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去!

宮時旭是什麼時候來到我家的?

我驚訝的看著宮時旭,宮時旭看著我的目光大膽熱烈,又無比紳士的對我做了個往屋裡請的動作。

“我的公主,您的王子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晚宴,快進屋嚐嚐吧。”

我的天,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宮時旭這個富家大公子,心甘情願的為我做飯?說這麼誇張的話?

我都還冇來得及拒絕,就被宮時旭半推半就請進了屋。

進屋的那一刻,我都驚呆了!

原本我那有些雜亂的房間,被重新裝修了一番,粉白色的牆紙,公主風的床,就連我之前那簡潔的傢俱,都被換了,整個房間煥然一新,而我們的餐桌就擺在窗前,桌上點著法式蠟燭,蝸牛紅酒牛排,明亮的刀叉和摺疊好的餐巾,都顯示著宮時旭為了這頓飯,下了不少功夫。

“這都是你做的?”我問宮時旭。

“當然!”宮時旭雙手環抱在身前,驕傲的回答我說:“我為了能給主人一個驚喜,從昨天你走之後,就開始佈置了,主人喜歡嗎?”

我的媽鴨!

和隱青淵比起來,宮時旭是什麼絕世好蠱?

隱青淵跟我住在一起,我得伺候大爺似的伺候他。

人家宮時旭都不用我說,為了討我歡心,主動給我驚喜,為我收拾房間,滿足我的少女心。

而都冇等我來得及回答宮時旭,隱青淵就黑著臉從門外進來了。

當他看到屋裡重新裝飾了一番之後,伸手摟住了我的肩,冷冷的對著宮時旭說道:“你太不瞭解王嫵了,她都多大了,怎麼可能會喜歡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。”

擦!

我喜歡啊!

可是就在我想急著給宮時旭解釋時,隱青淵低頭狠狠得瞪了我一眼,暗示我閉嘴。

md,我心裡不爽的罵了句隱青淵,他自己不對我好,還不讓彆人對我好,這種臭脾氣,也有我奶奶這種惡毒老太婆才能製得住吧?

“你是嫉妒我吧。”宮時旭驕傲的揚起下巴,挑釁的看著隱青淵:“自己身為一個蠱,冇能力討好自己的主人,反而還來怪我。”

說著宮時旭又對著隱青淵一笑,乘著隱青淵不注意,伸手拉住我的手,猛地帶著我就往床上一躺。

“隱青淵,我可是不會讓我的主人跟著你受苦的,從今往後,我就跟主人住在一起了!”

說完又曖昧的看著我,伸手深情款款的摸著我的臉:“主人,你一個女孩子家家,睡覺肯定怕黑,以後有我陪你睡,你就什麼都不怕了。”

宮時旭也夠綠茶的,故意在隱青淵麵前跟我秀恩愛。

這種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隱青淵的怒氣值已經暴漲了,他看著宮時旭的眼神都已經充滿了殺意!

我生怕這時候他們兩個要打起來,畢竟不管哪一方受傷,受罪的都是我。

於是趕緊的從宮時旭身邊起身,好言勸著兩位祖宗說:“要不我們先吃點東西吧,我從昨天晚上就冇怎麼吃,都快餓死了。”

說著我提前帶頭坐在了餐桌邊上。

宮時旭一邊放肆的迎著隱青淵的目光,一邊親親熱熱的回答我說:“好,既然主人餓了,那我就不和隱青淵計較了,我陪你一起吃。”

說著宮時旭做到了我的對麵,用刀叉切了一塊牛排,遞到我的麵前,對我說:“啊,主人張嘴,我餵給你吃!”

肉都快要貼到我的唇了,我正欲張口,不過這時,眼角的餘光無意瞥到隱青淵那似乎都能把我看殺的眼神!

我嚇得渾身一哆嗦,我也不敢吃啊,於是弱弱的對著隱青淵說了一句:“隱哥,要不你也來吃點?”

“哼!”隱青淵不屑,陰冷的看了我一眼,毫不掩飾的威脅我。

“王嫵,你要是敢吃一口,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。”

“喲,想不到傳說中赫赫有名的黑蝦子,竟然是這麼虐待自己的蠱主的,怪不得以前名聲這麼差。”

宮時旭說著,不滿的又為我盛了一碗牛尾湯,對我道:“主人,彆聽他的,有我在,他不敢對你怎麼樣。”

眼下我確實是餓了,但是看著隱青淵那陰著的一張臉,又看了眼宮時旭不斷的在催我喝著的這碗牛尾湯,我就像是掉糞坑裡的狗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

“主人,吃吧,彆管他!”

“你要是敢吃,我現在就讓你生不如死!”

“主人吃!”

“不準吃!”

看著眼前越來越激烈的戰況,我弱弱的說了一句。

“你倆能不能彆吵了?”

“你給我閉嘴。”

“主人你彆怕,這老泥鰍打不過我,聽我的,快喝了這碗湯。”

“你敢?!”

“有什麼不敢?”

……。

兩個聲音不斷的在我耳朵裡滾來滾去,我就像是一個坐在桌上的小醜。

為什麼隻要隱青淵和宮時旭一吵架,苦逼的就是我?!

嗬嗬,老孃我累了。

“你倆有完冇完!再這麼下去我走?”

我衝著宮時旭和隱青淵了一句!

因為分貝過大,瞬間就把隱青淵和宮時旭愣住了。

他倆不爽的相互看了一眼,然後再看向我。

宮時旭對我說:“主人,房租是你交的,要走也是隱青淵走。”

“那怎麼不是你走?”隱青淵怒懟。

“stop!”

我趕緊做了個停止的手勢,就怕他們倆再這麼冇完冇了的吵下去!

而宮時旭和隱青淵也意識到他們兩人不可能和平相處。

於是宮時旭對著隱青淵道:“隱青淵,怎麼說我倆在我們這行內,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這麼吵來吵去冇意思,要不痛快點,你和我比試比試,誰贏了,誰就留在小嫵身邊,用不著用這種蹩腳的手段。”

“哦?那比試什麼?”

宮時旭很自信,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傲氣的看著隱青淵:“你說比什麼就比什麼。”

聽到宮時旭說這話,隱青淵的態度也認真了起來,對著宮時旭淡淡一笑:“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那我就讓讓你。”

“明天趙剛會來找小嫵去下山寨,那裡有處風水出了問題,出了邪魅,明天我們隨同小嫵一起出門,誰最先把事情解決了,小嫵就是誰的,你看怎麼樣?”

看風水不是宮時旭最擅長的嗎?隱青淵竟然要和宮時旭比看風水,那他豈不是毫無懸唸的就輸了?

“你跟我比風水?”宮時旭藐視了眼隱青淵:“你冇跟我開玩笑吧!”

“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?”隱青淵冷靜的笑了一句。

“行,那我明天就讓著你,我倒是要看看,你是怎麼看輸給我的。”

宮時旭說著,轉頭看向了我:“小嫵,隻能是我一個人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