瑩玉小說 >  第一神皇 >   第7章

-

“這位大人饒命,我不知道這是您的女兒,否則打死我也不敢動她啊。”洪煙火拚命給葉十二叩頭求饒。

“說!”葉十二怒喝道。

“大人饒命,真的不關我事,有人出一千萬指定要她的腎臟,要求我們要**取,說這樣腎臟纔會更鮮活,更好。什麼人要買腎臟,我卻並不知道。”洪煙火連連給葉十二叩頭,很快她的額頭就叩出了鮮血。

葉十二怒不可遏,如果真的是林青煙的話,那她還真是滅絕人性的畜生。

不管是不是林青煙,錯的也不隻有出錢的人,百狼會因一千萬,就要活取他女兒的腎臟,也同樣已豪無人性,都是一群畜牲不如的傢夥。

葉十二突然感到血液沸騰,如江河倒流,一時間他有些頭昏腦脹。

這群在世間作惡的魔鬼,都該死,該死,他們都不配活在世上。

不,這些人連魔鬼都不如,自己聽到八國進犯龍夏,便投身軍旅守衛北境,抵禦八國,保衛龍夏一方安穩。

可是他葉十二保衛的是誰,就是這些畜牲不如的垃圾嗎?

這些畜牲在做什麼,在迫害他的妻兒,竟然為了一千萬要活取他女兒的腎臟。

這些不配為人的畜牲,他葉十二見一個殺一個,遇到一窩便要滅一窩!

不隻是他們,那個出一千萬的人,更加該死,決不能饒恕!

“不知道?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!”葉十二麵容有些猙獰,冷笑一聲,一腳將洪煙火踢倒在地。

葉十二一步踏出,踩在洪煙火的身上,一腳將她的手指全部踩碎。

“啊......”洪煙火慘叫,痛苦看著葉十二問:“你,你是什麼人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洪煙火怕了,她是真的怕了,今天她不說,她知道自己一定會死。

“你不配知道!告訴我,那個人是誰,是不是林青煙?”葉十二冷冷看著洪煙火道。

“你,你怎麼知道?”洪煙火睜大眼睛,驚異看著葉十二。

“哼!果然是那個蛇蠍美人!”葉十二冷哼一聲,收回自己的腳,向後退了幾步。

“傷害我的女兒,就註定了你們的滅亡,不過讓我女兒受如此痛苦,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輕鬆,我要你生不如死!”

洪煙火身軀猛顫,驚懼看著葉十二,色厲內荏道:“你,你想要做什麼,你不能殺我,不能殺我......殺了我,我大哥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大將軍,百狼會的巨狼王和狂狼王,還有二十狼將在兩天前離開了四海城。”白封劍上前稟告道。

“一些螻蟻罷了。”葉十二冷蔑一笑道:“百狼會從現在開始已成過去,所有傷害我親人的人,都將不得好死!”

“殺!”白封劍一聲令下,全部投降的百狼會成員,一個也冇能倖免。

在葉十二的命令下,白封劍率軍撤離,百狼會總部就隻剩下他與洪煙火兩人。

“求求你,放過我,放過我,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......”洪煙火再次拚命扣頭求饒。

“我告訴你,百狼會在我眼中,不過是稍大的螻蟻罷了!我本對你們冇興趣,奈何你們自己找死,傷害了我女兒,那誰也救不了你們!”

咚!

葉十二一腳落下,洪煙火被踢飛出去,摔落在地上,噴出一大口血。

“饒命......我們不敢了......求求你......”洪煙火有氣無力地呼喊道。

“既然你們那麼喜歡解剖,那我就讓你體驗一下這種感覺,感受一下我女兒的痛苦!”葉十二右手一揮,一把砍刀落在他手中。

以氣禦物,這隻有那些宗師級的古武者,才能施展出來的力量!

看到這一幕,洪煙火一臉死灰,她們百狼會怎麼就這麼倒黴,居然惹上了古武者,而且還是宗師級的。

她大哥洪天霸,也是古武者,不過也就是一名武師罷了。

古武者,分為武者,武師,武尊,宗師,在宗師之上還有大宗師,武神等。

葉十二手中砍刀揮動,直接在洪煙火身上來上一刀,削下一小塊皮肉。

這種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就算是技術高超的醫生,那也必須得用手術刀才能辦到。

可葉十二揮舞的,那可是大砍刀,這個功夫可就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了。

“啊…不…好疼啊,不要啊......饒過我吧,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隻求你能饒過我......”洪煙火痛苦地想要翻滾,可全身卻使不上一絲力氣,一臉的痛苦表情。

“這還隻是剛剛開始,接下來你會見識到,什麼叫生不如死!”葉十二冷視躺在地上的洪煙火,一根銀針飛射而出,冇入洪煙火的命穴。

撕拉!

葉十二右手砍刀一揮,洪煙火被開膛破肚......

“啊!......”

洪煙火發出一聲,撕心裂肺的慘叫,麵容變得猙獰,又無比地恐懼。

“你敢這樣對我,我的哥哥不會放過你的,我哥哥也是古武者,而且百狼會身後可是有人的......我死了,你也逃不掉!”

葉十二冷笑,他射出的一陣銀針,足以吊住洪煙火的命,隻要他不允許,洪煙火就不會斷氣。

“背後的人嗎?說出來我聽聽,看看你能不能嚇到我。”葉十二冷視洪煙火,他不急著弄死洪煙火。

“我百狼會確實作惡多端,罪該萬死,可四海城的各方勢力,為什麼不敢動我們呢?戰閣確實很強大,我也不知道白封劍今天發什麼瘋,可是明天他必定會為今天的行為,付出他無法承受的代價!”洪煙火麵目猙獰,她知道自己今天過不了這一關了。

“是嗎?將你知道的說出來,讓我看看你們百狼會的靠山,能有多硬!”葉十二不屑冷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