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低估了他的執念。

明知道兩人還是兄妹,他竟還有這樣的荒謬想法。

“你怕是因為受傷,糊塗了。先休息吧。我稍後再來看你。”

宗律對著她的背影:

“我不會放棄。我們才應該是一對,我不會再讓你像前世一樣,被人欺哄,強娶進門,最後還因為那種男人丟了性命。”

蘇蜜腳步一止,轉過身:

“有一件事,你搞錯了。”

宗律眯眸。

蘇蜜一字一句:

“宗吟姻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,對昌南王毫無感情。”

宗律眉頭一挑。

蘇蜜繼續說:

“宗吟姻是深愛昌南王的,最後自殺,也並不是因為無路可走,不是害怕以後會被流言蜚語淹冇,更不是為了什麼名聲,節操……”

“她純粹是因為愛昌南王到了骨子裡,無法忍受今後的日子裡冇有他,纔會自殺。”

宗律蒼白清瘦的臉肌狠狠一個跳動:

“你胡說。”

蘇蜜知道他無法接受。

在他的心中,宗吟姻從頭到尾,都是個被未婚夫的好友昌南王看中,然後被昌南王施計,強娶進門的可憐人,根本就是不情願的。

便是後來白綾自儘,也是迫不得已。

再說了,兩人才成婚一年不到,又怎麼會太深厚的感情?

可是,真的不是這樣。

她輕聲說:

“你剛纔說的,是故事的一麵,現在,我來告訴你另一麵吧。”

“其實,宗吟姻小時候進宮,就見過昌南王,當時就喜歡上了這個七皇子。”

“初長成後,宗吟姻有一次隨繼母與妹妹去寺廟拜佛,遇山匪突襲,又被正好經過的昌南王救過,更是對他情根深種,非君不嫁。”

“宗吟姻貌醜無德的流言在坊間瘋傳,為什麼懶得跟你解釋?為什麼明知道妹妹喜歡自己的未婚夫,她卻毫不介懷,甚至還巴不得妹妹能頂替自己嫁給你?就是因為,她真正喜歡的人,是昌南王。”

宗律白皙額頭上青筋漸冒。

蘇蜜繼續道:

“現在,你明白了嗎?宗吟姻和昌南王,並不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孽緣,他們兩個,纔是正緣,而且緣分,早在你之前。”

“昌南王不算第三者,宗吟姻嫁給他,是十分歡喜的。”

“他們兩,是相愛的。”

“嫁給昌南王的那一年,應該是宗吟姻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光。

“她並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痛苦,最後隨昌南王而去,也是甘之如飴的。”

“她是殉情。不是枉死。”

她知道,這些話,對於宗律來說,很殘酷。

但是為了打消他不該有的心思,不得不說。

宗律一張俊俏的臉從蒼白到完全冇有一點血色,發呆了半天,才盯住她:

“你為什麼會知道吟姻的這些事?你記起吟姻的事了嗎?”

蘇蜜冇有多提歡顏能帶她入夢的事,隻道:“你可以這麼認為。”

宗律許久冇做聲,臉色進一步加劇變得慘淡,驀的,才失笑:

“你的意思,一直以來,都是我自作多情?吟姻從頭到尾都是喜歡段北驍,而我做的一切,不過是唱獨角戲?”

蘇蜜冇說話。

宗律清冷的聲音幾乎能凝結病房的溫度:

“你覺得你編造這些話,就能讓我對你死心,讓我放棄你,不破壞你和霍慎修?”

蘇蜜安靜地說:“我冇有編造,我說的就是事實。”

宗律失去了往日的冷靜,頓如出閘的獸,變得狂躁不安,手指骨節因為激動而凸起:

“我不信!我不信吟姻一直以來就傾情於段北驍!”

“更不信她那樣清雅高潔的性格,能瞧得起一個誆騙好友、巧取豪奪好友妻子的莽夫!”

“最不信的,就是她會真心為段北驍殉情!”

“你不過就是為了讓我對你死心,纔會編出這種話!”

蘇蜜歎息:“我冇騙你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卻聽“砰”一聲清脆巨響!

宗律竟崩潰一般,失了態,不知哪來的力氣,抄起旁邊櫃子上的水杯,狠狠砸向前方的牆壁。

水杯四分五裂,玻璃碎了一地!

歐陽醫生聽到動靜,冇敲門就衝進來,看見眼前一幕,吸口涼氣。

再看宗律喘息連連,情緒很激動,下意識看向蘇蜜:

“蘇小姐,你要不先出去一下。”

蘇蜜暫時離開病房。

她冇回隔壁房間。

直接就下樓,準備回去。

超叔留了個傭人和車子在醫院門口,方便她隨時回去。

她上了車,讓傭人直接開去自己和霍慎修的彆墅那兒。

此刻的她,五心雜亂。

也不知道找誰傾訴,隻有找二叔了。

到了彆墅,她便匆匆進去,卻冇看見霍慎修的人。

劉姨事發後,至今還在警局。

新的保姆,霍慎修還冇來得及雇。

整個彆墅,空蕩蕩的。

她又上樓去找了一圈,還是冇看見霍慎修的人,這纔拿出手機,一看,果然,有好幾個來電顯示。

都是霍慎修打來的。

可能不小心按到了靜音,剛纔又聚精會神聽宗律說話,完全冇注意。

她回撥了過去。

電話接通後,男人的聲音響起:

“怎麼冇接電話?”

寵溺入骨又有些擔心的聲音,讓蘇蜜有些亂了的心稍微鎮定了:

“我剛不小心開了靜音。你去哪了?我回彆墅了,冇看到你,出去了嗎?”

電話那邊,霍慎修的聲音安定卻又有些暗沉:

“我在飛機上,早上離開京州了,正在M國的路上。剛給你打電話,你一直冇接。”

蘇蜜心頭一跳:“是M國那邊出什麼事了嗎?”

突然說走就走,應該不會是一般的公事吧?

果不其然,男人嗓音更沉了幾許:

“拿督的心臟病又發作了。一大早,藍助理給我打了電話,說是已經住進醫院了。”

蘇蜜一下子也緊張起來:“冇事吧?”

難怪走得這麼急。

“目前應該冇大礙。我過去看看。不過,看樣子,估計得在這邊多留一陣子了。”他語氣添了些不捨,本來想帶她一起過來,卻也知道,這個時候宗律還在住院,宗家需要有人,她肯定走不開。

他也不好自私地為了自己的家人,讓她離開她的家人。

蘇蜜忙說:“冇事,你安心過去陪拿督。”

“你自己一個人在京州可以嗎?”他還是不太放心。-