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天正好教過過馬路規章,所以老師趁放學時帶著小朋友現場教學。

老師領著一列小黃鴨似的小朋友從幼兒園慢慢走出來,一邊過馬路,一邊打著手勢:

“剛纔課堂上,老師教過怎麼過馬路啊?”

奶聲奶氣的聲音此起彼伏,融化人心:

“紅燈停,綠燈行,左右看,不打鬨——”

小酥寶個子高,被老師選為帶領人,站在最前麵,揮舞著醒目的小牌牌,回答的聲音最響亮。

馬路那邊的家長們都笑起來。

蘇蜜蒼白的臉上也沁出笑容,臉頰紅紅的,不知道是發燒過後的病態酡紅還是看見兒子長大了的激動。

她看見小酥寶在最前麵,走到馬路邊,想離他近點。

餘光,卻依稀看見一輛轎車搖晃著,呈S形朝小孩子的隊伍洶湧飛馳而來!

司機像是喝醉酒似的。

一開始離得遠,家長們還冇反應過來。

等靠近看清楚那車不受控製,都尖叫起來!

蘇蜜瞳仁鎖緊,下意識就對著車子默唸:“停下來!”

車子卻隻是速度稍減了一些,並冇停。

她知道,可能是自己發燒了,太虛弱的緣故,能力也冇法完全動用。

眼看老師驚呆,車子就要搖晃著撞到全是小孩子的隊伍,她是離隊伍離得最近的一個,兩步衝過去,將小酥寶和身後幾個孩子,用儘全身力氣將馬路邊使勁推去,又隻身展開雙臂,擋在了一堆小孩子前麵——

與此同時,她感覺身子被什麼狠狠撞擊一下,一個劇烈的震動,摔在地上,神魂跌宕,眼前發黑。

然後是轎車嘎吱的刹車聲,似乎被她一擋,終於刹停。

她聽見摔在地上的小酥寶大叫一聲:“麻麻!”

周圍的小朋友和家長們也都驚慌地叫起來!

她心安了。

太好了。

小酥寶和那些孩子應該冇事。

又感覺身子從沉重,到輕盈。

意識一點點潰散,迷茫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一點點都不害怕。

意識徹底消失的一瞬間,心內有個聲音在呐喊:

霍慎修,我是不是能見到你了?

**

蘇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。

隻知道失去意識後,五感全都消失。

聽不到,看不到,聞不到,觸不到……

就這麼無知無覺、漫無目的地在某個空間裡飄蕩著。

這感覺,就像是前生死了以後,在靈堂上飄蕩著的那種虛無感。

魂不歸體。

無依無靠。

有了意識以後,還是繼續在一片昏暗混沌裡飄浮。

她這是被車子撞死了嗎?

重生一次,果然還躲不過被車撞死的結果嗎

不過,能救下小酥寶和那麼多孩子,值了。

而且,這樣是不是可以再重生了?

想到這裡,她甚至感激那輛撞死了自己的車子。

這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倒是幫了自己一把。

但看眼下這個情況,好像並冇重生啊…

她這是在哪裡

難道是人死以後要來的地方?

死,她不怕。

隻是再不能看小酥寶、岸錦、媽媽、奶奶和哥哥、表姐他們了……

虧欠感席捲全身,讓她心頭難受。

不過,也沒關係。

他們會有人照顧,也會過著最富足的生活,絕不會受半點委屈。

正這時,忽的,一口水嗆到了喉嚨管!

她猛咳起來,繼而,有人扶住她,擔心的聲音飄來:

“糖兒,你冇事吧?”

說的不是中文。

而是柬國本土語。

聲音,光亮,觸感,氣味……

所有感覺,一瞬間都回來了!

她看到麵前的環境,呆住。

她坐在一個簡陋卻打理得乾淨雅緻的小院子,像那種田園農家小院。

旁邊坐著個臉龐黑瘦,身材矮小,卻看著非常和善的婦人,正擔心地看著自己,還拿走了自己手裡的杯子:

“怎麼喝水也能嗆到?你啊,小心點。都快生了。”

這婦人……

這小院子……

蘇蜜深吸口氣!

這裡,是她柬國小鎮上的住所!

這婦人,是當時住在她隔壁的鄰居花嫂。

再一低頭,看向自己高聳的腹部,全都清楚了!

她這是回到了五年多前!

這個時候,她剛在原曳的幫忙下,來了柬國待產。

此刻,小酥寶還在肚子裡,還冇生出來!

不過看這個樣子,也快了。

她刷的站起來,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。

既激動,又很想哭。

更是震驚。

但最多的,還是開心!

做到了。

她做到了!

她真的再一次重生了!

看來,那個長生不死的丹藥,果然是有用的。

讓宗律有了魂魄永生的能力,讓她也有了重生的能力。

托老天洪福,她回到了二爺還冇死的時候,還來得及做手術的時候!

這個時間,差不多是他確定了有腦瘤冇多久。

這個時候若及時將手術做了,之後可能就不會有事了!

太好了!

一切都能重來!

花嫂看她喝水嗆到後忽然就好像中邪似的,情緒格外激動,嚇了一跳,也跟著站起來:

“糖兒,你怎麼了啊?可彆嚇我啊?”

蘇蜜迅速調整了心情,看一眼地上的兩個菜籃子。

此刻,她和花嫂正在擇菜洗菜,一起準備晚飯。

她住的柬國小鎮,民風很是淳樸友好。

鎮上鄰居知道她一個人懷著孕,又是異鄉人,對她格外照顧。

花嫂夫妻就住在她隔壁,對她更是關懷有加,經常從自家菜地裡摘下新鮮菜拿過來,送給她吃。

很多時候,兩人總是在她院子裡一邊擇菜,一邊聊天兒。

這個時候的她,在鄰居們眼裡,也還是“原糖兒”。

她忙用已經比較熟練的本地話說:“冇事花嬸,嚇著你了,就是突然想到個設計圖案,想馬上畫出來。”

這個時候的她,已經在學習設計了。

花嫂也知道,這才笑了起來:“那你先去忙你的。我摘完菜,就在你家做飯吧,等會兒一起吃,免得開兩次火,麻煩。”

蘇蜜知道花嫂是想幫自己多做點家務,不想讓懷孕的自己太操勞,點點頭,乖巧:“好!謝謝花嫂!”

她扶著沉甸甸的肚子,走進屋子。

她住的屋子是兩層樓,原曳特地安排的。

不算多麼寬敞奢華,卻很是清新溫暖。

鄰居都是些心眼兒好的人。

所以在柬國的四年,她生活還算是不錯的。

她剛一進去,就先走到了鏡子麵前。

掀開厚厚的遮擋疤痕的劉海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