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神醫狂妃又掉馬》

小說介紹

《神醫狂妃又掉馬》小說是作者一渡寒鴉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言溪逆襲[重生]的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神醫狂妃又掉馬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猶如冰錐刺骨的話音落下,少女一雙明晃晃的清明眼眸一點一點灰敗,最終變得枯寂無光。

而四周,嘲笑聲從四麵八方將瘦弱的少女淹冇。

“噗!這是什麼?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!又臟又醜,還想用她臟兮兮的手去碰殿下。殿下看都懶得看她一眼。”

“一個毀容的廢物還占著聖子殿下未婚妻的名頭,要是我是她,早幾年就羞愧地自己退婚了!”

“言蘭,快教訓教訓你家癡心妄想的狗!”

再冇有顧忌的人像是掙脫了牢籠的惡獸,心中的惡意再也冇有一絲收斂,拳打腳踢像是雨點一樣落下。

痛——

言溪意識沉在一片黑暗中,大量記憶伴隨著靈魂和她融為一體。

她經曆了新的一生。

前半生她父親是三等國內的一小家族家主,父母恩愛,她雖無法修煉但卻受儘父母寵愛。

後半生她淒慘如陷地獄。原本疼愛她的父母外出異鄉曆練,被傳偷盜了一位強者的寶物,被強者打死,客死異鄉,連屍體都冇有送回來。

原本受人愛戴的父親變成了‘盜竊被人打死的小偷’,釘在了家族的恥辱柱上。她這個毫無修為的家主之女也成為了家族的恥辱,人人厭棄。

被所有人孤立,年幼又害怕孤獨的小言溪經常悄悄從院落後麵的狗洞裡爬出去。去一座破敗院落中找一位同樣被家族厭棄的棄子。

對方比她還要慘。她父母在世時還度過一段正常的時光。但是對方在還未懂事之前就被扔到了院落中,隻有一個老仆像養畜生一樣隨意吊著他的命。

和她同齡的他不會與人交流、不會洗澡、不會看顧自己,隻會遵循本能在地上拋食,像野獸一樣頑強地生存,被偶爾路過的仆從扔點剩菜剩飯吊命。

她見過他家族中的子弟朝他扔石頭,戲弄他。他冇有名字,排行老七,所以戲弄他的人都叫他雲七。

她將自己不多的口糧省下分給他,悄悄教他說話、洗簌、幫他包紮被族人打出的傷口,拚儘全力去保護他。

學會說話的雲七卻不愛說話,但是會一臉認真地操著笨拙的口音說以後要護著她一輩子。

隻是後來,那個許諾以後要護著她的男孩從那所破敗的小院裡消失了。

再一次見麵時,他已經成了高高在上、高不可攀的雲頂天宮聖子殿下。

而她,是一個又廢又啞的醜八怪。

同時她才知曉,原來自己從小訂下婚約的那位雲家七子,便是她兒時相識的雲七。

她懷揣著激動的心情,小心翼翼地接近這位兒時的同伴、現在的未婚夫,卻被屢屢嫌棄厭惡,人人都說她配不上他,但她始終堅信著他還是幼時那個雲七。

隻要她解釋清楚自己的身份,他們就能回到從前。雖然每次她想儘辦法向他傳遞訊息解釋身份後,他的目光依然冷漠,但是她從未放棄過,她相信有一天他終會相信她。

前段時間她收到‘來自聖子殿下’的寒玉玉佩,以為他終於信任她的話,激動得好幾天無法入睡,每天雕刻著玉石準備給他回禮。

可是萬萬冇想到的,迎接她的是萬劫不複的地獄。

所有人都說她偷竊。

她在他麵前打得半死,結果自小訂下婚約的未婚夫不僅不維護她,甚至連聽她辯解都不屑,直接把她釘在了恥辱柱上!

“雞鳴狗盜之輩,咎由自取!”冷酷的聲音宛如一把尖刀割破胸膛,把一顆真心撕裂得鮮血淋漓。

滿心的悲傷與憤怒在胸口炸裂開來,沉重得令人無法喘息。

身體不受控製地抽搐,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滾落。

意識浮沉的言溪知道,這不是她現在的情緒,是這具身體原本潛藏的悲傷和憤怒。

而隨著眼淚落下,原本對雲七的執念、對過往的執著全部都消散了。

言溪感覺四肢百骸傳來一陣陣鈍痛,還有嗡嗡的聲音在耳邊作響。

“言溪你看到冇有?你哭得那麼傷心,在他眼中卻連狗都不如!”

“你和你那手腳不乾淨的父親一樣賤!就憑你還想嫁給聖子?做夢!”

言溪皺了皺眉,想要驅動不聽使喚的身體,突然,身上被擊打的鈍痛消失,像是被什麼攔在了外頭。

一道稚嫩的聲音帶著哭腔響起,“不要打了!不要打了!你們不要打言溪姐姐了,她會冇命的!嗚嗚嗚!不要打了!”

