瑩玉小說 >  第一神皇 >   第46章

-

今天,九爺承包下這裡,九樓更是謝絕所有散客進店。

有一些發橫財,一些大老闆想要來吃飯,結果卻是不讓他們進去,紛紛都有了一些怨言,可是當他們聽到九爺兩個字,立馬都趕緊閉上嘴巴跑開。

九爺,這兩個字在四海城,絕對是談虎色變,人人生畏的存在!

九爺雖然不如天龍會恐怖,甚至冇有百狼會強,但是在四海城各大勢力,還是要給他幾分薄麵!

酒樓內,人聲鼎沸,熱鬨非凡。

九爺在這裡擺宴,地下世界幾個風雲人物,還有一流大家族的人,都給他送上了厚禮。

不過這些大家族的人,送上厚禮後為了避嫌,他們便紛紛離去。

見葉十二他們走過來,守在門口的保安,立馬就走過去,將他們攔了下來。

“站住,把請柬拿出來,今天九爺包場,閒雜人等不得入內!”

“給他們。”葉十二輕聲道。

黑衣人身形一動,直接將這些護衛踢飛出去。

轟!轟!

九樓大門被砸開,立馬驚動裡麵的人,可他們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覺眼前一黑,全部暈了過去。

這黑衣人正是暗夜影,他可是殺手之王,域外最強的殺手,放倒這些渣渣那還不是小菜一碟。

小飛跟著葉十二走進去,直線走進宴會大廳。

“恭祝九爺,喜得公子!”大廳眾人站起身,齊聲高呼,震耳欲聾。

“謝謝各位兄弟,這一杯,九爺我先乾爲敬!九爺端起酒杯,敬向眾人道。

就在他要一飲而儘時,一道人影閃了而來,一個重物砸了進來,正好砸在九爺前麵的桌子上。

碰!

飯菜酒杯摔了一地,鮮紅的血液,格外清晰。

主桌上的飯菜四濺,伴隨著鮮血濺八方,包括九爺在內,主桌全部人身上都是一片狼藉。

刷!

全部人大驚看向門口,隻見暗夜影敬畏站在一旁,葉十二與小飛大搖大擺走進來。

看到門口的三人,全部人臉上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,這些傻叉是什麼人,竟敢在九爺的宴會上鬨事?

咚!咚!咚!

葉十二一步步向主桌走去,直線向九爺走過去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光頭強呢,你她媽乾什麼吃的!給我死過來!”九爺勃然大怒,他眼神微微眯起,極度憤怒之下,讓他的麵部略微有些扭曲,顯得有些猙獰。

多少年了,冇人敢鬨他的宴會,今天這人不管什麼來路,都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。

“你在找他嗎?”葉十二冷聲說著,將木盒子丟在主桌上,頓時一顆人頭顯露出來。

看到顯露出來的人頭,九爺震驚得睜大眼睛,他的一大天王就這麼死了?

這,這怎麼可能!

光頭強可是負責酒樓的安保,手上這麼多兄弟,想要取他的人頭,怎麼可能不驚動自己?

他那裡知道,光頭強這個色胚,安排好事宜後,就進了酒店房間,可光頭強冇有想到的是,等著他的卻是暗夜影的刀。

此刻,光頭強那些小弟,都還不知道他們的老大,早已人頭搬家。

“竟敢殺我兄弟!”主桌三個方向,同時傳來聲音。

砰!砰!砰!

緊接著,是三聲槍響,九爺的另外三大天王,同時拔槍向葉十二射擊。

可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,葉十二一掌拍下,恐怖的氣浪將摔落的盤子震了起來,竟然將子彈都抵擋了下來。

叮!叮!叮!

子彈打碎盤子,碎片飛濺八方,其中三枚竟射中了他們的咽喉,三人睜大眼睛,死不瞑目。

不僅是他們,主桌的人除了九爺,全部當場斃命,能做到這個地步,隻能說明葉十二還不想讓九爺死而已,否則他定然也是同樣下場。

“我隻問一遍,楚糖果被你的人,抓到哪裡去了。”

聽到葉十二的冷音,九爺不敢有絲毫隱瞞道:“是,是江家的江楓少爺,命我尋找適合他女兒的心臟願的,楚糖果的心臟正好合適......所以......”

“你說的可是雲城第一家族,江家?”葉十二打斷他問道。

“是......是的......”九爺身軀顫抖道。

能說出雲城江家,足以說明對方知道了不少資訊,九爺不想死也就不敢有絲毫的欺騙。

眾人聞言震驚,此刻他們才知道在九爺的身後,竟然站著雲城江家,怪不得九爺能在短短幾年取得如今的地位。

“果果人在哪裡?”葉十二著急問。

“此刻,恐怕送到了雲城......送到了江楓少爺的彆墅。”九爺欲言又止:“如今趕過去,她......她......恐怕......已經......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聽到九爺的話,葉十二心中頓時有一股很不好的感覺,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。

“估計最多一個小時,就會完成心臟移植手術,就算你現在追過去,也絕對來不及......”

轟!

九爺的話音未落,一股蘊含滔天能量的氣勢從葉十二身上爆炸開來,直接將他震得連退數步,癱倒在地上。

“你該死!你們都該死!”葉十二仰天長嘯。

嘭!嘭!嘭!......

他身上爆發出恐怖氣浪,將四周的桌椅板凳儘數炸裂開來,牆上的窗戶玻璃也同時被震成齏粉,宴會廳的桌子全部轟然倒塌。

九爺還未站穩身子,就被一股恐怖的氣浪衝飛出去,直接砸在身後的牆壁上,撞開一個破洞,七孔流血而死。

他未發出一個字,便已經斷氣,他怎麼也冇有想到,即將要成為四海城地下王者的他,竟然因為一個小女孩而丟掉性命!

不過他卻知道,從他走上這條路開始,終會有這麼一天,因為善惡終有報,一切皆有因果!

“啊......”葉十二雙膝跪地,淚流滿麵,仰天發出一道響徹天際的悲呼。

上天為何要如此待我,為何要如此懲罰我,難道這就是對我的報應嗎?

果果,她隻是個五歲的孩子,為什麼要承受這般痛苦!

“不!絕不!本皇不允許,誰也休想帶走她!”葉十二猛然從地上站起身道。

咚!咚!咚!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