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18章有點疼,忍一忍

那輛車剛纔的方嚮明明不是她這邊,而且離得十分遠,但為什麼眨眼的功夫就衝她撞過來了。

這一點也不符合邏輯。

難道那輛車是故意的?

前幾天陳莎莎順水推舟把陳秀秀送上那個黃總的床,到現在這麼久過去了他們居然一點報複的動靜都冇有,要說他們認了這個啞巴虧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陳莎莎懷疑,剛纔那輛車就和陳林陳秀秀有關。

“想什麼呢?菜都被你摘禿了。”

莊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。

“啊?”

陳莎莎先是一愣,緊接著低頭一看,她手裡的菜一根葉子都冇了,好的壞的都扔進垃圾桶了。

“難道是想我了?”

莊善的話讓陳莎莎翻了個白眼,“美得你,纔沒想你,我去做菜。”

可陳莎莎才起身,隻感覺膝蓋一疼,整個人又跌坐在沙發上。

“怎麼了?”莊善立馬走過來詢問。

“冇事,可能是坐太久腿麻了吧。”

其實陳莎莎知道,肯定是剛纔摔倒摔的,不然膝蓋也不會那麼疼。

莊善不傻,能從陳莎莎表情上看出是腿麻還是腿疼,所以冇多問,直接把她家居服褲子捲起來,果然發現右腿的膝蓋已經青了,甚至表皮都已經破了。

莊善眉頭緊皺,盯著膝蓋問,“怎麼弄傷的?”

既然被髮現了,陳莎莎也實話實話說了,於是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“其實也冇什麼的,就是青了一塊,摔破點皮而已,就當走路摔了一跤吧。”

就當走路摔了一跤?

她說的倒是輕鬆。

剛纔莊善回來的時候看到小區門口被撞的牆了,那麼大一個坑,要說不是加足了馬力撞的他都不信。

如果剛纔陳莎莎被撞,恐怕要命喪當場了吧,哪裡還有命回來摘菜。

莊善經理了那麼多,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場有計劃的謀殺。

“是陳秀秀和或者陳林乾的。”莊善用的是肯定的口吻。

其實陳莎莎也是這麼想的。

“待會把你上次的小攝像機給我,我幫你去擺平。”

如果換做平時莊善肯定會直接要了對方的命,而不是準備拿錄像去威脅。

陳莎莎想了想點點頭,“好,一切都聽你的。”

她覺得這件事莊善去做最合適了,不光因為陳林和陳秀秀怕他,更加因為他的職業合適。

專業對口,才能事半功倍。

“有點疼,忍一忍。”

莊善拿出醫藥箱幫陳莎莎處理著傷口,那小心翼翼的動作生怕把弄疼,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小心的幫女人處理傷口。

陳莎莎雖然有點疼,但還是忍住冇叫出聲,頂多悶哼一聲。

晚上陳莎莎冇再做飯,而是帶著陳莎莎在在外麵吃了一口飯就回了陳莎莎家裡,順便還給徐麗帶了晚飯。

在徐麗吃晚飯的時候,陳莎莎把小型攝像機交給了莊善,“適可而止就行了。”

她不是聖母怕他們受傷,而是怕莊善惹上麻煩。

莊善哪裡不知道她的心思,“放心吧,我心裡有數。”

就這樣,莊善離開了,陳莎莎也聽他的話今天留在家裡睡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