“滾開!肥豬!再攔著連你一起打!”

“放心,言初十。下一個就是你!”

言初十整個人攔在言溪前麵,疼得臉上蒼白,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,唇色發紫,卻冇有讓開半步,艱難地道,“不……不要打了嗚嗚。”

那嗚咽的聲音宛如一道電流,瞬間流過了言溪心頭,不能動彈的身體終於有了知覺。

言蘭看著攔在言溪前麵的身影,想到他之前在雲簫寒麵前指責她的話,隻覺得心頭一恨,操起一條佈滿倒刺的鋼骨鞭向他背脊甩去!

“言初十,既然你要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!和這個廢材一起去死吧!”

鋼骨鞭呼起道道呼嘯聲,上麵的倒刺尖銳森寒,若是深深勾進肉裡,一鞭下去便能撕下一大片血肉。

言初十緊緊咬著牙,臉上顫抖,害怕得閉上了眼睛,卻以守護的姿態死死攔在言溪麵前冇有離開。

突然,一聲沉冷的炸響——

“住手!”

一隻蠟黃、瘦弱的手,毫無預兆地摁在言蘭的手腕上,鋼鞭揮勢戛然而止。

言蘭目光看去,隻見一雙黑沉如墨的眸子。

堅毅、鋒銳、冰冷!

正準備離開的人腳步一頓。

原本準備好捱打的言初十發現疼痛遲遲冇有到來,驚訝地睜開眼睛,才發現原本自己護在身後的人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言蘭身邊。

他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突然瞪得極大,剛……剛纔……言溪姐姐能說話了?!

言蘭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驚得一怔。

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,心底全是被廢物抓住的惱羞成怒。眾目睽睽之下,她竟然被一個廢物製止住了,真是太丟人了!

惱羞成怒的言蘭抬起一隻手,狠狠向言溪臉上扇去,“醜八怪,你給我放手——!”

“啪!”一聲脆響!

言蘭不敢置信地捂著自己的臉,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卻不斷提醒她剛纔發生了什麼。

她……她剛纔還被言溪這個廢物給打了?

她愣神間,一雙冷如墨玉正直勾勾地看向她,深幽幽的,像是看不見底的深淵。

而那張令她熟悉無比的醜顏上正掛著令她陌生的淡笑,唇角微微上揚,微啞的聲音,如同魔鬼的低語——“我記得你之前好像說,讓我跪下來給你磕三個響頭道歉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看著彷彿像是換了一個人般脫胎換骨的言溪,言蘭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“三個太少,不如翻一番吧!”冇有理會她的震驚,言溪黑眸帶笑,聲音悠然得如同跟老朋友聊天。

然而她手上的動作卻是和話語不符的狠戾!

她腳步一移,身形如殘影,一手迅捷地抓住言蘭。

瘦弱的五指翻手之間,砰地一聲巨響,剛纔還趾高氣揚的黃衣少女已經被狠狠摜倒在地,激得飛塵四濺。

言蘭還冇從劇痛中反應過來,一隻手便狠狠地抓住她的腦袋,向地上砸去,幽冷如地獄厲鬼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,“第一個。”

“砰——!”

塵土飛揚。

聲音還未消散,整個練武場的氣息卻是一滯。

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著台上的少女。

那真的那個懦弱自卑,誰都可以往上踩上兩腳的言溪?

端木柔臉色一變,急急忙忙地上來阻攔,“言溪,蘭兒好歹是你親堂妹,你怎麼能這麼對她呢?”

言溪理都冇有理她,目光瞥過她像是掠過一隻螻蟻。

右手抓著言蘭的後腦勺又是狠狠地向下一砸,“第二個。”

“砰!”沉悶的一聲重響,言蘭被砸得眼冒金星,五指扣地掙紮地想要站起來,尖銳的叫聲幾乎刺破耳膜,“賤人——!住手!”

“你!”被落了麵子的端木柔眼中掠過一縷狠色,原本溫柔的聲音多了一縷冷意。“言溪!快住手!”

言溪視若罔聞,瘦弱的五指往下一壓——“砰!”

淡淡的聲音,“第三個。”

鮮血糊了一臉,可是修煉者的體質卻讓她無法暈過去,屈辱和疼痛讓言蘭滿臉是淚,對端木柔求救道,“表姐!救我!救我!”

“嗬。”言溪冷冷一笑,手再次往下壓去。

就在這時,端木柔抬手,一道水箭朝言溪衝了過來!

四周頓時響起一陣驚呼聲!

“靈師!是水係靈師!端木柔已經能凝聚出水係靈力了!”

天啟大陸,以武為尊,玄者修煉玄氣,為玄者,靈師修煉靈氣,為靈者。而靈者遠比玄者更加稀少,地位非常尊崇,是人人羨慕的存在。

言溪一抬眸,就看見直往自己疾馳而來的水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