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皇帝一步一步逼近蘇昭寧的身邊,冷聲問道:“你知道什麼?”

林貴妃得意地揚起了嘴角,果然是花無百日紅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隻不過,這朵花花期也太短了些。真想大笑三聲。

蘇昭寧伏地行禮:“臣婦家中九妹妹碰不得夾竹桃花粉,一遇到那花粉,就渾身發癢,產生蘚症。而在此前,臣婦尚未嫁入定遠侯府時,林太傅家次女來臣婦家中作客,林二姑娘對夾竹桃花產生的蘚症就更加嚴重了。”

“因為林二姑娘本身有心悸病,一遇此花,哪怕僅是氣味入鼻,也致使其昏迷。”到了此刻,蘇昭寧已分毫不能退讓。她對皇帝道,“臣婦取得食盒前,臣婦弟弟同臣婦說,得遇喜嬪提醒,說是糕點有毒,讓臣婦換掉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糕點有毒了?”林貴妃在旁煽風點火道。

皇帝的目光也變得更加淩厲。

蘇昭寧繼續往下說下去:“臣婦不知。臣婦用銀針試過,方敢入殿。而臣婦此前又用銀刀將糕點分而為多份,銀刀亦未變色。臣婦以為,此糕點恐是犯了五皇子的忌諱。”

蘇昭寧其實知道,推喜嬪出來未必有用。一旦喜嬪矢口否認,她會更增一樣欺君大罪。

但死局已定,何懼再下一步棋?

皇帝並冇有像蘇昭寧想的一樣冷靜。他聽完蘇昭寧的話後,抬起腳,一腳就踹向了蘇昭寧。

蘇昭寧被直接踹得摔倒在地上。

“娘!”南敏行大喊著上前抱住蘇昭寧。因為他太小,侍衛的刀也冇有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南敏行轉過身,就想抬起頭去怒視皇帝。但他的視線卻被蘇昭寧的手完全遮擋住了。

天子之怒,她今日才切身體會。雖聽聞天子之怒,血流漂杵。但是聽聞和親自感受到總還是有區彆。

蘇昭寧知道皇帝如今在氣頭上,不敢再讓南敏行去激怒對方,隻能死死壓住南敏行的眼睛。

林貴妃趁機而起,她走到蘇昭寧的麵前,揚手就重重甩了她一個耳光。

這個耳光積攢了林貴妃今日以來的所有怒氣,這力道用得急重。

蘇昭寧被再次打得摔倒在地上。

她的手被迫從南敏行的眼睛上鬆開,但下一刻,她就趕緊把南敏行拉入自己的懷中,用身子擋住了他的視線。

這個孩子,有多麼的報複心重,蘇昭寧知道。

但現在,並不是能夠報複的時機。

林貴妃還在藉機生事,她對著皇帝進讒言道:“陛下,這醉仙樓可不止定遠侯府一個東家。妾的人親眼見到,那醉仙樓的掌櫃不僅去過定遠侯府,還常去四皇子的府上。”

“今日這算計,冇有宮裡的人幫忙,這蘇氏一個人恐怕也做不到。”林貴妃如今已經與一位皇子結成聯盟,對於競爭對手,她當然是殺之而後快。

皇位,從來就是沾滿鮮血的。

珍妃也站起身。她走到皇帝麵前,將自己的小手放入皇帝的大手之中,然後緊緊握住對方。

“陛下,任何事,都是可以查清楚的。”珍妃勸道。

皇帝的一張臉陰沉得像是烏雲密佈的天空。他目光陰鶩地從殿中所有人身上一一移過去,這種感覺,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匕首在貼著被看人的喉口。

蘇昭寧感覺到這份冰涼徹骨,更緊地抱住了懷裡的南敏行。

而八皇子和九皇子卻都蹲在了五皇子的身邊,默默地握住了他們皇兄的手。

才死的人,手尚且還有溫度。但這種溫度,不讓雙生子感覺到溫暖,反而是噁心。

但他們仍然做出一副非常傷心的模樣,甚至輕輕哭出了聲。

五皇兄,父皇如此為了你的死而悲傷,你可以安心上路了。

你若不死,弟弟我們就要悲傷了。

十一皇子有些害怕,他母妃牽著他父皇,他便把自己的小手也往他母妃手裡塞。

“母妃,我怕。”十一皇子喊道。

十皇子的視線從蘇昭寧身上挪到那已經死透了的五皇子身上,又挪到了皇後身上。

“母後,我怕。”十皇子往皇後無助地走過去。

皇後將十皇子拉到自己的身邊,安慰他道:“母後在,你彆怕。”

十皇子,並不是皇後所出。

可以說,宮中無論哪一位皇子,都並非中宮所出。

即便是二皇子,也不過是被養在皇後的身邊而已。

皇帝的神情依然是那麼地難看,太醫的身子已經在發抖。

為什麼今日是自己值守?太醫此時覺得一萬個後悔,他就不該同徐太醫換輪守的日子。

想到徐大夫,太醫忙膝行兩步,對皇帝稟明道:“啟稟陛下,徐太醫平日替皇子們診斷較多,他那有五皇子的完整脈案。”

“召徐太醫過來。”皇帝的臉色半點未有緩轉。

徐太醫今日並不在宮中當值,但皇帝傳召,他自是急忙趕進宮中。

一入皇後宮殿,見到這地上的五皇子屍首,徐太醫就傻了眼。

他上前摸五皇子手腕,聽對方胸口心跳,又摸其喉口。

果真冇有氣了。

徐太醫的手從五皇子的喉口收回,看向桌上的糕點。

將那幾塊糕點仔細觀察後,徐太醫捏起其中一塊親自嚐了起來。

“這糕點,怎麼有生薑的氣味。”徐太醫又嚐了其中一塊,他的眉頭皺得更緊。

將盤中的五樣糕點一一嚐了一塊後,徐太醫朝皇帝稟道:“啟稟陛下,這糕點是五皇子喪命的主要原因。”

罪證完全被坐實,林貴妃吩咐人道:“還不去把四皇子帶進宮來。”

“貴妃,朕還冇死呢!”皇帝轉過身,目光移到林貴妃身上。

那冰涼的目光讓林貴妃感覺一懼,她忍不住後退了一步。

林貴妃不防後麵是蹲著的九皇子。

她撞在九皇子身上,人往後仰去。

九皇子和八皇子忙去扶林貴妃,但卻晚了一步。

摔倒的的林貴妃正好躺在死去的五皇子身上。

“啊。”林貴妃一轉頭,就看到了五皇子那張已經發青的臉,她尖叫出聲。

皇帝聽到這聲尖叫,眉頭皺得更緊,直接吩咐宮女:“林貴妃禦前失儀,即日起降為林妃,禁足一月。帶你們林妃娘娘回她自己的宮殿吧。”

皇帝的目光又落到蘇昭寧的身上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