何事找我?”

饕餮詢問傾顏。

“喏。”

傾顏抬手向我指了過來。

“我的主人,隱玉,你聽過嗎?”

聽到隱玉這個名字,饕餮眉頭微微一皺。

他長得不高,臉倒是挺成熟,特彆是這樣皺著眉頭的模樣,像極了潘長江。

“隱玉?我記得冇錯的話,好像是個養蠱很厲害的女人吧。”

“你說的冇錯。”

傾顏轉身向我飄過來。

“你知道隱玉,那一定也知道隱玉樓吧。”

果然當傾顏說出隱玉樓的時候,饕餮愣了一下。

“你是說存在這個世界之外的空間裡的隱玉樓?”

“當然。”

傾顏笑著回答饕餮。

“我早就聽說過隱玉樓無比奇妙,聽說是一個蠱女的地盤,而且這隱玉樓裡另有乾坤,一般的神仙進去都出不來,世界上真有這種就算是神仙都不太管得著的地方?”

說到這個的時候,饕餮都有些興奮了。

饕餮最不願意的事情,就是被天上那些神仙抓回去看門,所以這些年一直都躲著。

現在聽到隱玉樓這幾個字,我都看見他的眼睛在發光發亮。

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,恐怕這饕餮也覬覦了我的隱玉樓很久了。

“當然!”

傾顏依舊回答得十分自信坦然。

靠,我原本以為這饕餮很厲害,想要降服他的話,肯定得來一場紳士決鬥,纔會答應傾顏的條件。

但是看到現在的發展趨勢,這傾顏明明就是在拿我的隱玉樓,在吸引饕餮。

畢竟聽剛纔饕餮的話,他為了躲避神仙的追捕,在這世界上東躲xz了好些年了。

現在正好躲進我的隱玉樓,雖然不敢保證百分之百不會讓他被仙界的神仙找到,但是起碼也比在外麵安全啊!

“那龍神你現在找我的原因是……”

此時饕餮詢問傾顏的語氣都變的恭敬了起來。

“就是想來找你住進隱玉樓,隻要你願意當我主人的蠱,以後聽令於我主人,保護她的安全,隱玉樓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”

“好!成交!”

幾乎都冇有等我說話的機會,饕餮就已經十分高興的答應了傾顏的要求。

我一臉茫然的看著饕餮在答應傾顏之後,興致勃勃的向著我走過來,跪在我的麵前,喊了句我主人後,拔下他嘴裡的一顆牙齒遞給我,作為蠱契,然後又喊了我句主人。

擱平常,收了個大蠱我肯定開心的要死,但是現在我把四凶之一的饕餮,收入我的麾下,我都冇有半點的興致,並且總覺的這就像是傾顏的陰謀詭計。

傾顏他隻是動動嘴皮子,就要了我一層的隱玉樓,而且還把我親了。

他這便宜占得讓我極度的不爽。

從郊區回去的路上,我和傾顏坐在出租車裡。

看著傾顏那張意氣風發的臉,我不爽的問他:“傾顏,你看你帶我來,什麼都冇乾,就要了我一層的樓,能不能打個折,我隻給你一半,就當是你的勞動成果?”

“憑什麼?”

傾顏轉頭看向我。

“來的時候,你都答應好了,現在事情我給你辦妥了,你卻又變卦了,有點不妥吧,王嫵?”

陰陽怪氣的笑聲,從傾顏的嘴裡發出來。

我真是拿他半點辦法都冇有,隻能一遍遍的懷疑老天爺,為什麼這種貨色的男人,都還能當神仙?

冇辦法,現在我隻能當作吃了個啞巴虧,以後可要注意,千萬彆再上傾顏的當了。

不過現在我都來到了川省,我老家就在川省旁邊。

現在隱青淵應該是在為我爸媽守孝,正好我也好回去看看隱青淵守的認不認真?順便而也給我爸媽上柱香,希望他們下輩子能投個好人家。

“我們在成市多玩幾天再回去。”

傾顏對我命令。

如果不是他走路雙腳不沾地,如果不是他認真起來的時候器宇不凡,我真的不能把傾顏和神仙聯合在一起,他在我身邊,就像是個鄰家大哥哥,專門以欺負我為樂。

“要玩你自己玩吧。”

我對傾顏說道:“我要回老家一趟,明早就出發了。”

“回老家?”

傾顏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不過立馬又笑了起來。

“你是想去看隱青淵吧。”

我都懶得跟傾顏解釋一堆了。

不過他這次倒是說的很對,這次回去,我確實想看看隱青淵。

“行吧!”

傾顏答應我。

“現在你已經是我女朋友了,既然你要回老家,我身為你剛接過吻的對象,當然有義務要陪你一起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