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隱青淵這麼一連串的質問,問的我都懵逼了。

“回答不上來了是吧。”隱青淵對我不屑一笑。

“如果我猜的冇錯,王霸文隻需要用死一威脅,你再怎麼不願意,也會乖乖聽話,和宮時旭成婚吧。”

“那你想過到時候,我該怎麼辦嗎?”

隱青淵問我:“到時候你除了會對我說幾句對不起之外,你還能對我說什麼?”

“我……。”

解釋的話想說出口,但卻詞窮。

確實,我冇隱青淵想的這麼遠。

確實,如果到時候王霸文隻要跟我說,他還有幾天就要死了,我就會辜負隱青淵。

“你跟我在一起也有段時間了,我什麼為人你也清楚,我不會為了成全你,對你無限製的包容。”

“既然你選擇跟我在一起,那麻煩你,多做些你身為我女朋友的事情。”

“當然,你現在還一個選擇。”

隱青淵說到這些的時候,停頓了一下,一雙漆黑入墨的眸子,抬眼看向了我。

“什麼選擇。”

此時我在隱青淵麵前說話的語氣,都弱了下去。

“那就是選擇和我分手,以後你結你的婚,我做我的蠱,從此我們毫無瓜葛。”

隱青淵說完這話後,又對我補充了一句;

“當然,我現在不要你立馬就給我結果,給你三天時間,不管什麼結果,我都接受。”

隱青淵說罷,又是對我淡淡一笑。

隱青淵本來就身體不行,他這一笑,顯得他尤為虛弱。

或許真是我錯了,他是我對象,而我卻快要被安排婚事了,也不和他商量。

甚至是他想公開我們的關係,都需要用到一些極端的方式。

從隱青淵房裡出來後,我躺回到我自己房間的床上。

我滿腦子都是隱青淵剛纔對我說的話。

難道真是我做錯了嗎?

難道真是我不會談戀愛嗎?

隱青淵給我三天時間考慮,讓我選擇要不要和他分手。

和他分手了,我就不用這麼煩惱了。

可是他是第一個我喜歡的人。

在車上呆了一天,加上這麼多的煩心事一股腦的全都堆在一起,讓我徹夜難眠。

第二天我們有集訓課,我們班和謝薇薇的班聯合在一起上。

謝薇薇看起來精神好多了,但她見我一臉的愁容,於是就在我身邊坐了下來,問我道:

“怎麼了?王大小姐,怎麼一大早就不開心?”

“你彆取笑我了。”我回答了句謝薇薇。

謝薇薇往我們周邊看了一眼,見我們身旁都冇人關注我們之後,再問我說:

“怎麼?和你的隱哥哥鬨矛盾了?”

我驚訝的轉頭看向謝薇薇,謝薇薇這才又對我笑道:

“小嬋告訴我的,說你們倆已經在一起了。”

換做是從前,我肯定會下意識的反駁。

但是現在,反駁都無比的費力氣,於是我就對著謝薇薇點了點頭。

我在學校,也隻有謝薇薇這麼一個好朋友,於是我就把我的煩惱之事,跟謝薇薇說了。

“你以前冇談過戀愛吧?”謝薇薇忽然問我。

“嗐,我以前這麼醜,想談戀愛也冇人跟我談啊。”我自黑的回答了一句謝薇薇。

畢竟第一次和姐妹說個人感情之事,有點難為情。

“你以前也不醜,隻是確實你養了隱青淵之後,變得好看了不少,這都是他給你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我回答謝薇薇。

“隱青淵說的是對的。”

謝薇薇又對我說:“你既然答應和他在一起了,那就要考慮你們的將來,這是戀愛必備的,當然,除了你隻是想玩玩他之外。”

“可是他是蠱,我是人,我們真的可以結婚嗎?”

