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人負手而立。

來人不是彆人,正是王者淩天,此刻在淩天周身之上,更是泛起了一層至極寒霜,如此寒霜將淩天那破敗不堪的身軀。

徹底覆蓋了起來。

好似冰雕一般,如此姿態令人震撼至極,麵對如此姿態,李秋平更是刹那眯眼:“這是……寒冰之力?”

不僅是的李秋平,玉虛見狀,更是失聲驚呼:“莫寒神聖!”

“不!”

僅是刹那,玉虛神聖就否定了心中執念:“這不是莫寒神聖,這是淩天,可是他此刻對寒冰訣的掌控,竟到瞭如此地步?”

莫名的,玉虛雙眸之內,陡然泛起了一層璀璨希冀之光,整個身子都在不安顫抖,此時在玉虛心中,更是變得狂熱了起來。

如此姿態!

試問天下幾人能有?

就在眾人心思湧現刹那,前方寒霜覆蓋的淩天大手一抬,冰雕之掌,一對前方玄炎,冷哼一聲:“玄炎,就你如此攻勢,就妄想擊殺本座,你未免是將本座想的太過簡單了了吧?”

一聲冷哼。

殺意大起。

不等眾人多想,那滿是寒冰覆蓋之手,在這一刻極速衝殺而出。

登時雷霆一掌落下,霸道掌能一轟麵前玄炎神聖。

“不好!”玄炎雖是神聖強者,可這一刻在神聖心頭更是泛起一層詫異,此刻威能已是令人毛骨悚然。

亦或者說,玄炎從未想過,淩天到了此時地步,竟然還有如此威能。

可怕!

哪怕是作為神聖強者的他,都不由感覺到一陣膽顫心驚。

也許是一開始他就小看了淩天的修為,驚呼刹那,玄炎刀上烈焰起,璀璨寒芒爆掠而起。

登時現場炸開一陣至極寒芒,如此壓迫之感,宛若寒芒迸射一般。

震散天穹,萬裡不休。

此時現場更起來一層浩瀚壓迫,竟然壓製著現場眾人。

噗通!

噗通!

僅是刹那一瞬,戰圈之內,群雄無不跪地。

眾人跪地之時,額頭之上更是泛起一層密集汗珠。

死亡氣息陡然席捲周身不散,如此死亡氣息,乃是眾人從未感覺到的惶恐,此刻在心頭不斷蔓延開來,想要抬頭去看。

卻是身陷泥濘,難以動作絲毫,如此舉動,似乎一個念頭,就能遭受死亡一般。

噗嗤!

噗嗤!

陡然之間,兩道吐血之聲,自天而下,圍觀神皇強者,亦是一瞬抬頭看去,高空之上,狼煙之內,兩道身影,宛若流光。

刹那震退!

不是彆人。

一者神聖玄炎!

一者淩天!

雙強同時震退數十丈,淩天雖強,可重傷之軀,麵對神聖之能,亦有不敵,宛若炮彈一般砸落在地,一大口鮮血再次噴灑而出。

狼狽至極!

宛若即將慘死一般。

淩天退。

神聖眯眼:“小雜碎,真是冇想到,你如此窘態之下,還能有此等戰力,若是你在全盛之時,豈不是神聖亦要俯首三分?”

殺意!

一瞬高漲,玄炎又不願為了淩天浪費過多精力,輕哼一瞬,玄炎烈火再劃戰圈,神聖之言,更是一掃現場蒼穹:“所有人聽令。”

“擊殺淩天者,其家族可無償進入玉虛秘境試煉,其家族也將成為玉虛頂流家族。”

“倘若有不從者,殺無赦!”

“有怯戰者,殺無赦!”

“有渾水摸魚者,殺無赦!”

“今日不管是誰,隻要能斬殺九龍孽障,就是我玉虛宗下最為耀眼的家族!”

“為了榮耀!”

“爾等,何須此生?”神聖令!

眾人驚,誰都冇想到,為了擊殺淩天,玉虛宗不僅是出動了兩大神聖強者,而且還做出瞭如此讓步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