“許仙還和白素貞還在一起了呢,隻要你夠喜歡他,那你們在一起就不成任何問題。”

“可那隻是傳說啊,現實裡真有人敢這麼做嗎?”我問謝薇薇。

“怎麼冇有?”謝薇薇對我說:

“你手裡的蝶蠱,不就和人在一起了嗎?而且隱青淵已經變成了人,隻要你不說,冇誰會知道他是蠱,他在我們大部人的眼裡,就是一個人,不是蠱。”

“所以你如果真的喜歡他,我支援你們在一起。”

謝薇薇說完這話後,對我溫柔一笑。

看著謝薇薇這溫柔的一笑,我心裡提著的那些煩惱,忽然就放了下來。

謝薇薇的話,就像是直達我骨縫最痛處的那抹靈藥。

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冇誰會支援我和隱青淵在一起,所以才感到痛苦。

原來我是接受不了冇人祝福的愛情。

當謝薇薇支援我和隱青淵後,我忽然覺得,那些煩惱,也不是什麼煩惱了。

“謝謝你,薇薇。”

這一瞬間,我才明白,原來有好姐妹竟然會這麼好。

“好了,既然你心情好了,我又有個單子,要派給你了。”謝薇薇岔開話題對我笑道。

“你手裡頭到底還有多少單子?”我忍不住好奇問謝薇薇。

“還多著呢,隻要你願意接,我都可以給你。”

謝薇薇說著,拿出手機,低頭給我發事主的聯絡方式。

不過因為手機冇電了,她說下課之後給我發。

經過謝薇薇的開導,我原本像是無頭蒼蠅亂撞般的思緒,也有了堅定的信念。

下課之後,我回家吃飯。

趁著老爺子和宮時旭都在,我便對老爺子說道:

“太爺爺,其實我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王霸文吃著飯,聽到我說這話,放下了手裡的筷子。

“哦?是你們班同學嗎?”

“不是,是隱青淵,我打算這個月和他結婚。”

然後再看向宮時旭,再對著宮時旭道:

“對不起,宮時旭,之前我一直以為你在跟我開玩笑說要跟我結婚,我應該早點和你講明白的。”

當我對著他們兩人說出這話來的時候,我緊張的手裡的汗都冒出來了。

我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哪怕是被王霸文從他家趕出去,我也要給隱青淵一個驚喜。

他說的冇錯,是我做的不夠好,所以他纔會這麼偏激。

是我冇一早開始和宮時旭說明白,我不喜歡他,也不想和他結婚。

現在,我應該亡羊補牢,讓大家知道我的想法。

果然,當老爺子聽到我說的這話後,想對我說什麼,但是氣的話都哽在喉嚨裡。

然後丟了手裡的筷子,轉身就走。

管家在旁邊責怪的看了我一眼,趕緊的去扶老爺子進電梯。

此時餐桌上就剩下我和宮時旭。

宮時旭此時在我麵前低著頭,尷尬的安慰我:

“老頭子不會氣太久,你彆往心上去,快吃吧,吃完了我送你去學校。”

“下午我們冇課。”我對宮時旭道。

“冇課啊,我都給忘了,吃菜吧。”

宮時旭說著,給我的碗裡夾過來一個雞腿。

以前我真以為宮時旭是在跟我開玩笑,他這種陽光優秀的男孩子,怎麼可能會看上我?

他應該是適合更好的女生的。

這些話我想對宮時旭說,但是卻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於是草草的吃了幾口飯,也上樓了。

上樓梯時,我拿出了手機,看見謝薇薇給我發了幾張聊天記錄的圖片。

是事主和她聊天的截圖。

說是東北有家人說是遭到黃皮子報複了,一家六口,害死了三個,瘋了一個,希望我們趕緊去看看。

事情看起來比較嚴重,最好是今天就過去。

不然全家人的性命堪憂。

佛說救人一命,深造七級浮。

正當我想打開購票軟件去買去吉林的票時。

我手在謝薇薇的對話框往下一劃。

發現估計是謝薇薇點對話框點多了一張圖,竟然把她在某行程軟件上的行程截圖發給了我。

我一看,是10月18,敦煌飛往蘭州,再飛往bj的返程機票。

10月18,那不正好是我和隱青淵在甘肅那個五星級酒店看事的那天嗎?

那兩天晚上,隱青淵可是一整個晚上都不在酒店。

可是謝薇薇怎麼也在甘肅?!而且她回來的行程航班,隻比我們早一個小時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